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14, 2008

Freedom Writer

在九月多的時候, 我還在休假中, 在家裡看電視的機會很多. 某天中午我在某電影台看到了Freedom Writer這部電影.

剛看這部電影時我以為是個很老套的老師電影, 無非是一個充滿理想的新老師, 到了一個問題很多的班級, 用某種自凹發明的教育方式或是熱情, 改變了整個班級. 結果的確也差不多是這個樣子, 不過沒那麼老套, 而且不誇張, 我真的看到流淚了.

我要提的一件事是, 片子裡面有一段是提到大屠殺, 但是那個班級的學生卻沒有一個人聽過這回事. 老師非常驚訝, 於是讓學生讀"安妮的日記"這本書, 然後再帶他們去MoT參觀, 大家也湊了一筆錢, 讓當時保護安妮的婦人從歐洲飛去他們學校, 給他們演講. 而我呢, 上次去San Diego出差的時候, 最後有一天自由活動的時間, 不知道要去哪裡的時候亂按車上的GPS, 陰錯陽差地也去了MoT, Museum of Tolerance.

在米國參觀過不少個博物館, 動物園, 水族館, 我對他們這種場所的設備跟用心程度感到十分驚訝. 像這個MoT, 它是從地下室開始逛起的, 它的入口相當有趣, 有兩個門, 上面寫著, 有偏見的人走左邊, 沒偏見的人走右邊. 也許有些人想走右邊, 結果去開的時候才發現, 右邊的門根本是鎖死的. 也就是說不可能有沒有偏見的人.

然後裡面有很多因為種族, 性別, 年齡, 在世界各地有衝突的現象的展覽. 像是亞洲的童工問題, 美國的多種族問題等等, 十分精彩.

在電影裡有演到, 每個人在進去的時候都可以抽一張卡片, 卡片上面有一個小朋友的照片跟名字, 這是當時被帶去集中營的人. 在參觀完之後, 會有一個地方可以把卡片餵進去, 它會說這個小朋友後來遭遇到什麼事, 他最後是獲救了還是被殺了.

下面的圖片是我抽到的小女孩的下場, 她很快地就被送到毒氣室, 而她才15歲.


展場的最後一區, 就是一間模擬的毒氣室, 外面佈置成集中營的樣子, 大家魚貫穿過鐵門, 走進圍牆, 按照婦女小孩, 男人的分類走進毒氣室, 裡面就是很單純的水泥灰, 牆上有很多投影片, 說明當時的情形. 我想任何人看到這個都會覺得當下能這樣抽離當時的狀況, 由一個局外人的角度來看這些事有一種幸福感.

離開後我突然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依猶太人在美國的影響力這麼大, 這個博物館一定是他們搞的, 用這個機會來說明自已的無辜跟希特勒的無理. 可是在我看了"貨幣戰爭"之後, 猶太人對世界, 似乎也不是好東西... 所有的事情應該都是有兩面的, 絕對不能別人說什麼就信什麼, 即使它包裝的像MoT一樣好...

NY的治安

昨天去吃麥當勞, 在上洗手間的時候突然想起在紐約的一小段故事.

在紐約公共廁所不多, 通常都是要去店家裡消費的時候順便用. 我個人就有兩次急到覺得大勢已去還找不到廁所的情況, 誰能想像諾大的34th st. Macys百貨, 只有三間男生廁所呢?

有一次, 我在Union Square旁的麥當勞吃午餐, 吃完後當然就順便解決上廁所的問題, 免得我下午在外面亂逛的時候還要傷腦筋. 那間麥當勞的廁所在櫃枱旁邊的一個門進去, 頗長的一個走廊, 在走廊底左邊有不分男女的兩間廁所, 我進去的時候兩間都鎖著, 於是我就在外面等. 沒多久來了一對中年男女, 都是黑人. 其中女的看到我在排, 大概也知道兩間都有人, 也就站在旁邊等. 那個男的, 是她的男伴, 敲了敲左邊的門. 裡面就傳出了"What's wrong with you? I just been here for couple minutes.". 聽起來頗怒的黑人聲音, 還有類似揉一揉報紙的聲音. 知道裡面確實有人, 繼續等也就是了...

可是外面那個男的回了"yeah yeah yeah"幾聲. 到這我覺得還好, 裡面的人也沒再吭聲. 可是那個女的反應好大, 先是推了她的男伴一把, 然後用無聲的嘴型問那個男的, "為什麼你要這麼作?". 那個男的聳聳肩笑了一下, 大概覺得只是個無傷大雅的玩笑. 那個女的生氣了, 扭頭就要出去, 男的拉了她一把, 她說"我不要上了", 拖著那個男的出去.

這個時候我尷尬啦, 這是什麼意思? 這種情況在紐約算是很危險的嗎? 等等裡面那個黑人褲子穿好後會拿刀拿槍衝出來砍人嗎? 我會不會被誤認為是跟他對嗆的人? 我該繼續等, 還是也跟對肇事者一起離開這個走廊呢?

老實說那個時候我真的很緊張, 能夠做決定的時間也不是很長. 還好, 這個時候一個白人老奶奶救了我. 她從右邊那間出來了! 我趕緊閃進去, 把門鎖好, 辦我自已的事. 同時把耳朵伸長點聽聽動靜. 如果是伊藤潤二的漫畫的話, 我這個時候不應該專心聽, 而應該注意一下頭上會出現什麼東西. 不過還好這在米國, 不是在日本. 這個老兄很快就出去了, 我聽到他開鎖出門的聲音, 鬆了一口氣.

有紐約生活經驗的人, 覺得我是over react了, 還是正常反應呢? 這個情況究竟危不危險呢? 這可是在Downtown NY的中午時分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