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07的文章

有人吃過抗生素嗎?

是不是吃了之後會一直放屁啊?
吃藥的第一天, 我起碼放了三十個以上的屁, 而且都是很有料的, 不是說味道, 而是說放出來的氣很多. 有人也是這樣嗎?

某種情況下你會很無力...

就是你希望他好, 但當事人根本不在乎的時候...

我有一個經典的例子, 我弟弟屬豬, 某次真的很生氣罵他豬的時候, 他蠻不在乎地說, 是啊, 我就是豬... 乍時會有一種深深的無力感, 覺得你揮出了一拳, 打是打中了, 可是對方完全不會痛, 而且還樂在其中.

老師可能常有這種感觸吧, 學生爛泥扶不上牆, 又不能當掉他們, 一定得讓他們畢業. 唉...

腫了

圖片
中秋節不知道發什麼神經, 突發奇想去士林河邊散步, 大概是在那裡被怪蟲咬到了. 回來脖子後面跟右大腿後方癢癢的, 以為是蚊子咬不以為意. 結果昨天腫了啊...

背後那一個腫成L型很大, 大概有三個50元硬幣那麼大吧, 還硬硬的, 很癢. 大腿那個在公司不太好意思抓, 也不知道它長成什麼樣. 結果回家褲子一脫, 哇塞, 腫到一個巴掌蓋不住... 這可不行, 今天趕緊上網去汐止國泰醫院掛號, 掛個晚上的診.

掛到58號, 夜診六點半開始, 八點半前要去"報到". 我沒有概念58號是前面還是後面, 不知道要等多久, 所以大約七點多一點點從公司出發, 七點半左右報到. 沒想到當時才看到24號. 在醫院附近吃個牛肉麵, 又逛了書店, 再上去一看, 也才33號而已. 就在那裡慢慢等...

一等等到快十點才輪到我, 醫生聽了我的狀況之後就要我脫褲子(羞)... 腿上的那一包, 經過一天之後腫更大了, 直徑大約25公分, 兩個手掌排起來還不一定蓋得住. 醫生摸摸看它紅紅又熱熱的, 說可能是蜂窩性組織炎, 要小心, 用筆在那一包上面描了一下, 說如果明天再變得更大, 就得馬上回診, 現在先打一針抗生素, 再用口服的抗生素吃5天看看, 下星期二回診.

前幾天才在廣播裡說到因為濫用抗生素, 現在的病已經會抗抗生素. 廣播主持人是用"盤尼西林以前是AK47, 現在只是BB槍"來形容. 那個時候才想說我好像很少用到抗生素, 沒想到才隔不到一個星期就用上了... :S

超精采的對話

病人: 醫生, 我額頭痛.
醫生: (戳她的臉) 看妳的臉發紅, 戳又會痛, 妳是竇性過敏.
病人: 蛤?
醫生: 看妳手上的新抓痕, 剛養貓嗎?
病人: 喔, 她是我媽養的貓, 她剛去世.
醫生: 什麼? 妳留隻死貓在家裡?
病人: 不是, 我是說我媽...
醫生: 好啦, 那簡單, 妳對那隻貓過敏, 我開點抗組織胺給妳.
病人: 藥丸?
醫生: 呃? 有些病人有藥丸吞嚥上的困難, 我開類固醇噴霧給妳.
病人: 類固醇? 可以不要開這些藥給我嗎?
醫生: 妳家住在河邊嗎? 我有袋子!

這是House的某一個片段, 超愛的... 不過真的這樣跟別人說話, 應該會被恨死吧...

吃的太多, 吸收的太少...

體重直線上升, 應該代表我吃進去的東西遠超過身體需要的.

知識好像也是這樣, 我一直認定我自己有所謂的知識焦慮症, 渴望可以隨時收到新的資訊, 隨時可以在google上查某個keyword. 一早出門聽著廣播開車不說, 到了地下室停車場, 收不到廣播後就會拿出手機看我訂的幾個blog來打發等機械式停車位就定位的時間.

可是這樣大量吸進來的知識好像並沒有被我的大腦吸收, 它們只是"經過"了我的大腦, 我"知道"了那些事. 但並沒有花時間去組織它們, 把它們內化成自己的思想, 簡單的表象就是, 它增加了我短期內能提的話題, 但我無法分析他們, 無法做深入的對談. 甚至它可能只是我的短期記憶, 過兩個星期就忘光了.

對什麼都有興趣, 但對什麼都沒有深入去研究, 用電腦看影片的時候, 會覺得影片演太慢了, 所以又拿本書同時看. 同時看影片跟書的同時, 又覺得雙螢幕的一遍太空了, 上個BBS或是放個網頁看著. 同時做兩三件事的結果就是什麼也做不好, 腦子會傾向去解決最簡單的那件事. 通常是看BBS. 可是BBS又是最沒有營養的東西, 鄉民那麼多, 文章長的絕對比看的快. 花一堆時間去把代表還有未讀文章的勾勾去掉, 實在是最低時間報酬率的投資. 可是我似乎沒法控制.

影片也是一樣, 通常是影集, 一次抓完一季, 可以在幾天內看完. 這代表是十幾二十集的量, 一集40分鐘. 就算24集好了, 就是16個小時. 雖然可以快轉, 看的同時可以做別的事. 但影集也是永遠看不完的啊, 看了一季還有一季. 看完一系列還有一系列. 這也是個浪費時間的事.

看書呢? 看書當然是好事, 我也喜歡看書, 在路上不知道要去哪的時候就是去書店. 在書店我什麼書都看, 什麼書都想買, 可是心態好像是"買了就擁有了裡面的知識"一樣, 買回來就放在書架上供著了. 書架上數一數至少有13本最近買的, 但是僅止於翻一翻大概, 看個前三章而已的進度. 這個投資就不是浪費時間了, 是浪費錢... :S

花這麼多時間, 晚上很晚睡換來的只是黑眼圈, 並沒有對應的收獲, 總是該做點改變了...

簡單管理原則

If you can’t measure it, you can’t manage it.
If you can’t manage it, you can’t improve it.

Don’t tell me your opinion, show me the data. Can you back it up with data?

溫馨的舊地重遊, 變型金剛, San Obispo (7/4, Wed)

圖片
這天是美國國慶, 據說他們慶祝的方式是放一天假, 放放煙火而已. 我們也不想在市區跟放假的人擠, 打算把這天花在從LA開到SF的路上, 所以這也是在LA待的最後一天了. 一早Richard帶我們去一家bagel店吃早餐. 那是一家挺特別的bagel店, 光bagel就有十幾種吧, 能加的料也很多種選擇. 基本上菜單是無法看懂的, 只知道它是甜的鹹的, 加的醬就是果醬或是cream butter, 其它都不懂了. 所以就點了一個最safe的藍莓bagel加cream. 那家店應該很有名, 吃的時候人來人往, 生意好的很. 而且加州的天氣實在是好的令人生氣, 我們坐在大太陽下的桌子, 但是幾乎不會覺得熱, 很自然就優雅了起來. 相反的, 我沒法想像我在路邊美而美啃三明治的時候, 會想在發出隆隆聲的抽油煙機旁曬太陽...

以下是感想文

來美國我說最多的話應該是thank you, 聽到最多的話應該是excuse me... 小時候在書上唸的說中國是禮儀之邦, 做生意口頭講一句話就算數, 不用打契約也很守信用. 我感覺起來都是騙人的. 在台灣, 大多數的人沒有米國人有禮貌. 就算是偽善好了, 在路上隨便一個碰撞, 讓個路, 過個拉門, 他們都會說excuse me. 在台灣就是一聲不吭. 在逛小店的時候有那種很小的小朋友在我面前翻玩東西玩太久, 媽媽也會過來跟他說不要擋到人, 後面的人也會想要看呀. 說話的語氣就是對一個大人在說話. 不想打翻一船人, 但是我在台灣幾乎沒有這種印象有媽媽在這種情況下教養小孩的.


吃完bagel之後, Richard就開車帶我們去AVIS拿車了. 我們要從LA開車到SF, 中間不走高速公路, 全部沿濱海的路慢慢開. 租車實在是有學問的, 不過我還不精就是了. 前幾晚survey了好久, 價錢是一個考量, 不想麻煩Richard夫妻倆開車帶我們去太遠的地方租車, 所以地點也是一個很重要的考量. 在不用任何卡的情況下, 在網路上一般還是可以找到一些coupon, 打個八到九折, 或是租五天送一天, 或是免費升級都是有的. 我後來是用costco的coupon code免費升級, 租full size的車. 租到的車是Chevy IMPALA, 3.5L, 211HP. 這就是我們後來幾天的座騎, 它的手剎車是用左腳踩的, 還有satellite r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