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1月 29, 2008

教召回來了!

之前有提到, 我11/23~11/28要去斗煥坪教召六天五夜. 現在, 我回來了!

因為要離開一個星期, 前一天星期六先把太座送回娘家, 23號星期天的中午在豐原用過午餐後, 就去火車站, 目標竹南站. 小睡了四十分鐘後, 就到了小小的竹南站, 還在恍忽的時候就看到車站外有人在徵兵, 馬上湊過去問怎麼去斗煥坪. 原來在火車站對面有客運, 20分鐘一班, 22塊錢就夠了, 到斗煥國小下車.

時間還早, 不太情願就這麼就範, 在那裡的全家便利商店晃了晃, 買了一瓶竹炭水就上路了!

車上看起來有幾個也是要去當兵的小子, 大家有默契地交換了一下眼神, 但都沒有說話, 就這樣一路靜靜的前進. 這個地方實在很鄉下, 路上大多是三層樓以下的房子, 電話號碼只有六碼, 商店的招牌也是老老舊舊的那種鐵片做的. 看起來是個純樸的小鎮.

一進營區, 第一關先驗教召令, 再驗身份證. 一查之下才知道, 原來我幹的是兵一連的第三排排長吶. 當下發了一個資料袋跟少尉的肩章跟領章. 又問有沒有帶手機, 如果有的話要把sim卡抽掉, 自已保管, 手機要收走, 將來一天有三個時段可以拿回來打, 但是如果是有照相功能的, 就不行. 很多人知道一些小技巧, 可以把手機夾帶進去, 其實不是很必要, 因為公共電話很多, 而且協訓幹部不太管我們, 有很多機會可以打電話. 第二關是說明關, 一個幹了一輩子軍人的傢伙來跟我們喇賽, 說我們很了不起啊, 國家需要你的時候能立刻放下手邊的工作來這裡報到. 然後強調在教召的這裡星期裡, 大家的身份就是軍人, 如果犯法的話是以軍法處置的. 而大家都是幹部, 之後一般兵來了之後, 如果他們言語上或是肢體上有衝突, 那可是暴行犯上, 又列了一堆法條, 大概是要關個五到七年吧. 大概是說給我們心安的.

第三關是體檢, 那個穿醫師袍的應該是個偽醫生吧. 只問我有沒有重大疾病, 就直接蓋合格章通過了.

第四關是驗專長, 桌上剎有其事的放了一把65K2步槍, 問我知道這是什麼吧? 我回知道, 他就又蓋了個熟悉或是精通的章在我的資料表上. 至此報到手續算是完成了, 來了個人把我從門口帶去連上.

兵營大概都是一樣的吧, 跟成功嶺和關西的結構一樣, 都是一樓中山室, 二三樓大寢, 左右是廁所跟浴室. 到的連上第一件事就是換裝, 換上軍服後就跟死老百姓的生活說bye bye了. 連上總共有四個排, 16個班, 再加上大約3~4個不屬於任何一個班的兵. 所以總共大約18個班長, 18個副班長, 4個排長, 一個輔導長, 一個副連長. 連長蹺召, 不來! 換好之後不意外的就是要乾等, 等到陸續來的人夠多後再一次帶我們去找旅長, 旅長正在為所有幹部演講, 解說我們這幾天來的目的跟附近的環境設備等等. 聽完之後, 才不過五點多, 整個晚上居然就沒事了! 只記得隔天要去宜蘭踏青, 十點不到就上床了, 當晚是我睡得最好的一晚!

第二天星期一, 天氣有點陰. 因為很早睡大家也都很早起, 內務大概弄弄就下去集合, 全付武裝加板凳. 沒錯, 就是加板凳. 板凳不是中學時用的那種可以折的童軍椅, 而是大家家裡可能都會有的小圓塑膠椅. 在這五天中無時都可以看到我們國家的革命軍中在行進間人人手中都拎著一個小圓椅子這種不協調的畫面. 大家帶著自已的小椅子, 就向司令台前已經停好的四台遊覽車移動, 目標是宜蘭!

原來我們負責的區域是宜蘭縣, 當天就是載我們去看看當地的地型, 順便在旅長的地盤用個餐. 為了給國防部保有一點機密, 我們精實的訓練過程就不說得太詳細了, 只能說因為二高塞車, 我們大半天時間都花在高速公路上, 看了兩部電影.

回來之後又是沒事, 吃過晚飯洗完澡就可以睡了, 就等第三天一般兵來報到. 這天晚上我被隔壁床的班長打呼吵得我睡不著, 半夢半醒到了早上.

第三天星期二, 一般兵報到的時間是8點到12點. 跟我們12點到4點不同, 一大早就陸續有人來報到. 有幾個我不知道是傻還是怎麼著, 八點二十幾分就到了, 先到是不會先走的, 老兄! 來了也是一樣, 先點裝備, 然後換裝. 有空的話就先填資料, 有些生活公約之類的制式文件要簽名. 我們國軍很精實的, 在他們報到的第一天下什就開始正式上課了! 這天上的印象中是地形與地物吧? 課堂中上的東西之後都要考試, 而且都是問答題, 不專心上課的話很難知道答案的喔. 比如說, 炸彈爆炸的時候你身旁剛好有一支電線桿, 那你應該頭朝它還是腳朝它趴下呢? 為什麼? 又, 如果是在小山洞裡, 又要用什麼姿勢呢? 又散兵坑要怎麼挖? 這些問題不容易吧?

當官的好處之一是可以任意去營站, 因為規定是要去營站一定要有幹部帶隊. 那有排長臂章的我, 只要拉一兩個人就可以往營站出發. 營站是營站, 旁邊還有一個萊爾富. 營站裡面的店員好可怕, 是歐巴桑就算了, 一進去就叫"帥哥". 叫的音調還很曖昧, 感覺好像到了怪怪的地方.

第四天星期三, 這天都是上跟槍有關的課, 主要是因為星期四要打靶. 不外乎是上些大部分解, 三角瞄準之類的課. 大都是聽協訓幹部說, 然後幾個人實作時間就不夠, 得下課讓一般兵抽煙撒尿. 這天午餐的時候有趣了, 我們連上有個胖子, 在進餐廳後不依協訓幹部的座位安排, 在餐廳裡當場就幹起三字經大小聲. 一開始那個上尉連長還以為他在開玩笑, 跟他好聲好氣說了幾次, 那個胖子就幹得跟大聲. 連長就要拉他去找旅長, 胖子手一扯不理他就往後面的座位走去, 連長也不爽地離開. 接著營長跟旅長就去那個胖子那邊排解, 不知道說了什麼. 之後不了了之.

結果到了晚上集合的時候這個胖子又有狀況了, 他死不肯穿黑膠, 穿著拖鞋就下來集合. 結果那個連長通報憲兵, 憲兵還真的來把胖子拖走了, 大家為之嘩然. 不過沒半個小時, 旅長來了, 說讓大家來, 他一定要讓大家平安回去. 說什麼軍事檢察官本來說要來的, 被他擋下來. 一但做了筆錄什麼, 一但進了檢察官體系, 他指揮官就管不著了, 如果關個兩三年怎麼對他的家人交代? 所以最後這件事還是被壓下來了.

星期四是打靶的日子, 我要當值星排長. 前一個晚上我就挺緊張的, 畢竟上次我穿軍服的時候, 還是個連階都還沒掛的"學生", 這次穿的時候就變成少尉排長了. 要直接帶一個二百多人的團體, 怎麼走怎麼排隊怎麼喊都不太記得了, 怎麼上場吶. 還好我們連上有個海巡的, 剛開始的時候就自願當這五天的值星班長, 大多時候都他負責維持部隊的河蟹, 我只要大概知道下一個行程要去哪裡, 跟他說一下就可以了.

因為之前幾次打靶都不錯, 這次我很衝動的跟一個班長打賭, 看誰打得好. 他也對打靶相當有信心, 欣然應戰. 不過因為座位的安排, 我被排到第一波, 第三靶, 他好像是第四波第11靶吧. 離太遠看不到對方打的情形. 不過我打的時候一點煙都沒看到, 所以應該是沒種地瓜, 還很高興.

不過等到晚上公佈成績的時候, 我居然脫靶, 而他中五發. 完成是壓倒性的失敗. 雖然我賠了一瓶飲料, 但是我肚子裡還是有點不服氣的. 結果去找全營的成績單, 發現一個統計上的事實! 那就是我第三靶位, 共60波次, 有45個脫靶, 13個中一發, 2個中兩發. 沒有中三發以上的. 而他那一靶位, 只有12個脫靶, 大多數都中三四五發. 所以啊, 從這個數據上來看, 我應該有資格"打不贏怪兵器不好"吧?

打完靶之後幾乎就是等40小時後的解召了, 已經沒有什麼事好做, 大家就起閧來自我介紹, 如果是當sales, 那這就是個找客戶的好機會. 似乎有很多人是銀行跟保險業務, 有人是做驗車黃牛的, 有人當傳產老闆, 還有人當兵的時候是海龍, 退伍後的工作是討債公司的"外場人員". 看他演的情境劇實在很好笑, 記得, 欠錢的話千萬別開門.

最後半天就是收繳裝備等著領錢了, 少尉一天1000, 再看住哪裡給車馬費, 實領6528元整. 不無小補, 應該有些人不想出去吧. 在解召典禮的時候, 不知怎麼被叫上台, 領了這張東西. 幹部得獎率是1/3, 不知道是不是用飛鏢射的.. :p

星期三, 11月 19, 2008

小金換輪胎

想也想不到, 我的小金開了快五年, 將近七萬公里, 原廠附的輪胎還沒全換過. 四個輪子在這一兩年陸續有三顆輪子漏氣. 不知道我是太遲頓還是怎樣, 幾乎都是開在路上被別人提醒才知道一個輪胎沒氣了...

這次是出門辦事, 經過車子的時候看到右後輪扁了.

時間是星期六下午, 當下覺得這樣不行, 先拿出電動打氣機打一打, 想說看看辦完事後再回來看還有沒有氣, 藉此來判斷漏氣的速率.

結果打了老半天, 氣壓還是只有17~18PSI, 我想這個洞可就大了, 不然怎麼會打不飽. 穿著短褲在那個地方被咬了四五口, 再待下去也不是個辦法. 先去辦事. 辦事回來後輪胎還沒扁, 看起來應該還好, 想說慢慢開到costco去再換吧. 一想就過了三天, 到了星期二.

星期二在我家門口的輪胎店問了一下有沒有補胎, 想當然是有. 我家離交流道相當近, 這種輪胎店應該常宰一些肥羊吧. 我就把車開過去給他處理.

把右後輪卸下來後才轉一圈, 小師傅就找到釘子了, 是一個大約1.2公分長的螺絲釘. 小師傅跟我說那個位子不好補, 正好是受力的地方, 補了還會破. 其實我也只想再撐大約五百公里, 湊到七萬公里整的時候, 一次把四個輪胎給換了. 不過最後還是給拗了, 四顆全換掉.

我很不喜歡沒作功課的情況下消費, 因為無從比較下很容易吃虧, 與其說在意被嘔的錢, 不如說我討厭被當肥羊的那種感覺. 這家輪胎店是固特異的(GOOD YEAR), 整間店只有一種輪胎我可以用, 是Assurance系列.

無從比較的情況下, 我接受了, 無論是胎種跟價錢. 上面有一張貼紙, 寫著4,000元一條. 然後老闆說現在漲價了, 因為我一次換四條, 不但不漲, 而還每條再便宜200元. 然後換氣嘴, 說一個150元, 不過也是一樣, 一次換四個, 就算我共200元工本費. 所以總只是3,800 x 4 + 200 = 15,400元.

故事到這裡快結束了, 換好輪胎後我在我家附近小繞了一下, 沒什麼差別的感覺. 回家之後第一件事就是在網路上看看這條胎的評價跟價錢(犯賤). 評價普普, 沒什麼好大好大壞. 價錢嘛... 在Y拍上一條3,100元, 一次換四條送換氣嘴跟四輪定位. 也就是說, 我大概被嘔了3,000大洋. 我的消費券差不多就預支掉了... :P

星期二, 11月 11, 2008

What an ex-president!

今天真是個大日子, 阿扁被聲押了!

昨天看新聞, 看到陳水扁拿著一張單子說今天會被關, 才知道今天特偵組會有所行動. 早上聽著新聞上班, 八九點的時候還沒有什麼動靜, 一到辦公室就要Fiona一有什麼動靜的時候要跟我說. 九點多的時候, 聽說他從他的辦公室"步行"到特偵組, 中間還發表了一點演說, 說自已要進台灣的巴士底獄. 我跟法國不太熟, 不過阿扁這個時候東拉西扯還真能掰. 看他說的那段話, 感覺好像是鼓勵某個時間點要大家"攻"破巴士底獄(土城看守所), 透過電視轉播來宣佈. 像蓋達組織, 賓拉登一樣.

然後就一直沒什麼新聞, 到了傍晚才出來, 特偵組果然聲押了. 大大小小五條罪名, 要去台北地院開庭, 由法官來決定要不要押. 出來的時候他又滿嘴屁話, 什麼政治迫害, 台灣加油. 他厲害的就是東拉西扯的時候, 精神不濟的話, 還會覺得挺合理, 跟心海羅盤葉教授一樣, 嘴巴一張開就是一串話. 乍聽之下很順, 仔細想想根本就是胡說八道, 前後沒有因果關係, 不然就是信口開河沒有佐證. 很容易就有人被騙去.

以為應該就這樣了, 沒想到十點多的時候阿扁還有招, 庭開一半說之前從特偵組出來的時候, 有法警打他, 他要驗傷. 從新聞一直播的畫面看起來, 應該是幾個人在他說話的時候左右壓他的手而已, 如果在車上沒有進一步的"攻擊"阿扁, 這樣在台大可以驗出什麼傷, 那台大真的很有問題.

這也可能是阿扁的一步棋, 現在才12點, 人還在台大, 會發生什麼事沒有人知道, 大家等著看. 以後應該會有幾部歷史劇演他這段故事吧!?

星期日, 11月 09, 2008

工程師的幽默...

最近身體微恙有點感冒, 痛苦了將近一個多星期, 好在這次不鐵齒不肯吃藥, 吃個普拿疼日夜錠就讓我舒服很多. 不過就在我快好的時候, 在辦公室出了點笑話...

座位在我隔壁的學弟: 學長你感冒喔
我: 是啊, 不過快好了, 等我把感冒複製給你之後
學弟: ...沈默三秒...
學弟: 你是說剪下吧?
我: 什麼?
學弟: 應該是剪下, 貼上啊, 如果是複製的話, 那你應該還是有感冒
我: ...沈默三秒...
我: OMG!(大喊! 應該很多人聽到這一聲吧)

學弟, 我相信你會是一個很好的工程師的, 繼續保持... good job.

星期二, 11月 04, 2008

白爛新聞

台大研發超高速晶片 10秒下載電影
... 只要十秒,就可下載一部4G大小的影片! ...


雖然我跟台大不熟(跟他敲兩次門, 他都不讓我進去), 不過看就知道這個技術被記者扭曲了. 我猜想這個應該是所謂的UWB network吧, 這個東西只能做點對點短距離的高速傳輸, 像是沒有VGA/DVI cable的螢幕, 由主機直接發射訊號給螢幕. 可以減少一些線材的使用. 連手隔在中間訊號都會斷的東西, 怎麼可能拿來抓影片!!

喔喔... 剛才又看到一個後續新聞, 是聮合新聞網的.
快速下載》日韓劇迷說讚 「免整天開機了」

OMG, 我快笑死了. 從頭到尾東拉西扯不知所云, 科技記者水準有待加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