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9月 27, 2007

某種情況下你會很無力...

就是你希望他好, 但當事人根本不在乎的時候...

我有一個經典的例子, 我弟弟屬豬, 某次真的很生氣罵他豬的時候, 他蠻不在乎地說, 是啊, 我就是豬... 乍時會有一種深深的無力感, 覺得你揮出了一拳, 打是打中了, 可是對方完全不會痛, 而且還樂在其中.

老師可能常有這種感觸吧, 學生爛泥扶不上牆, 又不能當掉他們, 一定得讓他們畢業. 唉...

3 則留言:

汪汪 提到...

靠邀..幹嘛拿我當例子

Mac 提到...

還真有傻子會對號入座

汪汪 提到...

你這個都指名了...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