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07的文章

About

2008/9/19 Blog大改版, 首次改用三欄式template, 加入FeedBurner及FunP
2008/9/25 加入FunP貼紙

人哪...

我在公司的停車位, 位子並不是頂好, 不過停習慣了, 停進去也沒什麼困擾...

它是一層三台, 一共兩層的結構. 而且還分前後排, 總共可以停10台車. 我是後排中間第二層的那一台, 所以不管是其它四台哪一台要出去, 我車都會被升到上面去. 所以通常我下班的時候, 都要等它們洗牌一陣子, 才能開出去. 不過一樣, 習慣就好...

前幾天呢, 我在一樓等電梯, 要到地下四樓的停車位. 電梯門打開, 一個老頭. 我知道他是誰, 經常在洗我那一個block, 前排上層的一台Audio A4. 我以為他是個洗車的...

因為都是要到B4, 中間又是家樂福不停, 所以我一進去就回身, 直接站在電梯門前, 沒有往電梯裡走. 到了B4, 門一開我很自然地就往前走. 結果那個老頭突然變得很猛往前衝, 結果我們兩個就在電梯的那個門框上卡了一下. 我"以為"是我不小心, 沒讓他. 我連忙道歉說對不起. 他頭也不回的走了. 3秒鐘後, 我才想起來為什麼...

我認得他, 他自然也認得我, 知道我是開後排車的人, 而他是開前排上層的車, 如果我先走一步的話, 他勢必之後要等個一兩分鐘等我開出來, 跟等機械停車位洗牌洗好.

所以, 是他"故意"撞我的, 他為了圖這兩分鐘故意撞我的. 而不是我不小心. 我又不會在意讓他先, 幹嘛吃相那麼難看... 這老小子... 呔!

學校教育對某類人還是有幫助的...

我從高中就排斥學校教育...
在教室裡經常看著窗外, 想著人類怎麼幾千幾百年了, 想到最好傳遞知識的方式, 居然只是把人關在小房間裡, 一天八小時密集地"上課"? 而且是一個權威老師, 在台上自彈自唱?
上了大學, 研究所, 狀況就好很多了, 畢竟大多數的課能發揮的空間比高中大的多. 而且忘了在哪裡看到, 說大學跟研究所, 重要的並不是學到什麼真的知識, 而是學到解決問題的能力.

說得真對啊, 解決問題的能力! 解決問題的能力是很抽象的, 王永慶小學畢業, 可他現在的成就, 知道他解決問題的能力很強. 川普他是拿到正統高等學位的, 看他的書, 也知道他解決問題的能力很強. 所以應該可以推論出, 解決問題的能力, 跟學歷是沒有關係的, 跟個人有沒有很強的意志想要解決問題比較有關.

可是想要解決問題, 除了意志之外, 應該還有知識... 意志強的人, 知道問題在哪裡, 自已會去鑽研, 去取得相關知識. 意志弱的人, 就得靠學校教育一步一步教, 有教的就會, 沒教的就不會. 自然解決問題的能力就比較差.

所以... 我的結論是, 一個人行不行, 跟學歷無關, 跟他的意志力有關. 行的人, 他所需要的知識, 不一定要靠學校, 學位才能給他. 而被發現不行的人, 短期也許是當下知識不足以解決問題, 但如果長期也是如此, 那應該是想解決問題的意志力薄弱, 沒有動力去找出解答. 這種人就要學歷跟證照來保護自己. 這種人還是滾回學校吧! 社會是很黑暗的!

扣帽子, 好可怕...

我們國家領導人, 什麼都不會, 就會選舉. 選舉一到, 整個人就活了起來. 選舉手法跟共產黨一樣, 扣帽子.

這個大概是他姓李的爸爸教他的, 從以前扣帽子說別人不愛台灣... 到今天發展到說"捍衛中正紀念堂 就是捍衛大中國意識和黨國體制", 這麼複雜的句子.

好可怕喔... 前者這種話是先發明的人先贏, 像patent一樣, 你先說了愛台灣, 別人就不能愛台灣了. 別人不管做什麼, 都可以扣個"不愛台灣"的帽子. 問題是, 什麼是愛台灣的具體表現呢? 這麼抽象的"形容詞", 沒有明確的定義, 還可以隨便扣人, 被扣的人還得花上半天力氣說自己其實也是愛台灣的, 不過台下就沒人信.

後者更是可怕了, 捍衛中正紀念堂這件事, 捍衛的不一定是它的建築物本身, 而是捍衛一種思想的自由性, 一種對制度的尊重. 老蔣在我出生前幾年就掛了, 我對他根本沒什麼好惡, 對於那麼大一個中正紀念堂, 唯一的記憶也只是高中的時候經常在國家音樂廳前的走廊聚會. 它的存在對我來說, 毫無"大中國意識和黨國體制"的意義. 這個區域的存在價值(在大台北地區有這麼大一塊公園), 比它叫什麼重要的多. 但我仍是不希望它改名.

更精確的說, 不是不希望, 而是不贊成... 它叫什麼名字我根本不在意. 而是我看到執政黨, 無所不用其極地修法, 改主管機關, 降低主管機關層級等等方法, 讓它變成歸教育部管. 然後在杜大部長的手下執行更名的方法. 實在太可怕了.

更名是很重要的事嗎? 它這個名字壓迫到了誰? 有即刻性需要這麼多大動作來更名嗎? 在這種小事上都可以大張旗鼓地做這麼多動作, 讓我們見識到律師的手段, 那之後的更多更重要的事, 是不是會有更可怕的手段? 強迫性地被執行?

M型社會, 不只是經濟上的兩極化. 政治權力上也是. 政治上沒有中產階級這回事, 只有掌權者跟死老百姓, 而死老百姓是最最最多的. 這麼多老百姓的意識, 只有少數幾個委員跟政府官員有"解釋權". 而解釋出來的東西, 是不是真的是老百姓的聲音? 似乎不是那麼重要了...

如果不能改變制度, 那就在制度下改變現狀. 現在的方法看起來也就只能投票. 可是枱面上幾個人又都是爛瓜, 怎麼辦?

平平一樣電器, 價錢可以差多少?

家家戶戶都有的東西, 電鍋. 一個電鍋能有什麼高深的技術?

最近負責要買些電器, 電鍋這個傳統上認為"大同電鍋"是最棒的, survey一下, 十人份的大約1350元. 然後yahoo bid上有一堆奇奇怪怪長得像大同電鍋的, 價錢從600~999不等. 那在百貨公司看到的咧?

象印IH飯鍋! 六人份不囉嗦, 12500元! 什麼玩藝兒, 只能蒸飯的東西居然比萬能的台灣之光大同電鍋貴了十倍!(象印的是六人份的錢, 10人份的忘了)

為什麼一個每家人都有的東西, 可以創造出不同的價值? 電鍋不就是煮個飯, 蒸個包子用的東西, 日本人為什麼就是有辦法想些奇奇怪怪什麼均勻加熱, 加壓成1.3個大氣壓什麼鬼的來煮飯, 說會又香又甜營養又保留? 外型又好像3C產品一樣亮晶晶加一堆按鈕, 大同電鍋為什麼幾十年還是長得一個樣?

說穿了就是講究兩個字...

富過三代才知吃穿, 台灣現在的環境, 基本上大部份的人對物質上的享受, 大扺還在"有就好"的階段. 人家有車我也有車, 人家有表我也有表. 有這個東西, 能動就好... 對於它的細節, 還沒到"講究"的地步...

當消費者這樣傻傻的就算了, 不講究可能還代表省了些錢...

但當生產者的時候呢? 不講究就代表產品只能有1350這個等級的價錢, 再不爭氣一點的, 就只有600~999這個等級. 可是眼光拉遠一點看, 世界級的產品可是12500起跳的耶! 人家賣一個頂你賣三個, 但是人家sales只要花一次的力氣來推銷...

所以所以... 對公司RD嚴格一點, 做出規格是世界等級, 東西賣得貴, 利潤也高, 有噱頭, 產品就好賣. 產品好賣, RD就有成就感, 就更有幹勁做下一個世界等級的產品. 成為一個良性循環. 所以一開始眼光放大一點, 多投資RD, 少算計點眼前的成本, 可能會更好!

國防役真是個怪制度...

我上個月國防役畢業了, 現在也算是完全的死老百姓. 最近又去了幾個學校面試新一屆的國防替代役, 有點感觸.
我想絕大多數中華民國男性, 都覺得當兵是浪費生命的行為. 如果真的是可以保家衛國也就算了, 可是在軍隊裡的訓練就是一堆無趣的基本教練, 像是隊伍排得整不整齊, 管的又是洗盤子的時候有沒有浪費水之類的小事. 高裝檢的時候就把那些年紀跟爺爺一樣大的老卡車拿出來擦一擦, 髒到長蟲的被胎拿出來點一點. 實在是無聊到爆. 也許有人說這個是新訓的時候才這樣, 不過我看最近國慶跟中正紀念堂前的表演, 我想就算是最精練, 出來表演的也是一樣. 居然還有莒拳隊跟刺槍隊, 現在打仗興這一套嗎? 怎麼沒有大刀隊啊? 那些將領根本是用30年前的設備跟方式在訓練這些兵.
所以啦, 能避開這個無聊的當兵時期能在外面上班, 就算要當長一點也無妨. 於是就有國防役的產生, 據說以前要當個六年吶, 我現在只當了四年還算是該拜拜了. 這四年國防役, 對役男, 對公司來說都是個冒險. 一般來說, 簽下去就是四年. 雖然也有聽過換公司的例子, 但大多數這四年不是服完就是回去重新當一年多的兵. 四年一個公司的變化很大, 能不能在商場上存活都不一定. 公司聘一個人就要用四年也是很冒險, 如果一個人很差, 公司還是得硬生生地把這個人留下來四年, 付他四年薪水(基本不調薪, 大概也要42K*14*4=2352K吧). 這很可怕耶, 要是我是公司老闆, 我發現一個不適任的人, 我連一天都不想留. 但國防役這種制度就要留四年.
不過總的來說, 能拿到碩士的應該也不會是個笨蛋, 所以四年也還好. 不過現在國防部又在立委的壓力下, 要求公平, 取消國防役, 改成國防替代役. 那些軍人腦袋最會玩這些文字遊戲, 當初在關西受訓的時候, 隨便一個無聊題目, 隨便一個中校上校的都可以在台上搖頭晃腦講上幾個小時. 改成國防替代役有什麼差別呢? 我問了幾個我面試的人, 據說是這樣的. 第一, 不用具備預官預士資格了. 第二, 長度由四年改為三年. 第三, 前幾個月的薪水(我忘了幾個月了, 不過跟一般當兵的一樣, 為了公平嘛...)是一萬八, 之後才是正常薪水. 可是咧, 從公司的角度來看, 它這三年付的錢可都是一樣的喔... 前幾個月多付的部份(比如說起薪是42K, 18K給役男, 其它的24K是要給國防部). 所以正常來說, 公…

好的睡眠品質跟一個好的枕頭絕對有關係...

我很容易入睡, 幾乎像大雄一樣可以一沾枕頭就睡. 可是容易睡不代表睡得好. 我經常睡得腰酸背痛, 得靠按摩來消除那種痛的感覺... 最近算一算, 按摩的錢可不得了, 按摩一小時大約600~800. 一兩個星期就一次, 長期下來也是一筆大數字. 想想應該找個治本的辦法, 常常看到文章說枕頭的重要性, 就趁著週年慶殺去百貨公司買一顆好一點的枕頭吧.

這次是去板橋的大遠百, 它9樓的寢具區有三家是專門賣床跟枕頭的. 就一家一家去看.

第一家是個怪牌, 一家店裡賣好幾種牌子, 有We Care More, Supple-Pedic等等. 店員叫我先去試躺一下, 然後拿個枕頭要給我做一個測試. 測試的方法很簡單, 只要右手比OK就可以了. 不正確的枕頭, 那個食指跟姆指圈起來的那個O很容易被扳開, 而正確的枕頭比較輕鬆就可以出比較大的力氣. 而它有大大小小13種不同尺吋的枕頭可以符合所有人的需求. 不過因為店員像第四台賣藥的拼命講, 而且一顆枕頭3600, 還沒買過這麼貴的. 何況後面還有兩家, 想說夜市法則在百貨公司也是有可能發生的, 就說謝謝要再比較, 就離開了.

第二家是10 Days, 最近電視廣告也有在打. 是某江姓女星代言的. 一進去我就問說妳們家的產品, 跟隔壁的有什麼不同. 她居然說沒什麼不同, 隔壁家的總經理是她們家過去的, 所以產品很像. (這個說法其實我不是很能接受啦, 一個專業經理人可以把技術帶去另外一個公司嗎? 姑且不論道德問題, 一個經理就有能力由上到下把枕頭的材質, 形狀, 產線甚至第一線的銷售人員都挖出來開另外一家嗎?) 不過這個店員比較好看(這是重點), 而且床的種類又多了一些, 所以我又試躺了一遍. 我是要睡"標準", Fiona是要睡"微軟". 它一個床有普通床墊的1.5倍高. 原因是第面有三層乳膠墊, 有五種軟硬度, 看要怎麼用就翻哪一面. 我是覺得我瘋了才買這種床. 繼續看第三家.

第三家就是金格, 他也有幾種枕頭, 不過它的乳膠枕的形狀是普通枕頭的形狀, 我睡下去覺得脖子很不舒服, 完全不考慮就離開了.

總之最後左思右想, 還是買了10 Days的枕頭, 我是用9A的, 是9公分高扁頭的意思. 一顆3100吶... 希望可以別再落枕了...

總算搶到一個了...

Mac這個不太像名字的字, 被拿來當名字已經算很少了. 但是在各種服務裡, 要申請到mac或是macwang當作帳號的機會實在是低到不行. MS announce MSN 8.5正式版, 也announce @live.com正式開放申請. 終於, 我搶到一個了... :P

原來也有人這樣想啊?

在某本書上看到一段話In movies and on TV, the main characters are typically an exaggeration of the people you encounter in real life. They're more attractive, they react quicker, and the somehow always know exactly what to do.原來也有人這樣想啊?
看HOUSE MD的時候, 就覺得怎麼可能有人可以嘴巴這麼賤反應又那麼快, 根本不可能在啊. 如果他當藝人, 應該比吳宗憲還強十倍吧.

巧, 還真巧...

星期天中午去桃園吃學弟的喜酒, 早上十點半的時候還在豐原, 要開一百多公里北上. 因為沒把喜帖帶在身上, 又一直記著是在中正路上中正路上... 就很放心地上路了.
在路上就拿出功能豐富的Sony K800i, 打開google map, 看看桃園市的地圖. 果然! 就如同卷民說的, 就在火車站前面直直的一條, 當下就看看離哪個交流道最近, 就往那個方向開了. 開著開著, 還在想, 難得一次時間算得剛剛好, 還不會遲到. 等真正到了中正路, 就再打個電話給卷民, 問是幾號. 卷民不在, 是他女朋友接的, 說是51號, 那好, 我就繼續往前開... 開到一百二十幾號的時候, 想說夠近了, 可以找停車場停. 就去一個很奇怪, 給汽車坐電梯的停車場停車. 然後兩個人往51號前進.
結果咧, 很玄疑的是中正路61號, 就直接跳47號了, 中間沒有什麼51號. 左看右看就是沒有這個川菜館. 再打一次電話給卷民, 卷民說從火車站來的話, 是在左手邊, 不用過十字路口. 我就在那個十字路口上張望, 果不其然, 給我找到了! 就在左手邊, 是在三樓沒錯! 不過不在中正路上啊!? 是在跟中正路垂直的一條路上, 從中正路走進去大概還要50公尺以上吧. 不過既然找到了就不深究.
一上去, 一張不認識的婚紗照. 我吃了一驚趕緊問櫃台, 妳們還有別的廳嗎? 有沒有姓吳的結婚? 結果她們說沒有. 然後要幫我打電話去另外一家分店問. 我再追問, 妳們另外一家是不是中正路51號? 她們說不是. 然後在打電話的時候, 其中一個小姐突然叫了一聲, 中正路51號是在中壢市的分店啊.

當下我就知道慘了, 旁邊的那位女士已經暴怒了...

趕緊下去坐計程車去, 在車上吵了一架. 司機大概知道我們耍笨, 從桃園市的中正路要去中壢市的中正路, 又是吃喜酒. 當下飆得飛快, 沒多久就到了. 12點的喜酒, 我們快1點才進去. 不過台上的司儀還在講, 新郎新娘還在上面罰站, 桌上也只有三盤冷盤而已. 所以我還沒錯過最重要的部份...

所以說啊... 這天發生的事真是巧, 兩邊都有中正路, 都在中正路51號左右的地方左手邊有這家川菜館子, 我在巧合中犯了男人都會犯的錯... :(

NEXT 危基當前

對, 沒錯, 我沒寫錯字, 是危"基"當前, 而不是危機. 終於我又從頭讀完一本小說了, 這本是Michael Crichton的新書, 講基因可以被申請專利, 是會發生多少可笑的事. 當你的基因因為對某種病有天生的治癒力, 如果這個基因被某個大藥廠申請了專利, 則你的身體就再也不是你私有的身體了. 你是有你的身體, 但你不再擁有獨佔它的權利, 而是會像隻奶牛一樣, 藥廠什麼時候要, 你都得給! 這是多麼離譜的社會?

我看Michael Crichton上一本書是"恐懼之邦", 是說溫室效應的. 他寫的小說真的好看, 而且先眾人而深省. 想想看他在十幾二十年前就寫了"侏儸紀公園", 那是早別人多少的想法呀.

有人吃過抗生素嗎?

是不是吃了之後會一直放屁啊?
吃藥的第一天, 我起碼放了三十個以上的屁, 而且都是很有料的, 不是說味道, 而是說放出來的氣很多. 有人也是這樣嗎?

某種情況下你會很無力...

就是你希望他好, 但當事人根本不在乎的時候...

我有一個經典的例子, 我弟弟屬豬, 某次真的很生氣罵他豬的時候, 他蠻不在乎地說, 是啊, 我就是豬... 乍時會有一種深深的無力感, 覺得你揮出了一拳, 打是打中了, 可是對方完全不會痛, 而且還樂在其中.

老師可能常有這種感觸吧, 學生爛泥扶不上牆, 又不能當掉他們, 一定得讓他們畢業. 唉...

腫了

圖片
中秋節不知道發什麼神經, 突發奇想去士林河邊散步, 大概是在那裡被怪蟲咬到了. 回來脖子後面跟右大腿後方癢癢的, 以為是蚊子咬不以為意. 結果昨天腫了啊...

背後那一個腫成L型很大, 大概有三個50元硬幣那麼大吧, 還硬硬的, 很癢. 大腿那個在公司不太好意思抓, 也不知道它長成什麼樣. 結果回家褲子一脫, 哇塞, 腫到一個巴掌蓋不住... 這可不行, 今天趕緊上網去汐止國泰醫院掛號, 掛個晚上的診.

掛到58號, 夜診六點半開始, 八點半前要去"報到". 我沒有概念58號是前面還是後面, 不知道要等多久, 所以大約七點多一點點從公司出發, 七點半左右報到. 沒想到當時才看到24號. 在醫院附近吃個牛肉麵, 又逛了書店, 再上去一看, 也才33號而已. 就在那裡慢慢等...

一等等到快十點才輪到我, 醫生聽了我的狀況之後就要我脫褲子(羞)... 腿上的那一包, 經過一天之後腫更大了, 直徑大約25公分, 兩個手掌排起來還不一定蓋得住. 醫生摸摸看它紅紅又熱熱的, 說可能是蜂窩性組織炎, 要小心, 用筆在那一包上面描了一下, 說如果明天再變得更大, 就得馬上回診, 現在先打一針抗生素, 再用口服的抗生素吃5天看看, 下星期二回診.

前幾天才在廣播裡說到因為濫用抗生素, 現在的病已經會抗抗生素. 廣播主持人是用"盤尼西林以前是AK47, 現在只是BB槍"來形容. 那個時候才想說我好像很少用到抗生素, 沒想到才隔不到一個星期就用上了... :S

超精采的對話

病人: 醫生, 我額頭痛.
醫生: (戳她的臉) 看妳的臉發紅, 戳又會痛, 妳是竇性過敏.
病人: 蛤?
醫生: 看妳手上的新抓痕, 剛養貓嗎?
病人: 喔, 她是我媽養的貓, 她剛去世.
醫生: 什麼? 妳留隻死貓在家裡?
病人: 不是, 我是說我媽...
醫生: 好啦, 那簡單, 妳對那隻貓過敏, 我開點抗組織胺給妳.
病人: 藥丸?
醫生: 呃? 有些病人有藥丸吞嚥上的困難, 我開類固醇噴霧給妳.
病人: 類固醇? 可以不要開這些藥給我嗎?
醫生: 妳家住在河邊嗎? 我有袋子!

這是House的某一個片段, 超愛的... 不過真的這樣跟別人說話, 應該會被恨死吧...

吃的太多, 吸收的太少...

體重直線上升, 應該代表我吃進去的東西遠超過身體需要的.

知識好像也是這樣, 我一直認定我自己有所謂的知識焦慮症, 渴望可以隨時收到新的資訊, 隨時可以在google上查某個keyword. 一早出門聽著廣播開車不說, 到了地下室停車場, 收不到廣播後就會拿出手機看我訂的幾個blog來打發等機械式停車位就定位的時間.

可是這樣大量吸進來的知識好像並沒有被我的大腦吸收, 它們只是"經過"了我的大腦, 我"知道"了那些事. 但並沒有花時間去組織它們, 把它們內化成自己的思想, 簡單的表象就是, 它增加了我短期內能提的話題, 但我無法分析他們, 無法做深入的對談. 甚至它可能只是我的短期記憶, 過兩個星期就忘光了.

對什麼都有興趣, 但對什麼都沒有深入去研究, 用電腦看影片的時候, 會覺得影片演太慢了, 所以又拿本書同時看. 同時看影片跟書的同時, 又覺得雙螢幕的一遍太空了, 上個BBS或是放個網頁看著. 同時做兩三件事的結果就是什麼也做不好, 腦子會傾向去解決最簡單的那件事. 通常是看BBS. 可是BBS又是最沒有營養的東西, 鄉民那麼多, 文章長的絕對比看的快. 花一堆時間去把代表還有未讀文章的勾勾去掉, 實在是最低時間報酬率的投資. 可是我似乎沒法控制.

影片也是一樣, 通常是影集, 一次抓完一季, 可以在幾天內看完. 這代表是十幾二十集的量, 一集40分鐘. 就算24集好了, 就是16個小時. 雖然可以快轉, 看的同時可以做別的事. 但影集也是永遠看不完的啊, 看了一季還有一季. 看完一系列還有一系列. 這也是個浪費時間的事.

看書呢? 看書當然是好事, 我也喜歡看書, 在路上不知道要去哪的時候就是去書店. 在書店我什麼書都看, 什麼書都想買, 可是心態好像是"買了就擁有了裡面的知識"一樣, 買回來就放在書架上供著了. 書架上數一數至少有13本最近買的, 但是僅止於翻一翻大概, 看個前三章而已的進度. 這個投資就不是浪費時間了, 是浪費錢... :S

花這麼多時間, 晚上很晚睡換來的只是黑眼圈, 並沒有對應的收獲, 總是該做點改變了...

簡單管理原則

If you can’t measure it, you can’t manage it.
If you can’t manage it, you can’t improve it.

Don’t tell me your opinion, show me the data. Can you back it up with data?

溫馨的舊地重遊, 變型金剛, San Obispo (7/4, Wed)

圖片
這天是美國國慶, 據說他們慶祝的方式是放一天假, 放放煙火而已. 我們也不想在市區跟放假的人擠, 打算把這天花在從LA開到SF的路上, 所以這也是在LA待的最後一天了. 一早Richard帶我們去一家bagel店吃早餐. 那是一家挺特別的bagel店, 光bagel就有十幾種吧, 能加的料也很多種選擇. 基本上菜單是無法看懂的, 只知道它是甜的鹹的, 加的醬就是果醬或是cream butter, 其它都不懂了. 所以就點了一個最safe的藍莓bagel加cream. 那家店應該很有名, 吃的時候人來人往, 生意好的很. 而且加州的天氣實在是好的令人生氣, 我們坐在大太陽下的桌子, 但是幾乎不會覺得熱, 很自然就優雅了起來. 相反的, 我沒法想像我在路邊美而美啃三明治的時候, 會想在發出隆隆聲的抽油煙機旁曬太陽...

以下是感想文

來美國我說最多的話應該是thank you, 聽到最多的話應該是excuse me... 小時候在書上唸的說中國是禮儀之邦, 做生意口頭講一句話就算數, 不用打契約也很守信用. 我感覺起來都是騙人的. 在台灣, 大多數的人沒有米國人有禮貌. 就算是偽善好了, 在路上隨便一個碰撞, 讓個路, 過個拉門, 他們都會說excuse me. 在台灣就是一聲不吭. 在逛小店的時候有那種很小的小朋友在我面前翻玩東西玩太久, 媽媽也會過來跟他說不要擋到人, 後面的人也會想要看呀. 說話的語氣就是對一個大人在說話. 不想打翻一船人, 但是我在台灣幾乎沒有這種印象有媽媽在這種情況下教養小孩的.


吃完bagel之後, Richard就開車帶我們去AVIS拿車了. 我們要從LA開車到SF, 中間不走高速公路, 全部沿濱海的路慢慢開. 租車實在是有學問的, 不過我還不精就是了. 前幾晚survey了好久, 價錢是一個考量, 不想麻煩Richard夫妻倆開車帶我們去太遠的地方租車, 所以地點也是一個很重要的考量. 在不用任何卡的情況下, 在網路上一般還是可以找到一些coupon, 打個八到九折, 或是租五天送一天, 或是免費升級都是有的. 我後來是用costco的coupon code免費升級, 租full size的車. 租到的車是Chevy IMPALA, 3.5L, 211HP. 這就是我們後來幾天的座騎, 它的手剎車是用左腳踩的, 還有satellite rad…

我擔心的情況的確還真的會發生...

公司樓下有間冰宮, 用冰刀的那種. 總覺得滑倒的時候, 手撐在地上的時候, 後面的人來補一刀怎麼辦. 結果還真的有這種新聞...

香港一女童溜冰跌倒 手指竟遭冰刀鍘斷

Six flags - Magic mountain, IN & OUT, Acura(7/3, Tue)

圖片
看過"Time Management for System Administrators"這本書的人就知道, 作者說去大型遊樂園玩, 一定要提早到, 不然一個設施要排兩個小時隊, 你一天總共能玩幾個? 他說這種遊樂園一定都會提早開門, 所以提早一點到, 前幾個最熱門的可以很快排到, 早一個小時能玩到的, 可能比後來好幾個小時還有效率.

所以, 我們一早就到Six Flags魔術山!

魔術山應該是雲霄飛車愛好者的聖地之一吧, 整個樂園裡大大小小有三十幾種雲霄飛車. 事實上我們還太早到了, 魔術山並沒有像書上寫的一樣提早開門, 甚至還晚了. 十點半的時候我們還被鎖在外面.


有個教訓是, 千萬不要相信相機上的電池電量... 它不是線性的! 從三格掉到兩格用了6小時, 不代表兩格到一格也是6小時, 也許從兩格到完全沒電可能只有30分鐘! 我們就是太相信它了, 所以這天照了三四張照片之後就沒電, 完全開不了機. 所以刺激的雲霄飛車日照片並不多.

雖然書裡寫的有點錯, 大門沒有提早開, 不過早到絕對是正確的, 我們是星期二一大早去的, 即使是非假日還是一大堆人, 早到絕對排隊的時間比較短. 大門一開我們就衝去坐TATSU.


TATSU它是腳騰空的那種雲霄飛車, 像照片一樣, 而且它不是直立著走的, 在護具都鎖好之後, 它會往後倒90度, 搭配上軌道的顏色, 感覺自己很像蜜蜂在飛.

之後我們又去坐了SUPERMAN, RIDDLER's REVENGE, FREEFALL, TIDAL WAVE, GOLIATH等等玩具. 玩過這些都還不會怕之後, 基本上應該已經對雲霄飛車免疫了吧. 至少我覺得什麼六福村, 九族文化村, 劍湖山世界的已經不夠看囉...


園內的設施基本上是免費的, 不過吃的喝的照慣例是很貴, 一杯lemonade要差不多台幣160. 除了吃喝之外, 還有一些電影上常會看到的一些小朋友玩的蠢遊戲. 像是丟沙包或是用水槍射一個小東西, 五六個人比賽, 第一名的人有獎品. 所以當老闆的是穩賺不賠. 因為他收了五六個人的錢, 獎品是還不錯, 不過應該大約值兩三個人的錢而已, 所以愈多人玩就愈賺... 這種我在Santa Monica海邊那個遊樂園看到很多, 覺得搶小朋友的獎品很不好意思(我一定贏的啊). 所以都沒有玩. 這次在這裡看到一種新東西, 沒有照片…

島谷瞳的太陽の花

島谷瞳的太陽の花

Mazda 3的廣告歌, 節奏很好聽... 不過在電視上播太多次了, 有點煩... :S

天真的謝長廷

謝長廷:正名制憲 當選後5年完成

好厲害的謝長廷, 在開五年半以後的支票了. 看來不但這一屆一定上, 而且下一屆還一定得連任才行.

當家已經滿七年了, 滿足基本教義派的事一件也沒完成, 就只有打嘴炮. 李遠哲已經說過政治人物的支票不一定要兌現, 但我們也要有能力事先看出來這開出來的支票是不是芭樂票才行. 阿扁也是當了總統以後才知道有些事是做不到的, 還倒打李登輝一耙. 現在謝長廷還沒選上, 什麼話都可以說, 等選上了之後再說辦不到, 泛綠的信用就太差了...

在Seminar時錄音...

圖片
在Seminar的時候做筆記是十分重要的, 不過我的字很醜, 寫字又不快. 自己寫的筆記幾乎是沒有回去再看過. 看到吉米丘說聽演講可以用相機跟錄音筆做記錄, 我就建立一套方法吧.

Audacity, 它不只是個錄音程式喔, 它是個相當專業的Sound Editor. 不過在這裡只拿來當錄音程式用. 等我摸熟它, 看它怎麼把錄音後的結果調得更好一點再另文說明. 但是用它來錄音是非常簡單的, 畫面上有一個很大的紅色圓型按鈕, 按下去就對了.

存檔格式: Speex
很多人直接就會覺得聲音就是要存成MP3或是WMA. 當然它們各有技術上的特點, 有音質或壓縮比的差異, 不過最重要的它通常是要license的. 所以我們就存成license free的speex格式吧. 它是一個專門給語音用的codec. 所以在同樣bitrate跟檔案大小的情況下, 效果應該是會比MP3, WMA這些general的codec來的好一點.

先用Audacity把錄好的聲音存成WAV檔, 然後用在這裡抓到的小程式, 裡面的speexenc把它轉成spx檔.
speexenc input.wav output.spx這樣就好啦! 檔案大小應該是在1/10以下.

在Windows下要裝Ogg Directshow Filters. 之後就可以用Media Player來聽了.

Getty, Venice beach, Santa Monica and Rose Bowl (7/2, Mon)

圖片
這天Richard要上班, 不能再跟我跟鬼混了, 原本應該是Stephanie放我們單飛的日子, 不過也許待在家裡也太無聊, 所以說要跟我們一起出去逛.

我們預定的行程是, 先去Getty, 然後去Venice Beach看看, 再去Santa Monica. 吃完早餐出發前, 陳爸爸還拿了一大堆從AAA拿來的旅遊資料要給我們看. 不過在高速公路上狂奔時怎麼有時間看地圖呢? 還是靠我的台製GPS吧! 於是我就開著他們家的紅色Corolla上路了!

想說我的技術應該還行, 不過很蠢的是, 我還沒倒車出車庫就A到東西了, 在車子的右前方有張凳子我看不到, 就直直得倒出出. 它被車子保險桿跟旁邊的箱子夾在一起, 保險桿都凹下去了... 陳爸爸很緊張, 大家都很緊張... 我覺得很不好意思, 還沒出門就出事, 趕緊下車去看. 下車一看其實還好, 那個凹下去還在保險桿的"彈性範圍"之內, 所以把車開走, 把凳子拿走之後, 看不太出來傷到的地方. 我們就這樣出門了...

有GPS就是這點糟糕, 我記不得我們怎麼走的了, 只知道一下子就上了10號公路, 然後開始塞車. 據說在LA, 早上上班時間跟下午下班時間是交通黑暗期, 無論如何都要避開這兩個時段上路, 我們就碰上了. 東轉西繞地也到了Getty Center Drive.

Getty Center外面的圍牆似乎不是圍牆, 是種得很密又剪得很整齊的樹, 前面門房又是白色的, 乍看之下挺像醫院的.

以上, 就是我對Getty Museum所有的了解了. 因為自己的愚蠢, 在門房前面的路還繞了兩圈, 才發現他們星期一公休... 也就是說我們白塞了這麼久的路到這裡! 不過有車就是方便, 沒有計畫就是很好的計畫, 我們旋即轉往Venice Beach!

在Venice Beach停到的停車位只能停一個小時. 我們才剛停下去, 旁邊那台車的主人就衝回來, 然後直接看他的車門, 然後大叫"Oh my god!". 原來他的車門被A到了. 應該是上一個停我們車位的那個人. 我們能對他很無辜地笑笑, 同情他... :P

Venice Beach現在就我的記憶來說... 好像沒什麼特別的, 海風很冷, 所以看不到什麼比基尼很遺憾. 旁邊的店就是賣一些小東西, 像是水晶裡面有雷射弄出來的畫, 貼在車子上的貼紙, T S…

美西豪華流浪之旅之棕櫚泉及血拼記 (7/1, Sun)

圖片
一定是時差! 跟在台灣上班時的起床時間相比, 我超早就起床了! 這天要去棕櫚泉健行!
從Stephanie家到Palm Springs大約有100mi, 車程大約兩小時, 我們大約11點多到那裡, 那裡的陽光喔, 可怕到不可思議. 據說Palm Springs的位址也是Death Valley的一部份, Death Valley是北美的最低點(海平面下282呎), 它基本上是一塊沙漠, 而Palm Springs是裡面的一塊綠洲.

我不知道它的地型究竟是怎樣, 我們是坐纜車上去的. 纜車的路線很高, 而且是纜車本身是360度旋轉的, 也就是說站在任何一個靠窗的地方, 它會一邊上升, 一邊旋轉, 可以看到所有的景色. 路線高到什麼程度呢? 在山下非常的熱, 應該有華氏110度以上, 在上升的過程中, 可以感覺一開始吹進來的風是熱的, 後來是涼的. 最後到頂點的時候, 太陽還是一樣大, 但居然覺得有一點冷!

上山過程影片一

上山過程影片二

上山過程影片三
上去之後我們的目標是Mount San Jacinto State Park, 山上小屋沒什麼了不起, 就直接出去開始"健行"了. 這種運動型態我覺得在台灣是相對少見的, 一堆人在一塊區域裡沒目的的亂走, 看看大自然, 看看植物. 在台灣大概就是在溪頭森林裡走的那種感覺吧, 不過範圍應該沒有溪頭那麼大.

在這個公園裡爬來爬去還蠻舒服的, 天氣非常好, 太陽很大, 可是又因為高度很高, 所以一點也不熱. 那裡的管理也不錯, 如果是台灣, 應該就有一堆小蜜蜂在那裡放個冰桶賣起飲料來. 然後地上就會有一些飲料罐跟煙蒂. (台灣人這方面是很俗的, 以後再另外介紹). 一路上還可以看到一堆Serious hiker, 全副武裝, 腳踩登山鞋, 厚襪子, 莎莉賽隆在巨猩喬揚裡穿的那種短褲, 太陽眼鏡, 登山帽, 登山杖在運動. 而我穿著勃肯鞋就去爬了. 實在很不搭.
Fiona耍寶
Stephanie
Stephanie, Richard, Fiona跟我 (光看照片很難想像Richard比我們幾個都大十幾歲, 他比我們都有活力)
從山上往下看... 一大片的沙漠...

在山上亂走, 曬不熱的太陽, 走到下午一點半也熱了. Richard說午餐就先用速食打發吧, 晚餐再去吃好料. 所以就下山去找麥當勞囉.

下山過程影片
下山還真是難過啊…

無腦總統

國慶辦閱兵大典? 陳總統:只是軍事特別節目
看了這個新聞覺得很難過, 堂堂國軍被總統當成雜耍藝人. 被當成國慶日的餘興節目.

腦殘的記者 II

沒錯! 今天7/21, 一定有人知道我要罵什麼. 就是哈利波特! 今天哈利波特第七集全球上市. 多少人表達出不想先知道結局的態度, TVBS這個智障媒體還是要播, 還是要說誰誰誰被掛掉了, 誰跟誰在一起. 下一個新聞還就是說聯合晚報煞費苦心, 把結局倒著印. 人家還有那麼一滴滴道德, 你總編, 主播, 導播是無恥啊, 就是要排這個新聞, 字幕還打那麼大, 是怕有人漏聽到是不是?

美西豪華流浪之旅之啟程 (6/30, Sat)

圖片
6/30~7/13號, 我跟Fiona去美西兩個星期. 經過的機場從TPE->LAX->SFO->LAS->SFO->TPE...
因為上次Fiona坐國泰去LA, 中間得在香港轉機, 轉來轉去後來行李就掉了, 有很不好的印象. 所以我們這次指定要坐長榮. 我們坐BR02, 下午五點的飛機.

每次出國前Fiona必照的照片

印象中我之前兩次去美國坐長榮, 都有獨立的影音設備, 有好幾台最新的電影可以選. 不過這次坐的只有每三排一台的電視. 長榮選的電影又出奇的怪. 看了兩部, 第一部是尋找夢奇地(Bridge to Terabithia). 這是一部靈魂人物在片子2/3的地方就掛掉的怪片. 一部是Edward NortonNaomi Watts演的The Painted Veil. 看在我喜歡Naomi的份上, 我忍著把這部怪片看完了. 也是一部主角掛掉的片. 看完兩部怪片我就沈沈睡去了...

出發那天是農曆16號, 月亮非常的圓.


到了LAX, 簡直是人山人海啊. 沒有想到那個時段要入關的人那麼多, 排隊都排到欄桿外了. 旁圖是Fiona無奈的表情.
在排隊的時候有一個小插曲, 有個棕色的傻妞在我們排隊的時候問我後面的印度仔她可不可以插隊(夠傻了吧). 那個印度仔問她認不認識我們, 我們聽到當然就說不認識啊. 印度仔就叫她到後面慢慢排去吧. 那個傻妞當時訕訕離去, 不過我看到她還是在更後面一點的地方插隊成功了. 其實她插隊的位置也沒讓她省個十分鐘, 不知道為啥要在那麼多國人面前丟臉呢?




擁擠的出關口

出關後其實已經離到班時間差不多兩個小時了, 在外面就看到熱情的Richard揮著手在等我們. 他是我們此行的東道主, 是Fiona大學時期好朋友Stephanie的老公. 他在NASA JPL上班, 就是在NASA搞什麼衛星啊, 火星機器人啊, 分析衛星傳回來的雷達資料來預測氣象什麼的, 他的工作話題很有趣, JPL絕對比什麼PVL的有趣多了:P

離開LAX時間還早, Richard帶我們直奔LA City Hall附近的Little Mexico. 那是個沒什麼好逛的小市集, 賣些墨西哥傳統的小飾品, 皮件之類的東西. 比較奇怪的是有賣很多摔角用的面具, 是有很多摔角選手是打墨西哥來的嗎? 應該不到15分鐘就逛完那條街了吧, 唯一開始有印象的是停車費…

免錢的XML Notepad 2007

圖片
平常不太有機會去讀/寫XML檔, 但是偶爾要用到的時候, 光用IE去看, 用Ultra Edit去改, 實在不是那麼就手. 光看那一堆tag跟因為完美主義總想要去把那些對不齊的indentation排好, 就很痛苦.

在鳥窩上看到有人推薦XML Notepad這個免費的東西.

它呢, 是MS出品的. 而且是個歷史悠久的程式, 從1998年起就有了. 初步用起來感覺功能還算齊全. 以後不用搞個XML SPY這種大部頭程式來用.

LV flight + hotel + car package prices

從SF去LV三天兩夜機票加租車加威尼斯人酒店的價錢, 前面是七月的日期range.
5~7: $622
6~8: $702
7~9: $569
8~10: $382
9~11: $380
10~12: $402
跨過週末的價錢果然是近double. 如果不要租車的話, 再少30~50不等.

非常好, 車子開始來討錢了...

我的小金滿三年了, 它只有三年或是十萬公里的保固, 根據莫非定律, 它一過三年就開始來討錢了.

先是陸續破了兩次胎, 這個倒是怪不了誰. 最近開一開, 儀表板上的引擎燈會亮起來. 這讓我很擔心... 先查了查手冊, 說這個燈亮的話, 先熄火再發看看, 也許是因為接觸不良造成的. 剛開始重發就好了, 到最近重發個七八次它才會熄. 這讓我不得不去檢查檢查.

先去汐止維修廠, 因為是下班後才去的, 裡面只剩一個維修人員. 上一個去修車的又是個辣妹, 所以我得等. 等到我之後, 那個維修人員拖了一台NB來接車子, 那台ASUS的NB看起來就很兩光, 修車的人手又都嘛油油的, 長期用下來整台NB看起來很髒又很爛. 接了之後偵測一下, 原來是個叫"含氧感知器"的東西故障了. 那傢伙跟我說這東西大概要五六千塊, 他先把電腦裡的紀錄刪掉, 看還會不會發生. 如果還會的話, 那就是真的壞了, 不然就是誤測. 要我莫明奇妙就付個五六千塊, 當然不是那麼舒服. 問過他知道這東西壞了也不影響行車安全. 那就先不急著換, 觀察一陣子.

結果一陣子也沒多長, 隔天就又發生了. 發來發去還是會. 剛好又是連假, 那就去修吧. 不過我擔心汐止店那個兩光NB跟兩光維修人員. 換去我買車時的內湖店吧, 聽聽他們的second opinion.

果不其然, 大店就是大店, 拿出來的NB不是爛爛的ASUS, 而是IBM的Z系列. 我還是第一次親眼看到寬螢幕的Z系列, 有夠大台的. 接了半天確認問題還是跟上次在汐止店看到的一樣, 也是含氧感知器壞了. 看到這個我心裡就有底了, 八成得換了. 那就請他報價. 結果乖乖隆底咚, 它要7991元, 再加工錢六百多, 總共要八千五左右. 當下就請它洗車打包, 我再考慮考慮.

回到家上google查了一下這玩藝兒到底是啥功能, 啥價位, 外面買不買得到. 唷呵想不到, 居然給我找到了這篇. 令我龍心大悅, 也讓我勃然大怒啊. 原來廢氣排放控制系統的保固不是車子的三年十萬, 而是五年八萬. 含氧感知器是含在這裡面的. 我理應可以免費換好這個東西. 而不是讓我跑了兩次, 然後跟我說一次比一次高的報價. 然後要我再跑第三趟去跟他們argue這玩藝兒該是免費的!

終於請好假了

為了七月初的米國行, 得請十天的假. 原本就直接請了十天的假, 不過主管擔心超過八天的假會上到總經理那一層, 我就重請了. 改成三天三天請, 理論上請三天假也只要到上一層主管就好了, 結果沒想到還是到了上兩層. 那就麻煩啦, 因為照這樣下去, 請到最後一次的三天的時候, 還是會上到第三層主管, 總經理那裡啊.

所以就一直剩下三天的假沒請, 延宕至今, 拖了半個月...

昨天狠下心上系統把假請了, 今天早上就看到假被准了...

不過也只有批到上兩層... 所以到現在我還不知道公司的假勤系統背後的邏輯是什麼... :S

腦殘的記者 I

記者的腦殘, 早已不是新聞了. 但是這兩天的新聞, 有一個讓我覺得台灣記者, 甚或是所屬的媒體都不適任的缺點.
那就是啊, 林口有老虎這個新聞. 是老虎還是大型犬這種光看足印, 當然是要專家才看的出來的東西, 記者早下聳動的標題就算了. 但最早最早看到的新聞說死了十頭羊... 後來變成12頭, 隔天早上一看又變成8頭羊. 啊到底是幾頭啊? 是10, 是12或是8其實我不在意啊, 可是作為記者, 這點查證的能力都沒有嗎? 人都到現場了, 影像都拍回來了, 是不會數數嗎? 不會數, 就說"多頭羊"被咬死就好啦. 要嘛就不要報數字, 要報就報個正確的. 這應該是記者的基本道德吧?

目前我還沒有想到什麼腦殘的記者二三四五集, 不過很明顯這不是一日之寒, 所以Title就先加個I, 代表第一集吧...

久違了, PCMAN...

我最喜歡用的Telnet client, PCMAN, 終於出新版了... 而且還是Open Source的喔!
雖然我不知道Telnet client還能有什麼新功能, 不過我總是喜歡新版的東西. 大家上吧!

TeraCopy

在鳥窩上看到有人推薦這個小軟體, 因為它加了一個buffer在copy的動作中, 大幅降低了DISK IO的次數, 試用了幾次似乎速度真的有變快, 謹此為記...

TeraCopy

看看別人, 想想自己

今天一連看到三個好玩的東西

Google Maps Street View

Microsoft Surface

Palm Foleo

哎呀呀... 看看人家, 飛機都滿天飛了, 想想自己還在做輪子... sigh...

Don't jump to conclusion too fast

我思考的方式是這樣, 先確定幾件事是一定對的. 然後再想若A則B, 若B則C這樣一步一步推導下去. 所以如果我寫文件的話, 也都是先把幾個無爭議的事實先寫在前面, 然後再寫因為這樣, 所以怎樣, 最後我們可以得到什麼結論. 聽起來不錯, 對吧?

即使我這麼做, 老闆還是可以從中找出許多問題, 然後質疑為什麼因為這樣所以那樣? 於是我的報告有時會被打回票. 他也許不是不認同我推導的過程, 而是認為我的推導有漏洞, 想的不夠週全. 這是因為他的經驗比我多, 看的角度比較廣, 所以可以很容易看出一些小毛病. 從那些小毛病中就覺得整個邏輯是脆弱的, 整個報告是不可靠的.

費曼在他書裡有一段是這樣說的, 當別人跟他解釋一件事的時候, 他會在腦中把這件事的概念視覺化. 比如說在腦中想一顆球, 別人多說一個條件, 他也在腦中的球上加些花樣. 如果最後他想的球是顆綠色長毛的網球. 而別人跟他說的條件最後組成的球卻不是長成這樣. 他就肯定對方是錯的!

我也是視覺派的, 但我的短期記憶力極差, 所以別人上一句話說什麼, 說下一句的時候我可能就忘了. 而且我肯定也無法在腦中記好幾顆球分別長什麼樣子. 所以我得把它畫下來. 所以跟人討論事情的時候, 我經常要對方再說一次上一句話. 在筆記本上把目前所知道的畫下來, 再依照圖來想. 很多時候也可以找出些問題來.

可是咧, 工作上我常常遇到一種情形, 就是我畫的還是一顆網球的時候, 學弟們就接著說, 因為什麼什麼, 所以它一定得是顆西瓜.

各位大哥, 能不能行行好, 想清楚一點, 不要那麼快就跳到結論. 中間很多推論不是必然的, 大膽假設可以, 但也要小心求證呀...

ZARD主唱去逝了...

圖片
WEZARD.net

她在2007 5/27下午3點10分, 摔倒撞到頭而去逝, 在去年被診斷出有子宮頸癌, 今年發現轉移到肺部.

她可是我高中時期喜歡的歌手之一, 從來不做宣傳, CD封面也大都只有一張簡單的側臉照的迷樣人物. 連去逝都是非常低調. 真是有一套... :(

Next

圖片
今天晚上很快速的決定要去看一場電影, 從決定, 著裝, 開車, 停車, 買票, 買東西吃, 到坐下來不到四十分鐘. 看的電影是Next(關鍵下一秒), 選這部片的原因一切只是因為時間比較剛好, 再晚一點的Zodiac就太晚了, 要到半夜才能回家. 選凱吉兄的電影實在是個很冒險的決定, 上一次看到The Wicker Man(惡靈線索)這部大地雷, 還有光看預告就覺得是爛片的Ghost Rider, 說實話他好像也很久沒有什麼大片了.
結論是, 普普通通的一部片, 不過讓我好好觀察了米國Maxim做的性感女性評比第五名的Jessica Biel, 第一名是我無法理解的琳賽羅涵, 第二名是Jessica Alba, 第三名是Scarlett Johansson, 第四名Christina Aguilera. 結論是, 她排第五名差不多啦...

麥當勞的外送服務

前幾天去麥當勞吃我的late dinner, 突然看到他們有一張海報, 在招外送工讀生, 要自備機車, 外送一趟可以拿20元. 覺得挺不錯的, 躺在家裡也可以點麥當勞外送. 當下就拿了一張外送的廣告單, 看下次有沒有什麼時機好用. (我真是個沒出息的傢伙, 之前看過麥胖報告之後就發誓不吃麥當勞的說)
後來隔沒幾天, 就在辦公室號召午餐吃麥當勞囉, 不過打電話過去才知道目前只有大台北地區有這個服務, 公司所在地雖然旁邊就有一個麥當勞, 不過因為是在汐止, 要到六月底才能外送.
然後呢, 今天在士林, 很晚起床, 外面又下著雨, 又是一個吃麥當勞的好時機, 所以就又用了這個電話. 電話裡說半個小時之後會到, 那就等吧.
結果在約定時間的前五分鐘, 送貨小妹妹打電話來說找不到地方, 跟她說之後跟Fiona一起下去找她拿餐. 結果WOW! 想不到是這樣送來的. 不知道麥當勞能用機車送貨的距離是多遠, 我看到的是一個小女生(是個挺壯的小妹妹啦), 像聖鬥士背著自己的聖衣盒一樣背著一個好大的保溫箱, 裡面放著兩份餐點, 淋著雨沒拿雨傘從大約一公里外的麥當勞徒步走過來.
也許附近這一家麥當勞其實還沒準備好外送服務, 所以沒有機車送餐? 也許麥當勞跟國軍一樣, 穿制服在下雨的時候不能撐傘以維護體面? 只能說真是意外呀, 雖然叫外送要多付70塊的跑腿費(其中20塊麥當勞會給這個小妹妹), 看到這個情況還是覺得挺不好意思的. 無論如何在下雨的時候也不能這樣淋雨走過來嘛... :S

缺乏氣質

台灣服務業給我的感覺, 就是缺乏氣質四個字可以形容.
從吃來說, 到處都有夜市, 夜市沒有什麼不對, 但是夜市總是濕濕髒髒的, 地上一塊一塊黑色口香糖的印子. 一攤一攤用髒的塑膠布隔開的區間, 人們就窩在小椅子上吃東西, 筷子套滿地飄, 偶爾有小狗從腳下走過. 這樣的水準, 一碗魯肉飯只能賣15塊並不過, 它就只值15塊而已.
從修車來說, HONDA的維修廠據說已經是國產品牌中的佼佼者了. 一進去至少制服是白的, 地板是乾淨的. 不像其他大部份的維修廠, 地板是萬年機油堆出來的黑色. 然後沒有制服這種東西, 通常是一件從來不洗的連身衣, 一樣也是吸滿機油. 看起來HONDA已經算是不錯了, 但我覺得還是不夠. 因為那些師傅的手還是髒的. 髒的手去修引擎已經很糟糕了, 用來調內裝更是不能接受. 用油油的手來拆乾淨的內裝, 弄得到處一塊一塊黑黑的, 不然就是到處是黏黏的殘膠. 他會不知道會弄髒嗎? 當然知道, 只是他不在乎, 又是一個缺乏氣質的例子.
人是要互重的, 在高級的店, 我們行為就會端莊, 在低級的店, 垃圾亂丟也很正常. 穿得稱頭不花錢進別人店裡別人對你哈腰, 穿得隨便花錢還要看人臉色. 台灣的服務業呀, 加油吧!

Google Patents

Google最近推出了一個新服務Google Patents! 原本USPTO網站的搜尋功能已經很強了. 不過麻煩的地方是他的圖檔格式是TIFF檔, 沒出息的IE不支援, 要另外抓個plug-in才能看. 它的掃描品質是非常好, 就是那個plug-in的操作方法很麻煩, 一次只能download一張圖, 不能一次全部download下來印.
想不到Google出了這個好東西, 一來是他可以直接線上看文件(不用一張一張換頁), 二來是他可以直接把patent輸出成PDF檔, 抓回來就可以一次全部印出來, 而不是印TIFF檔, 還要一張一張調成Fit to page... 真是太棒囉!

CMMI

公司終於又開始正視軟體開發的流程改善了, 原本可以說是根本沒有流程, 多是靠大家的能力與熱情來完成一個Project. 那過程中想當然的充滿了規格改變造成schedule不可知的改變, 各人記憶不同造成的衝突, 無結論的meeting. 能真的完成一個像樣大小的Project, 真的是一個奇蹟.
現在又找了III來當我們公司的CMMI顧問. 兩三年前已經砸了一大筆錢來請大家週末來公司睡覺了(實際上是上課啦, III的人應該是有受過催眠的專業訓練), 這次還是選III, 我實在不解, 應該是有經濟上的考量吧. 像現在剛開完kick off meeting大家精神還好, III的專家才一上場, 我看應該已經有1/3的人閉上眼睛. 這樣的訓練怎麼會有效果呢? 未來兩個星期還有21個小時的課, 看看效果吧...

旅遊這回事, 光開始計畫就很過瘾了...

好像從研一開始, 每年或多或少都會出國個幾次. 近則去香港shopping被騙, 遠則去米國出差看脫衣舞. 每次說要出國前我都會很興奮, 光開始計畫就很過癮囉...

這次要在暑假最旺季去米國待個12天, 6/30~7/13, 差個兩天機票就差好幾千. 還會遇到米國國慶, 看看這次的旅遊的品質會是怎樣... 我看我未來幾年能出國玩, 應該也都是這種爛時間了吧...

為什麼不失眠!?

我極少失眠!

除了印象中的極少數幾次, 我很少失眠. 就算在晚上喝咖啡或是濃茶也是一樣. 一直覺得這種倒下去就能睡, 不挑床也不挑枕頭的體質很不錯. 不過最近我覺得, 我憑什麼跟別人不同呢? 為什麼我對咖啡因有抵抗力呢? 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很簡單的答案...

因為我太累了, 我的身體真的太累了... 所以無論怎樣的環境, 怎樣的刺激, 我都可以立刻睡著...

差不多先生

很多人小時候都有唸過胡適的差不多先生, 或是魯迅的阿Q正傳. 他們明的暗的就是指中華民族有著做事馬馬虎虎, 得過且過的民族性. 馬馬虎虎不一定不好, 在我們說德國人做事一板一眼的時候, 馬馬虎虎可能代表我們做事有彈性. 也許比較有效率, 遇到困難的時比較容易解決. 但是反過來說, 這樣處理的結果是真的把困難解決了, 還是避開了困難?

是真的把困難解決了, 還是避開了困難?

我相信, 所有會被視為困難的事, 最後一定還是要正面面對它的. 避開這個困難, 只是逃避了一下現實, 或是對上面交待的過去, 能夠喘一口氣. 如果有這個體認, 那麼之前避開這個困難所花的時間及資源, 就一定是個浪費. 雙方都不是傻子, 你可以當差不多先生, 時間長了他也就看得出來, 報應最後還是會來的. 所以把差不多先生的習慣去掉吧!

買電腦理論

上星期在Yahoo上買了一台PC, 有一點感想, 故而整理成理論...

Yahoo的系統, 有一大堆各式各樣的PC, 有不同的configuration. 它會先告訴你這樣的configuration是多少錢, 然後有一堆option讓你可以換零件. 像是CPU升一級只要99, 再升一級只要399, 再升599. 硬碟160G變250G加200. 光碟機升燒錄機加500. Power supply也可以升級... 這其實是一個相當聰明的策略(如果Yahoo上他們是蓄意這麼做的), 因為會讓消費者覺得, 每一級都是小錢, 多花那一點小錢就可以升級, 何樂而不為?

但是如果有一組電腦, 完全符合你後來加價升級過的組合, 也在一開始的List裡, 你卻可能完全不考慮它. 為什麼? 因為這種策略會讓你不知不覺地超出預算, 會讓你想從口袋裡多掏一點錢來.

比如說, 你的預算是一萬塊要買一台電腦, 然後就在Yahoo一萬以下的區域裡找... 找了一台9900的, 然後東加西加, 加到了一萬三. 還覺得划得來. 而同樣的東西, 可能在Yahoo一萬二的區域裡就可以找到. 而這是你本來根本不打算去看的一區. 何況無論如何, 你都被引誘over budget了.

所以要能明辨這個事實, 了解自己的需要, 然後做出正確的決定...

恐懼之邦

圖片
這本書也出了快兩年了, 之前就聽過看了會顛覆關於環保的觀念, 不過一直沒有動機去讀它. 最近看了高爾的"An inconvenient truth", 對全球暖化跟溫室效應很有興趣. 也在公司裡說要環保什麼的. 結果在常上的BBS上也有人在討論, 那個好戰的BBS上立刻就分成了兩團人, 一邊覺得全球暖化的的確確就是人類造成的. 另外一邊覺得一切都是自然現象, 地球本來就有時候會變熱, 有時候會變冷. 而且這些不是學有專精的人, 居然就這麼吵了起來. 當然我也是那堆人中的其中一個. 然後反對全球暖化現象的人就端了這本書出來, 叫我們看完了再來談. 好吧, 我容易受影響, 就去買來看了...

網址在這

一瞬之光一樣, 一旦開始讀之後, 就停不下來了... 在三個晚上內, 把這六百多頁的小說看完了.

它的確顛覆了我的想法, 但也不會讓我立刻就不相信溫室效應跟全球暖化這些理論. 而會讓我開始懷疑我們所接收到的一切資訊, 到底是事實, 還是有心人士想讓我們相信的謊言. 也許他們不是故意的, 也許他們自己也深深相信他們所宣揚的一切, 但相信的人多, 不代表它就會是事實. 以全球暖化來說, 作者所持的意見是, 我們所看到氣溫變化的圖表, 其實是值得商確的.

第一是氣溫記錄的準確度, 真的有人有系統地記錄氣溫, 也許只有近一兩百年的數據, 而這一兩百年內, 通常是人工去記錄的. 人工所使用的溫度計, 記錄的人都會有很大的誤差. 而現在全球暖化所說的是過去十年, 二十年上升了零點幾到一度而已. 這跟過去的記錄想比, 很有可能只是誤差而已.

第二是所謂的熱島效應, 同樣的地方, 人口數量跟能源消耗量的增加, 都會讓它的氣溫升高. 那麼, 如果把溫記錄的圖表攤開來, 而不考慮記錄地點因時代變遷的發展, 這樣的數據圖表公平嗎? 很明顯是不公平, 而提倡全球暖化的學者們也知道, 所以他們會調整這些數據, 會把近代的數據減掉一個數字. 把它"normalize"化. 問題就在於... 沒有人, 沒有理論可以証明他們減掉的數字是合理的. 所以用這樣處理過的圖表, 再去看圖說故事. 學者們就可以任意去解釋了...

無論如何, 這本書提出來的說法跟圖表, 我也沒有辦法去查證. 但它提供了一個很合理的說法, 這個世界有一隻手, 可以藉由操控讓人恐懼的議題而獲利. 而我…

You don't know what you do until you know what you don't do

The Old New Thing裡有一篇新文章, You don't know what you do until you know what you don't do. 寫得言簡意賅, 加上他的地位, 我們說破嘴的觀念, 在他的筆下變得很有說服力.

我很土...

公司男生上廁所的地方會貼一些奇怪的文章讓我們這些人撒尿的時候可以增廣見聞. 這個星期貼了一篇, 說有個東西(遊戲!? 好像不太算)叫Second Life來著, 在米國大為瘋狂, 裡面的貨幣甚至可以跟米金有真實的匯率!

網址在這兒

怎麼說我也是天天泡在網路上的人, 這個東西出來這麼久了我一點兒也沒聽過. 趕忙抓了個Mac版的在Mac mini上跑, 結果不知道是公司網路慢咧, 還是Mac mini畫3D不夠力, 速度委實不能接受. 就沒能深入研究, 現在還不太會玩. 等我在NB上裝起來玩之後再來寫心得吧...

怎麼在兩台linux server間用scp而不需打密碼?

最近在弄一個可以daily build的系統, 希望可以每天一來就看到編好的東西, 然後測試... 這個daily build的script大致已經寫好, 主要的動作就是從SVN上checkout一份最新的code, 然後開始去一個一個package的目錄裡build, 再把所有編出來需要的東西, copy到某特定目錄, 最後用tar把它包起來, 取名為像20070315-1940.tgz這樣子的檔名. 丟到某個目錄去. 等我明天一早來看.

這樣子的缺點是我是在我自己的linux上build的, 希望能夠把我build的東西, 上傳到大家用的server上. 用samba或是為它寫個expact script都是個辦法. 不過好像總沒有比直接cp來得方便.

那麼, 就用scp來copy吧, 唯一的缺點就是要打密碼. 小小的研究了一下, 相當的容易, 方法如下.
1. 在自己的linux上打ssh-keygen, 然後接下來的問題都直接按enter跳過.
2. 上一步應該會在~/.ssh/裡產生幾個檔, 把其中id_rsa.pub copy到對方的~/.ssh/, 並改名為authorized_keys (如果已經存在了, 就append到它後面吧)
3. 完成

這樣就可以直接在script裡, scp xxx.tgz 192.168.1.xxx:/var/www/html/dailybuild/ 把編出來的東西送上server去囉...

煙火式的慶典

近幾年開始在各大節慶裡喜歡加一段煙火秀, 當作是活動中的一段高潮並沒有什麼不好, 但若它就是整個"活動"的話, 那就缺乏了一點內涵.

對於主辦者來說, 煙火是最簡單的節目, 只要砸錢下去買煙火, 弄好相關的地點跟消防措施, 就可以辦一個讓大家期待的煙火秀了. 可是煙火秀這種東西, 放了就放了, 事前看不到, 事後也很快就忘了, 但所費不貲. 花個幾百萬甚至幾千萬燒個幾分鐘, 留給大家的是什麼呢? 在元旦過後幾天的報紙上我看到一個半版的賣房子廣告, 照片裡黑壓壓的一群人全都拿著手機或相機在拍中間的那根白白的101. 是的, 想想我們去看煙火時的情境, 是不是大家人擠人找一個最佳的暸望點, 然後拿些大大小小的設備試著把它拍下來!? 我們真的enjoy這180秒嗎? 還是呆呆的透過小小的手機螢幕或相機觀景窗在看? 180秒過後, 高潮結束, 大家再擠公車, 捷運各自回家. 只留下滿地的垃圾給明早辛苦的清潔隊員...

這樣的活動, 政府花了大錢, 民眾也沒有實際參與, 花了大家的錢跟時間, 只爽了180秒, 只留下了淺淺的回憶.

昨天元宵節, 我家小小在基隆七堵, 也在河邊放了90分鐘的煙火, 我去了一趟台北來回, 回來還在放. 我真不知道什麼時候七堵這個小地方變的這麼有錢, 可以這樣子揮霍了咧.

我建議, 在這種節日裡辦一些活動, 像巴西嘉年華會一樣, 讓民眾可以組團打扮成亂七八糟的樣子, 在信義區遊行. 甚或是像泰國潑水節, 西班牙瘋牛節, 還有哪裡的丟蕃茄節. 這樣事前的準備, 到活動進行中, 到事後的回憶. 可以讓民眾比較有參與感, 也不用花大錢來燒. 這樣應該比較有意義一點...

你想通了嗎?

圖片
開始為自己讀的書作個記錄吧.

就從最近這一本開始, "你想通了嗎?". 作者是"傑拉爾德。溫伯格", 我還不知道這傢伙是誰, 還沒像信服Tom DeMarco一樣的信任他的想法. 也許是我有眼不識泰山, 但我看他作者簡介裡那麼輝煌, 我的書架上已經先放好了他另外兩譯作, "溫伯格的軟體管理學"及"領導的技術"在排隊等著被我看了.

這本書的副標是"如何靈活思考, 解決問題", 而在書中其實並不是那麼強調如何解決問題, 而是用許多故事來強調如何發現問題的定義. 很多問題並不如問題一開始所顯示的那麼單純. 工程師的解決方法很有可能只是解決了外表上的現象, 而不是問題的本質. 像是西醫跟中醫的比較, 西醫是哪裡有問題, 就開哪裡的刀, 問題解決. 而中醫試著去了解病痛的根源, 然後用改善體質的方式來去除症狀. 難說哪一種比較好, 因為在很痛或是很急的症頭時, 總想用比較快速的方式來解決, 也就是西醫的作法.

這是本需要一讀再讀的書, 我相信每一次讀都會有不同的心得, 在這裡先quote幾句書裡的話草草結束這篇讀書心得吧.

人們無法溝通他們不知道的東西---或著, 他們不想知道的東西Chapter 18
不管看起來如何, 人們其實很少真正知道他們需要的是什麼, 直到你給了他們要求的那些東西Chapter 18

希臘羅馬大軍 VS 中原武林人士

羅馬大軍之所以橫掃歐亞非三洲, 有一個原因是他們的方陣跟長矛. 方陣持著長矛的小兵排成n x n的陣勢(查了一下, 羅馬因為是在山坡上, 所以陣比較小, 是8x8. 瑞士方陣則因為在歐陸平原, 所以陣很大, 是30x30, 甚至40x40), 一個軍隊就是由很多個這樣大小的方陣組成.

這樣的方陣在接敵的時候, 因為是整個面去面對敵人, 就像總統府前的保警一樣, 拿著一堆盾牌往前走, 每個人要負責的區域很小, 很明確, 所以很有效率. 而方陣可怕的是, 它是源源不絕的. 前面的倒下, 後面同樣位置的立刻就補上, 整個面還是有完整戰力的, 不用花時間去rotate人力.

而小說中的中原武林人士呢? 每個人都得花個十幾年到幾十年天天練武, 練個內外兼修, 一掌可以打死一個人, 一跳可以跳個三層樓高. 可是咧, 不是每個人都可當武林高手, 我們大多人的資質恐怕只是個武修文這種貨色, 要像郭靖那種笨蛋又有那種機運可以練成絕世高手的機率微乎其微. 而且像這樣的高手, 又能對付軍隊中的幾個人呢? 100個算多了吧...

OK, 拉回來我想要說的. 對我來說, 羅馬大軍就是大公司有系統的資源戰, 當它的大輪子轉過來的時候, 也許他轉的很慢, 但任何人都是無法阻擋的. 而對小公司來說, 也許裡面有幾個小高手, 用武林人士的方法也是可以造成幾場小戰役的勝利, 但如果覺得多幾個這種小勝利就可以攻城略地. 就可以打仗了, 似乎還是太天真.

但也不是真的就那麼悲觀, 小公司就沒有成功的機會. 而是方法跟心態上要做一些修正. 用小公司全部的資源, 用小規模的方陣戰來打大公司還沒有進去的市場. 小公司的上駟總該比大公司的下駟來得強吧? 但是打法還是要一步一步來, 針對一項單一的技術來突破, 在那一項技術的領域裡做到頂尖, 做到大公司想進來也進不來. 在突破該項技術之前, 不應該想著拉開陣線來同時打多個面向. 因為你就是資源不夠所以才只能先做利基市場. 同時打多個面向, 就算是可以找ODM的solution來整合, 做出來的東西也只是半調子, 也是了勝於無的雞肋, 市場不會appreciate it, 愈來愈精的user(看engadget這類網站上刻薄的言論就知道了)會很嚴厲地批判各個半調子的功能, 吊在廣場上跟大家說.

MS Zune是個bad idea嗎? 至少是個挺有趣的idea, MS想到它, …

當眾打手槍的作者, 白石一文

圖片
在這個年假, 我讀完了一本小說, 一瞬之光. 它是一本很好讀的書, 除了裡面過多難記的日本人名, 它是會讓人一但開始讀, 就會想一口氣看完的小說. 為了這本小說, 我的左手背上多了兩條爪痕(因為跟女朋友搶這本書的初六閱讀權).

但是, 我說作者在當眾打手槍...

我之前完全沒看過這個作者的文章, 但在看到一半的時候, 作者當然沒明說, 但我覺得, 這跟倪匡之於衛斯理一樣, 作者把自己幻想的人生, 投射在小說主角橋田浩介身上.

橋田浩介是個三十八歲的企業精英, 從入社會以來就是扶搖直上, 沒有遇到什麼困難. 雖然在最後因為企業派系的關係, 被派系的老大出賣, 導而辭職, 離開了公司, 但基本上這個傢伙是個噁心的傢伙. 這麼說吧, 他三十八歲, 在書上不知道說了幾次自己的長相俊美, 從小就被女人追求, 造成很大的困擾. 這是其一. 在書中, 他逞兇鬥狠的次數有三次, 第一次在停車場不知道用什麼關節技一下子就制服了一個高他十公分的酒吧老闆來個英雄救美, 第二次在路上狠狠地揍了一個像那個酒吧老闆的輕浮小子. 第三次是在他知道派系老大出賣了大家, 害死了一個好人, 他豪邁地拿著刀刮著老大的脖子要他下跪道歉... 哎呀呀, 這三個場景沒有一個不是我們這些熱血男兒想要發揮的地方呀, 誰不想英雄救美, 誰不想狠狠揍路邊看不順眼的混混, 誰不想要混蛋老闆下跪道歉? 他在小說裡讓主角做到了! 這是其二. 書中圍繞著兩個女人, 19歲的香折跟28歲的塯衣, 香折是個楚楚可憐的女孩子, 塯衣是個大老闆的女兒, 大家閨秀. 兩個人都是完全地依賴主角, 一個是生命上的依賴, 一個是情感上的依賴. 如果沒有主角, 香折應該死好幾次了. 塯衣這個在書裡形容得大概長得像林志玲的美女, 廚藝又是一級棒, 卻也是不知道什麼死心眼要賴著主角. 裡面一邊像旁觀者一樣道貌岸然地說靠近香折的男人都是為了跟香折上床, 而自己怕傷害香折, 雖然一起睡了好幾次, 但從來沒有這種念頭. 但跟塯衣在一起的時候又說自己多行, 可以整天搞. 還有一次用了整整三頁寫了像A片裡一樣的白爛對話. "喝啤酒不能滴出來喔, 滴出來要處罰", "喲, 滴出來囉, 要處罰", "說! 求求你處罰我", "怎麼沒加請呢?"... 馬的死變態, 這是其三. 第四點就簡…

Saying "I don't know" is nobel

學然後知不足, 書到用時方恨少. 都是在說知識到要用時, 才發現自己其實知道的不夠. 這個時候坦白說, "我不知道", 是誠實且高貴的. 也許有人認為說不知道代表自己能力不足, 是示弱的行為. 而事實上明明自己不知道, 然後被問到的時候東拉西扯一大堆言不及義的東西來掩飾再被看穿, 更是一種示弱的行為. 大多數的人應該都受夠了藉口, 而容易被看穿的藉口更令人不耐. 李敖說, 我們可以接受謊話, 但不能接受很爛的謊話, 因為這樣把我們當白痴. 在電影恐懼的總和裡Cabot也跟Ryan說, 你不知道的事就坦白跟總統說不知道, 就算你知道但不確定的事, 也說不知道. 免得提供錯誤的資訊, 造成錯誤的判斷.
我們不是美國總統, 但我們也需要正確的資訊才能做出較正確的判斷. 不然就是GIGO囉!
所以, 在自己有疑慮, 沒把握的時候, 就說不知道吧, 這是高貴的行為.

神奇的Wii

在2/15的時候託朋友從香港帶了一台日版Wii回來, 搭了一對左右手跟Wii Sport. 我曾經在路上聽過路人甲說, Wii才是真的次世代主機. 現在玩過後才覺得真的是該這麼定義.

我們一定需要超強的硬體, 做出非常擬真的3D game才好玩嗎? 開賽車時, 一旁的風景的精確度does matter? Wii用相較之下比較便宜的硬體, 從另外一個方向, 讓從小學到五六十歲的人都願意玩, 的確是個新藍海.

這次過年從在唸國中的表弟, 到六十歲的姨父, 都能立刻上手玩起來. 如果是以前還是用game pad的遊戲機. 別說是他們了, 我都沒法玩起來. 我玩XBOX360的時候有一點障礙... :S

Opera為Wii寫的Browser也是一絕, 應該是我用過最好用的在電視上的browser吧, 配色優雅又好操作(當然WiiRemote幫了很大的忙). Flash Video也都能看, layout又跟在PC上看的一模一樣, 中文支援也OK. 這真是太神奇了傑克.

它還有一個設計, 就是有以前任天堂出的遊戲機的模擬器. 等於有了一台Wii, 就可以玩以前NES, SNES, N64, Genesis跟TurboGrafx-16的遊戲, 而上面的遊戲可以直接透過Wii上網去買...

買回來想說光玩boxing可以減個肥, 不過沒想到這麼好玩, 最近應該會再敗兩個遊戲回來玩吧.

Wii官網

Dreaming in code...

圖片
最近在看這本書, 只看到第二章而已... 第二章說了一堆美國國防部花了幾百M, 外包軟體失敗的例子. 民間企業像麥當勞也是, 花了170M, 做了一個失敗的薯條監測程式. 發生的狀況百百種, 但書上說...
Though details differ, the pattern is depressingly repetitive: Moving targets. Fluctuating goals. Unrealistic schedules. Missed deadlines. Ballooning costs. Despair. Chaos.
Standish surveyed 365 information technology managers at large, medium, and small companies and found that only 16 percent of their projects were successful ("completed on time and on budget, with all features and functions as initially specified"). Of the remainder, 31 percent were "impaired" or canceled---total failures. The rest, 53 percent, were considered "project challenged," a euphemistic way of saying that they were over budget, late, and/or failed to deliver all the promised features and functions

Mess with MSN Messenger

好用的小東西

扭曲的台灣新聞界

我相信這絕不是人民的水準, 而單單只是新聞界那堆無腦記者的水準.
〈獨家〉王又曾穿西裝逃亡 一套3-6萬
救夫! 王金世英得花3千萬台幣
落難「王」搭經濟艙 夫婦省下22萬
月入約80萬 「毒」形象 大炳恐面臨換角
然後還有一大堆什麼庹宗康吸大麻, 停了幾個節目, 一個月少賺多少錢. 王金世英今天花多少錢要去保王又曾, 坐什麼百萬名車之類的新聞. 這些新聞有什麼共同點? 就是錢錢錢...

真的有人在乎這些金額嗎? 對新聞來說, 有數據當然很重要, 就像寫論文一下, 有數字, 而且要正確, 這是最好的. 可是這些金額有任何新聞價值嗎? 我有需要知道王金世英逃走的時候, 公事包裡有多少錢嗎? 任何人有需要知道嗎?

TVBS記者陳珈螢:「王金世英離開台灣的時候,西裝筆挺,帶著一個公事包,而且裡頭還裝著10萬美金。」

事實上,王又曾夫婦為了逃亡,已經準備好了充足的銀彈,力霸財務危機,王又曾和王金世英,早就在上海,機票錢最便宜的經濟艙一人要1萬5,頭等艙5萬5;兩人還躲在一晚2萬4的總統套房內,待了一個多星期,花了近24萬;然後,1月15日搭機飛到美國,經濟艙5萬5,頭等艙要14萬,這回暫住朋友家;2月2日又從美國經新加坡飛緬甸,票價3萬多,最多花了66萬台幣。


這什麼玩藝兒啊, 還幫忙一個一個去算, 加總. 現在台灣新聞不報世界大事, 不報山林角落需要觀察的地方, 就報這些雞毛蒜皮的數字. 這個目的是為啥? 要挑起平民老百姓的怨氣? 政局亂, 第四權也要負一點責!

老爸的人生智慧

老爸曾經語重心長地說... 你看一個人啊, 當他開始搞神秘的時候, 這個人就完了. 然後舉了幾個他朋友的故事. 現在我也有同樣的感覺, 當一個公司在搞神秘的時候, 要嘛它要大發了, 要嘛它就完了... 到底會是哪個咧??

不經一事不長一智...

在ARM上寫了幾年的程式, 今天第一次de到一個關於Portability的bug...
問題出在一個叫libmimic的library裡, 同樣的一段程式, 在x86/Linux上跑, 結果是正確的. 但是在ARM上跑, 畫面就會出現很多奇怪的黑白線條. 原本以為是在ARM上面, floating point變數運算時精確度不足, 所以某個table的值會算錯. 結果trace了半天, 發現裡面所有的table都是正確的, 是到最後產生圖片的的一個填顏色的地方才出錯... 搞了很久才知道原因. 下面這個網址有答案...

http://www.network-theory.co.uk/docs/gccintro/gccintro_71.html

原來在ARM上gcc它似乎是不支援signed char這種type, 像下面這短短兩行code, 在ARM跟x86上結果就不同:
signed char c = 0xFB;
int i = c;
在x86裡, i = 0xFFFFFFFB, 而在ARM裡, i = 0x000000FB

就是這個原因, 造成libmimic做出來的結果, ARM跟x86上會不一樣...

How is your day?

今晚在車上聽Johnny的節目, 他問了一個問題, 到底是"How is your day?"正確, 還是"How was your day?"正確... 兩個答案都有聽眾認為正確, 我覺得是前者, Fiona覺得是後者. 以前我會想很多, 覺得只有一個是對的, 腦子裡這樣想來想去, 最後就不會開口說出來. 後來跟幾個老外接觸過之後, 就覺得這兩種說法應該都OK, 怎麼說都可以. 不會在意去追求那"正確"且"唯一"的答案... 因為這個世上不需要那麼精確, 而且大多數的情況下都是在"不確定"的狀態下反應的. 最後的結果也不會太差.

這樣想想, 就覺得現在的我在工作上還是非常不成熟. 還在追求那"正確"且"唯一"的答案. 希望能有非黑即白, 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指令, 沒有明白的指令就要求上級或同事給一個明白的答案, 不然沒法做事. 原來我還是幼稚地沒有認清這個社會這個環境是由人組成的, 因為人性而很難給一個明確的答案或作法. 一個Project難也難在處理這些不確定性, 如果全部的事情都能這樣按部就班地規畫好, 那也算不上是個新的, 或是有意義的Project.

Apple

Apple這個公司真是amazing!! 昨天發表的iPhone想必大家都想要一隻, 我的MSN的contact list上已經一大堆的人在哈這隻手機了...
恰巧前幾天買了一本叫"The Apple Way", 介紹Apple這家公司的書, 裡面談到了一些十分有趣的歷史... 其中有一件是提到在1985年前, Gates寄信給Apple的President Sculley, 希望Apple可以把MacOS license給大家.

網址在這兒

哇哈哈!!! 保齡球分數破新高...

為了振興部門的運動氣氛(睜眼說瞎話, 公司最不運動的大概就是我了...)以及融洽部門情感, 又去打了一次保齡球. 因為時間的關係, 依照往例只有打兩局, 第一局熱身, 第二局就正式比賽啦.
上次我在這種制度之下, 在第二局打出166分的滿意成績. 想不到這次在還沒熱身的情況下, 就打出178分的生涯新高! 還有兩隻火雞哩! 我以後打不出這麼高的成績怎麼辦啊!?

我還是得說...

現在想想, 我的個性跟小時候已經很不一樣了...在小學的時候, 我最討厭的是說話課(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 在課表上就叫"說話課"). 這門課要小朋友輪流上台去說一小段笑話, 或是故事. 我很難把一個故事很詳細地背好, 然後一字不漏的說出來. 所以我很討厭它, 甚至害怕它... 這其實是一件很好笑的事, 因為上台報告, 何必要把每一個字先想好, 背起來, 然後在上台的時候照本宣科呢? 我當時不能接受這種作法, 甚至到研究所報paper我都還會這麼做... 上到國中, 高中... 即使曾經做過高中社團的社長, 還是不太習慣在台上講話, 友社社慶要我上台講幾句恭禧的話, 我也說的面紅耳赤. 到了大學, 一定沒有幾個人知道, 大學四年以來, 我最擔心的課居然是做專題. 倒也不是專題本身有什麼難度, 而是最後也是要輪著上台報告. 總而言之, 在我前二十幾年的歲月中, 我是害怕在大眾面前說話的.直到最近, 我覺得我的這個症頭應該是有好轉的跡象. 至少在最近幾次咪挺中, 我把我的意見說出來了. 即使這個意見不見得好聽, 但是我還是得說... 在以前, 我應該會把話吞下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