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05的文章

殺破狼

奇怪的片名, 牽強的劇情, 武打的配音是不斷的骨頭折裂聲...
不過甄子丹的武打真是棒啊... 相較李連杰的技巧性, 他的多了一點力的美...
洪金寶真的老了, 也許身體還很軟, 不過很多地方都用替身, 而且替身的化粧也太差了點, 太容易看出來:S

矛盾的自己...

前幾天跟學弟聊天, 發現自己寧願相信有鬼, 也不願相信有上帝... 只因若真的有, 那他必是個極端自私的神, 而這與教會所宣導上帝的形象不同... 現在想想這實在是個很奇怪的信念. 若真有邪, 怎麼可能不會有正? 或別把鬼當邪, 就當一個普通的物件(Object)好了, 這麼多物件總也有些"領導"來管他們吧? 這樣說起來, 我也不是不信有神, 只是無法接受只有一個全知全能的神這種說法. 問題不是有沒有, 而是怎麼可能只有一個! 相較之下其它宗教可是合理多了...

Deuce Bigalow: European Gigolo (哈啦猛男秀 II)

圖片
唉... 這是這個聖誕假期看的第三部片了, 可知道我多無聊. 哈啦猛男到荷蘭啦! 最近剛好有同事去荷蘭出差, 之前有聽說些阿姆斯特丹的紅燈區, space cake跟大麻之類的事, 在電影裡都看到了! 有種親切的感覺. 大炳之前在台灣說了一大堆跟勞勃許奈德合作之類的事情, 結果在電影裡不過就出現個幾秒而已嘛...

Sky High (超人高校)

圖片
很有趣的電影, 居然有專門給超人讀的高中. 不懂美國的超人漫畫文化, 所以裡面的Commander, Jetstream是什麼樣的角色, 我都沒什麼感覺. 裡面的女超人, Kelly Preston演的, 總覺得很眼熟, 但看她演過的片子又沒一部有印象的. 雖然也四十幾了, 不過我看好她以後會演部大片的...

毀滅戰士 (DOOM)

圖片
昨天晚上看了這部片, 沒什麼好說的, 就是看爽的而已, 大量的槍戰, 血, 跟偶爾出現的爆乳龐德女郎...

用命換來的蠶絲被...

待的這個公司, 真的算是創意無窮的了. 去年尾牙的頭獎是價值幾十萬的保單, 跟66萬的黃金存摺. 今年年終, 辦了個登高大賽, 能從2樓爬到頂樓25樓的, 統統有獎, 獎品又是個實用的東西--"蠶絲被".

爬個25樓本來覺得應該不是難事吧, 事前完全沒有練習過就去了. 前12樓都還好, 可以用衝的. 可是愈上去腿就愈重. 到14樓的時候開始用走的, 15樓是中繼站, 可以領第一份獎品, 是一組兩個的鞋子除潮器(真的是實用至上的選禮原則!). 到中繼站的時候真的是口乾舌燥, 開始眼冒金星了. 不過為了面子, 還是一定要爬的啊...

好不容易爬到25樓, 把手上的證明自己是一樓一樓爬上來的信物丟給工作人員, 手上抱著蠶絲被跟除潮器就回座位. 不坐還好, 一坐下去就真的發作了. 也許是血糖太低了吧, 眼睛看出去的東西都是亮的, 大腿怎麼放都不對, 非常痛... 後來發現伸直好像比較舒服, 就去躺了一下, 過一陣子才恢復... 在不舒服的時候, 無法想像會怎麼恢復, 只能一直喘, 那個時候真的覺得這床被子是用命換來的~~

Scarface 疤面煞星

圖片
前一陣子在香港買了一大堆經典VCD, 終於有時間看了這一部, Al Pacino演的疤面煞星. 乍看的時候覺得, 人哪, 沒有什麼敬老尊賢這回事, 要出頭年輕的時候就可以出了. 為什麼會這麼說呢? 大家都知道Al Pacino演的電影裡一定都有一段讓他大放厥辭的橋段, 我稱之為愛爾時間(Al Time). 我以為是他出名之後, 導演跟製作人才給他這個權利, 讓他可以發揮. 結果在這部片裡, 年輕到不行的Al Pacino就已經有Al Time了, 而且一付就是跟現在一樣的死頹廢樣子. 所以要出頭, 不用等什麼先來後到, 有實力就行!
不過為啥說乍看呢? 因為後來一查, 原來這個時候Al已經演過教父I, II了, 有Al Time似乎也不是那麼奇怪...

金剛

圖片
相較於它的娛樂性, 它算是一部非常長的片子, 坐得我屁股發麻. 除了抱著重看經典的心態去看, 我個人是不建議看這部片子.
我在片子裡沒看到預告裡導演教女主角要尖叫那段, 是被爛電影院剪掉了嗎? 還是本來就沒有?

最近很累...

圖片
最近很累... 累的不知所以...

軟體快速開發

軟體快速開發
Rapid Development
http://www.tenlong.com.tw/BookSearch/Search.php?isbn=9861255729&sid=28194

好書一本, 雖然是鳥蛋文魁發行的, 譯文品質說實話也挺糟. 不過Steve McConnell大師還是大師, 好書內容打個八折也還是好書, 不過有能力的人看原文的應該會更好. 書裡寫的那幾個Case Study, 在在讓我想到我現在所處的環境. (上次想到是看到人月神話裡說的"焦油坑").
身為一個品牌公司的RD, 公司制度上比較沒有RD的process, 就算有, 我來了這兩年也沒有被訓練到. 做了幾個Project, 似乎都還靠著"人"的能力來管理整個專案. 沒問題最好, 有問題就得找人跳下去解. 成功是運氣, 失敗是正常, 成功模式無法複製. 整個Schedule只有deadline, 或是幾個milestone, 但schedule怎麼進行, 總是少了一份global view. 需要的時間都是用喊的, 沒有一點理論基礎, 到最後miss deadline, credit愈來愈差. 長久以往, 手邊永遠有做不完的事, 心裡總像是壓了一塊石頭, 都快有憂鬱症, 想去看精神科醫生了.
直到讀了這本書, 感覺又回來了... 雖然還沒有實行, 也不一定有能力在組織中推行. 但隱隱約約中好像看到一線曙光, 也許不會立刻讓整個環境變好, 但總是知道個方向, 怎樣能讓它往好的方向走. 目前擬定的方向很簡單, 只有兩項:

開會前有agenda, 開會後有meeting minutes, 開會有結論, 開會不亂扯
讓各部門有軟體工程基本的知識, 需求->設計->實作->測試->成品. 讓各成員知道一個改變發生在不同階段時的代價, 讓為所欲為的修改是不經濟的成為共識


假如您想要一個可靠安全的賭博, 到Las Vegas並且去玩吃角子老虎. 設計者將吃角子老虎的最大賠率定為97%, 即使您花一天時間, 往機器投入1000美元, 最多也只能贏回970美元. 如果您覺得吃角子老虎不夠冒險刺激, 可以去玩21點, 一旦贏了, 可以贏得更多(但輸的機率大大增加).

假使Las Vegas的賭博對您而言是"溫和的冒險",…

中國人就是太聰明了...

好吧, 標題就不夠政治正確, 有人完全不能接受"中國人"這個形容詞冠在自己身上... 不過我想的事, 套在"台灣人"身上也通.

長久以來一直覺得身為一個具有悠久歷史的文化的一份子為榮, 好像自己是有中國人五千年的經驗在背後加持的人之一. 不過年歲漸長, 有自我反省能力之後發現我們實在是不能跟曾被許多人譏笑歷史很短, 數到祖父可能就數不下去的美國人, 甚或是英法人相比. 撇開中國近代的戰亂, 我覺得這個現象跟一件很小的事有關. 就是我們不喜歡做記錄, 或著說我們的教育沒有教我們怎麼記錄. 更糟的是沒教育我們有記錄的時候應該先看. 所以讓我覺得現代的人不但沒有傳承到前人的東西, 恐怕也傳不了什麼東西給後代.

記錄當然不能只是自己的速記, 自己看得懂就好. 很多自己寫下來的筆記, 事隔多日後自己再看也是看不懂. 這種東西就不能算是記錄. 記錄應該是智慧及經驗的累積, 前人花時間寫, 後人就能根據這份記錄得到前人的經驗(智慧就得看個人慧根能不能從中得到了, 不過經驗只要有一定水準就能吸收). 有看CSI的人就知道, 他們在現場蒐證之後都要寫報告, 然後其它人光看那分報告就有能力知道現場的狀況. 印象中有次Greg還是菜鳥的時候在Crime Scene的廁所尿尿, 被Grissom要求這一點一定也要寫進報告裡. 我不知道別人寫文件是怎樣, 不過我自己離這個程度還很遠.

為什麼我說中國人就是太聰明了呢? 就像柏楊在"醜陋的中國人"裡說的一樣, 大意是一個中國人的能力可以像龍一樣強, 但三個中國人就像蟲一樣. 一個外國人也許很弱, 但三個外國人就比中國人強了. 意思是說外國人可以合作, 中國人各有各的意見, 所以沒法同心協力做一件事. 拿做記錄這件事來說, 像我平常是寫程式的, 很多同事覺得寫程式都來不及了, 為啥要寫文件? 不管是程式的註解, bug report或是待做的功能, 很難說服要寫文件. 外國人也許笨, 做事一步一步來, 但他們寫出來的文件, 第二個人照著作八九不離十是不會錯的. 所以第一個人花20%的時間學, 60%的時間做事, 20%的時間把他做的事情記錄下來, 下一個人也許就可以用20%的時間讀, 同樣60%的時間做, 剩20%的時間可以做新的事. 而中國人不是這樣, 第一個人花20%的時間學, 80%的…

令人覺得奇怪的選舉

一個例行性的縣市長選舉, 議員選舉, 只不過是一個地方選舉, 並非像國會議員有對議題表決的需要, 為何要強調政黨過半? 為何兩黨主席都賭下自己的職位, 只為了這個無意義的指標, 縣市長個數過半? 這樣的結果是糢糊了真正好市長的條件, 變成選大頭的人氣, 大頭的個人魅力. 我相信藍綠都有好人跟爛西瓜. 所有東西都用藍綠來分好惡, 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