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月 28, 2006

新手機的折磨

原本用的SE T610已經開始小毛病不斷, 來討債了. 經常講一講就自動關機, 一通電話得重開三次機. 要不然就是播出去, 電話都說完了, 螢幕還在播話中的畫面, 之後就按什麼鍵都沒用了. 所以這個星期以來一直都在survey新手機.
選手機, 一件很單純的事情, 之前幾隻都沒什麼大問題, 很容易就可以下決定, 沒想到這次那麼難.
一開始先上手機王大致上看看, 先用我很確定的條件filter一次, 條件只有兩個, 非韓國機, 要有藍芽. 嗯, 結果有幾十隻, 日本機好像很小又很有設計感, 那看看日本機好了. 結果Sharp, NEC, Toshiba等等出的機子的確是很棒, 可惜功能強的不配遠傳似乎大多數功能都不能用, 功能不強的又沒有藍芽. 那好吧, 放棄日本機.
唔, 那台灣機呢? 在放棄歐美機之前, 還是先別考慮台灣機吧... 原諒我崇洋...
那再看看NOKIA, hmmm... 為啥每一隻都長得那麼像? 雖然我以前覺得NOKIA的使用者介面是最順手的, 可是外表這一點... 淘汰!
那再看看Motorola, V3似乎不錯, 很薄, 之前看別人用也覺得挺有質感. 唔, 似乎又有個新的V3i出來的, 價錢也還好, 去店裡看看吧. 唔, 看到實機之後, 覺得薄歸薄, 可是好寬啊... 再看看別的, L6/L7? 挺不錯的, 外表至少也是薄的, 跟別的機子有個區隔. 有藍芽有相機(30萬? 沒關係, 就算是2M相素照出來的我還是覺得跟DC照的有差). 好吧, 就列入考慮名單吧.
再看看別家的, Panasonic似乎也有一系列薄的機子. 掃了一下, 看來VS系列的東西都一樣, 只有些多了可以換殼, 或是有外螢幕等等不同configuration. 這些對我來說都不重要. 又看到一隻老機子, X800. 它好玩的地方是它的OS是Symbian, 可以自己灌軟體, 從來沒玩過, 對我來說可新鮮. 所以著實認真的考慮了好久. 不過在yahoo拍賣上錯失了兩隻極新的二手機, 都只賣四千多. 消費這種事就是講衝動的, 過了這兩三天, 衝動已經消失了... 而且後來除了外表跟功能之後, 突然覺得待機時間也很重要, 這隻的待機時間太短了, 只有一兩天. 所以也放棄吧...
再來又看到遠傳在電視上廣告的NEC 520i, 薄的真是可以了... 也調查了好一陣子, 結果發現他待機時間更鳥, 而且電池還不能換, 直接出局吧.
花了那麼多時間, 又繞回原點, 發現還是L7符合條件, 那就別再聽別人的意見, 就做決定啦, 就買L7.

做完決定到要去買, 又是另外一段故事了...

赤眼玄機 (Red Eye)

很有趣的小品電影, 女主角也漂亮, 我特別喜歡她的眼影...
看了老半天還不知道這個赤眼到底是赤個什麼勁兒... 干紅眼睛什麼事...

後來跟Fiona談起, 沒想到她居然理所當然的說, 紅眼班機啊!? 就是很晚的飛機嘛...
我後來再才wiki上查, 果不其然, http://en.wikipedia.org/wiki/Red-eye_flight, 凌晨一點到四點的飛機就叫Red Eye...
學到一課!

星期六, 1月 21, 2006

斷背山

平鋪直述的一部片. 看得出來故事想說什麼, 也很了解有人會為這種壓抑的感情而感動, 但就是無法讓我有共鳴...

星期日, 1月 08, 2006

討厭放話政治...

我這裡討厭的不是那種兩方都透過媒體高來高去的放話, 而是一堆高官(其實只有最高的那兩個), 喜歡在有媒體的不恰當場合講有關政治的事.
比如說吧, 經常可以在新聞上看到陳阿扁在總統府接見某某國家某某人, 然後在演講的時候說一些台灣憲改或是當時在野黨的壞話. 呂阿蓮也是一樣, 印象最清楚的就是在交大畢業典禮的時候, 她是來賓, 上台就開始講去年的什麼什麼時候, 319槍擊案什麼什麼... 幹嘛啊? 好好的一個畢業典禮, 妳就不能好好說些祝福這些畢業生的話, 扯那些有的沒的幹嘛? 前幾天的哈佛校友會也是一樣, 蓮奶奶能說話的場合還不夠多嗎? 為啥要弄得那麼難看? 要知道聯考作文文不對題是0分耶, 在什麼場合就說什麼場合的話, 就不能管管好自己的嘴巴嗎? 有說這一類的話, 為啥不能像米國安排個草地, 找一堆記者來, 讓總統要說什麼就說什麼, 什麼話題都可以, 然後記者一定報. 這樣不是活動參加的人高興(老實說當時交大那場, 身在台下的我實在是一肚子大便), 主人說的話也有人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