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07的文章

About

2008/9/19 Blog大改版, 首次改用三欄式template, 加入FeedBurner及FunP
2008/9/25 加入FunP貼紙

人哪...

我在公司的停車位, 位子並不是頂好, 不過停習慣了, 停進去也沒什麼困擾...

它是一層三台, 一共兩層的結構. 而且還分前後排, 總共可以停10台車. 我是後排中間第二層的那一台, 所以不管是其它四台哪一台要出去, 我車都會被升到上面去. 所以通常我下班的時候, 都要等它們洗牌一陣子, 才能開出去. 不過一樣, 習慣就好...

前幾天呢, 我在一樓等電梯, 要到地下四樓的停車位. 電梯門打開, 一個老頭. 我知道他是誰, 經常在洗我那一個block, 前排上層的一台Audio A4. 我以為他是個洗車的...

因為都是要到B4, 中間又是家樂福不停, 所以我一進去就回身, 直接站在電梯門前, 沒有往電梯裡走. 到了B4, 門一開我很自然地就往前走. 結果那個老頭突然變得很猛往前衝, 結果我們兩個就在電梯的那個門框上卡了一下. 我"以為"是我不小心, 沒讓他. 我連忙道歉說對不起. 他頭也不回的走了. 3秒鐘後, 我才想起來為什麼...

我認得他, 他自然也認得我, 知道我是開後排車的人, 而他是開前排上層的車, 如果我先走一步的話, 他勢必之後要等個一兩分鐘等我開出來, 跟等機械停車位洗牌洗好.

所以, 是他"故意"撞我的, 他為了圖這兩分鐘故意撞我的. 而不是我不小心. 我又不會在意讓他先, 幹嘛吃相那麼難看... 這老小子... 呔!

學校教育對某類人還是有幫助的...

我從高中就排斥學校教育...
在教室裡經常看著窗外, 想著人類怎麼幾千幾百年了, 想到最好傳遞知識的方式, 居然只是把人關在小房間裡, 一天八小時密集地"上課"? 而且是一個權威老師, 在台上自彈自唱?
上了大學, 研究所, 狀況就好很多了, 畢竟大多數的課能發揮的空間比高中大的多. 而且忘了在哪裡看到, 說大學跟研究所, 重要的並不是學到什麼真的知識, 而是學到解決問題的能力.

說得真對啊, 解決問題的能力! 解決問題的能力是很抽象的, 王永慶小學畢業, 可他現在的成就, 知道他解決問題的能力很強. 川普他是拿到正統高等學位的, 看他的書, 也知道他解決問題的能力很強. 所以應該可以推論出, 解決問題的能力, 跟學歷是沒有關係的, 跟個人有沒有很強的意志想要解決問題比較有關.

可是想要解決問題, 除了意志之外, 應該還有知識... 意志強的人, 知道問題在哪裡, 自已會去鑽研, 去取得相關知識. 意志弱的人, 就得靠學校教育一步一步教, 有教的就會, 沒教的就不會. 自然解決問題的能力就比較差.

所以... 我的結論是, 一個人行不行, 跟學歷無關, 跟他的意志力有關. 行的人, 他所需要的知識, 不一定要靠學校, 學位才能給他. 而被發現不行的人, 短期也許是當下知識不足以解決問題, 但如果長期也是如此, 那應該是想解決問題的意志力薄弱, 沒有動力去找出解答. 這種人就要學歷跟證照來保護自己. 這種人還是滾回學校吧! 社會是很黑暗的!

扣帽子, 好可怕...

我們國家領導人, 什麼都不會, 就會選舉. 選舉一到, 整個人就活了起來. 選舉手法跟共產黨一樣, 扣帽子.

這個大概是他姓李的爸爸教他的, 從以前扣帽子說別人不愛台灣... 到今天發展到說"捍衛中正紀念堂 就是捍衛大中國意識和黨國體制", 這麼複雜的句子.

好可怕喔... 前者這種話是先發明的人先贏, 像patent一樣, 你先說了愛台灣, 別人就不能愛台灣了. 別人不管做什麼, 都可以扣個"不愛台灣"的帽子. 問題是, 什麼是愛台灣的具體表現呢? 這麼抽象的"形容詞", 沒有明確的定義, 還可以隨便扣人, 被扣的人還得花上半天力氣說自己其實也是愛台灣的, 不過台下就沒人信.

後者更是可怕了, 捍衛中正紀念堂這件事, 捍衛的不一定是它的建築物本身, 而是捍衛一種思想的自由性, 一種對制度的尊重. 老蔣在我出生前幾年就掛了, 我對他根本沒什麼好惡, 對於那麼大一個中正紀念堂, 唯一的記憶也只是高中的時候經常在國家音樂廳前的走廊聚會. 它的存在對我來說, 毫無"大中國意識和黨國體制"的意義. 這個區域的存在價值(在大台北地區有這麼大一塊公園), 比它叫什麼重要的多. 但我仍是不希望它改名.

更精確的說, 不是不希望, 而是不贊成... 它叫什麼名字我根本不在意. 而是我看到執政黨, 無所不用其極地修法, 改主管機關, 降低主管機關層級等等方法, 讓它變成歸教育部管. 然後在杜大部長的手下執行更名的方法. 實在太可怕了.

更名是很重要的事嗎? 它這個名字壓迫到了誰? 有即刻性需要這麼多大動作來更名嗎? 在這種小事上都可以大張旗鼓地做這麼多動作, 讓我們見識到律師的手段, 那之後的更多更重要的事, 是不是會有更可怕的手段? 強迫性地被執行?

M型社會, 不只是經濟上的兩極化. 政治權力上也是. 政治上沒有中產階級這回事, 只有掌權者跟死老百姓, 而死老百姓是最最最多的. 這麼多老百姓的意識, 只有少數幾個委員跟政府官員有"解釋權". 而解釋出來的東西, 是不是真的是老百姓的聲音? 似乎不是那麼重要了...

如果不能改變制度, 那就在制度下改變現狀. 現在的方法看起來也就只能投票. 可是枱面上幾個人又都是爛瓜, 怎麼辦?

平平一樣電器, 價錢可以差多少?

家家戶戶都有的東西, 電鍋. 一個電鍋能有什麼高深的技術?

最近負責要買些電器, 電鍋這個傳統上認為"大同電鍋"是最棒的, survey一下, 十人份的大約1350元. 然後yahoo bid上有一堆奇奇怪怪長得像大同電鍋的, 價錢從600~999不等. 那在百貨公司看到的咧?

象印IH飯鍋! 六人份不囉嗦, 12500元! 什麼玩藝兒, 只能蒸飯的東西居然比萬能的台灣之光大同電鍋貴了十倍!(象印的是六人份的錢, 10人份的忘了)

為什麼一個每家人都有的東西, 可以創造出不同的價值? 電鍋不就是煮個飯, 蒸個包子用的東西, 日本人為什麼就是有辦法想些奇奇怪怪什麼均勻加熱, 加壓成1.3個大氣壓什麼鬼的來煮飯, 說會又香又甜營養又保留? 外型又好像3C產品一樣亮晶晶加一堆按鈕, 大同電鍋為什麼幾十年還是長得一個樣?

說穿了就是講究兩個字...

富過三代才知吃穿, 台灣現在的環境, 基本上大部份的人對物質上的享受, 大扺還在"有就好"的階段. 人家有車我也有車, 人家有表我也有表. 有這個東西, 能動就好... 對於它的細節, 還沒到"講究"的地步...

當消費者這樣傻傻的就算了, 不講究可能還代表省了些錢...

但當生產者的時候呢? 不講究就代表產品只能有1350這個等級的價錢, 再不爭氣一點的, 就只有600~999這個等級. 可是眼光拉遠一點看, 世界級的產品可是12500起跳的耶! 人家賣一個頂你賣三個, 但是人家sales只要花一次的力氣來推銷...

所以所以... 對公司RD嚴格一點, 做出規格是世界等級, 東西賣得貴, 利潤也高, 有噱頭, 產品就好賣. 產品好賣, RD就有成就感, 就更有幹勁做下一個世界等級的產品. 成為一個良性循環. 所以一開始眼光放大一點, 多投資RD, 少算計點眼前的成本, 可能會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