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dom Writer

在九月多的時候, 我還在休假中, 在家裡看電視的機會很多. 某天中午我在某電影台看到了Freedom Writer這部電影.

剛看這部電影時我以為是個很老套的老師電影, 無非是一個充滿理想的新老師, 到了一個問題很多的班級, 用某種自凹發明的教育方式或是熱情, 改變了整個班級. 結果的確也差不多是這個樣子, 不過沒那麼老套, 而且不誇張, 我真的看到流淚了.

我要提的一件事是, 片子裡面有一段是提到大屠殺, 但是那個班級的學生卻沒有一個人聽過這回事. 老師非常驚訝, 於是讓學生讀"安妮的日記"這本書, 然後再帶他們去MoT參觀, 大家也湊了一筆錢, 讓當時保護安妮的婦人從歐洲飛去他們學校, 給他們演講. 而我呢, 上次去San Diego出差的時候, 最後有一天自由活動的時間, 不知道要去哪裡的時候亂按車上的GPS, 陰錯陽差地也去了MoT, Museum of Tolerance.

在米國參觀過不少個博物館, 動物園, 水族館, 我對他們這種場所的設備跟用心程度感到十分驚訝. 像這個MoT, 它是從地下室開始逛起的, 它的入口相當有趣, 有兩個門, 上面寫著, 有偏見的人走左邊, 沒偏見的人走右邊. 也許有些人想走右邊, 結果去開的時候才發現, 右邊的門根本是鎖死的. 也就是說不可能有沒有偏見的人.

然後裡面有很多因為種族, 性別, 年齡, 在世界各地有衝突的現象的展覽. 像是亞洲的童工問題, 美國的多種族問題等等, 十分精彩.

在電影裡有演到, 每個人在進去的時候都可以抽一張卡片, 卡片上面有一個小朋友的照片跟名字, 這是當時被帶去集中營的人. 在參觀完之後, 會有一個地方可以把卡片餵進去, 它會說這個小朋友後來遭遇到什麼事, 他最後是獲救了還是被殺了.

下面的圖片是我抽到的小女孩的下場, 她很快地就被送到毒氣室, 而她才15歲.


展場的最後一區, 就是一間模擬的毒氣室, 外面佈置成集中營的樣子, 大家魚貫穿過鐵門, 走進圍牆, 按照婦女小孩, 男人的分類走進毒氣室, 裡面就是很單純的水泥灰, 牆上有很多投影片, 說明當時的情形. 我想任何人看到這個都會覺得當下能這樣抽離當時的狀況, 由一個局外人的角度來看這些事有一種幸福感.

離開後我突然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依猶太人在美國的影響力這麼大, 這個博物館一定是他們搞的, 用這個機會來說明自已的無辜跟希特勒的無理. 可是在我看了"貨幣戰爭"之後, 猶太人對世界, 似乎也不是好東西... 所有的事情應該都是有兩面的, 絕對不能別人說什麼就信什麼, 即使它包裝的像MoT一樣好...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買車記

怎麼在兩台linux server間用scp而不需打密碼?

Costco退貨真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