星期二, 7月 12, 2005

Office Lesson Learned 1

能說明白的事, 就不要讓人猜...

昨天另外一個Team的老大咚咚咚地跑過來, 突然要我跟幾個老外報告我們現在做的東西的constraints及有哪些widgets. 我聽的一頭霧水, 耐著性子問清楚到底是要說什麼, 可是老大就只說"就報告constraints跟widgets就好ooxx...". 再問還是這句話轉來轉去. 我就是不能了解, 為什麼突然要我跟別的公司的人, 報告我們在做的事. 不知道"為什麼", 就不知道該準備說什麼, 不知道該說什麼, 那這個報告能有什麼意義?

後來是另外一個老大去報告, 事後跟我說, 那幾個老外應該是要幫我們設計東西, 在設計之前得先知道我們現在工作的平台有什麼限制, 能做到什麼樣的效果, 這樣他們才能在這些限制下做出合理的設計, 否則他們設計出來而我們不能實作, 一切也都是白搭.

嘿! 知道這樣的前因後果後, 事情不是變得很明白嗎? 知道目的就能大概了解他們需要知道什麼, 就能準備對應的內容, 有準備的報告也才能雙方都有收獲, 不是白白浪費時間. 而這為什麼不能事前說清楚, 要臨場"感應"出對方的目的呢?

原因可能有不想, 不能, 不會...

  1. 不想, 反正你做就對了, 管那麼多做啥!?
    這種心態可能比較適合統御勞力密集或是生產線上的人吧, 你來就是做就對了, 要你做什麼就做什麼, 別多問! 可是這對腦力密集的工作來說, 只會激起底下人的自尊, 造成反效果, 生產力下降.
    這個在費曼的某本書中他也有提到這個現象(我忘了是"別鬧了! 費曼先生"還是"你管別人怎麼想?"), 在算原子彈的一些反應數據時, 需要大量的運算, 而以前的電腦很差, 要跑一堆卡片才能算出一個算式, 而這個工作就交給一堆請來的高中工讀生做. 因為原子彈是機密, 所以這堆高中生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只是把卡片傳來傳去而已. 士氣低落造成的結果是錯誤百出, 生產力低落. 費曼覺得這樣不行, 經過授權之後, 決定把他們正在做的事的理由, 跟這群高中生講. 當這群高中生知道他們居然在發明原子彈這件事上居然也有個角色在, 立刻士氣大振, 不但錯誤大幅減少, 而且還自行發明了一些用不同顏色的卡片來加速計算的方法哩!
  2. 不能, 我不能告訴你, 或是我可以告訴你, 但告訴你知道得把你殺掉!
    又不是幹特務, 社會上這種工作應該不多吧! 何況今天這種情形是要報告給別的公司的人, 沒道理是機密不能先跟自己人說清楚理由呀.
  3. 不會, 我也不知道你要報告什麼, 我只是跟你說有這回事, 你自己發揮吧!
    這種情況... 老實說我挺害怕的, 駕駛不知道要去哪裡, 能期望車子自己開到目的地嗎? 就算車子是霹靂車, 很聰明能自己到目的地, 想必也不是用較有效率的方式到的吧? 何況更多的情況是開到水溝裡或是去撞牆. 所以當老大的人, 要有能力看到全局, 然後用明確肯定的方式, 告訴下面的人要做什麼, 為什麼. 至於怎麼做, 這算是細節, 就讓下面的人自由發揮吧! 就怕連自己不知道要做什麼, 讓下面的人像無頭蒼蠅一樣亂闖.

所以, 這件事給我的教訓是, 以後如果有機會當Leader, 能說清楚的事, 就說清楚, 至少Why跟What要說清楚講明白, 不要讓人收到指令卻不知道目的是什麼, 還得自己猜, 事倍功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