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1月 02, 2013

极路由的硬件之路

极路由的硬件之路
http://feedly.com/k/19oS00E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星期一, 9月 30, 2013

影片轉檔速度範本怎麼選:尋找轉檔速度、畫質平衡點

影片轉檔速度範本怎麼選:尋找轉檔速度、畫質平衡點
http://feedly.com/k/168nbfR

筆者在上期技研堂單元中,探討了在進行影片轉檔時,使用硬體加速與純軟體運算,對畫質的影響。其中也稍微提到在使用同一套轉檔軟體的前提下,更改細部編碼設定,也會對畫質造成影響。

從容量反推畫質

以往筆者都是PSNR或SSIM等指標分數,做為評斷畫質的依據,這次筆者將換個方式,以x264編碼器CRF(Constant Ratefactor)編碼模式。由於我們固定CRF的Ratefactor參數,並更改細部編碼設定,理論上就可以得到相同的畫質但大小不同的影片,這時只需要比較影片壓縮率,即可反推當固定輸出影片大小時的畫質表現。

CRF模式的運作方式是會固定編碼器內建的品質指標,好處是只需執行單一pass,轉檔速度比較快,而且不會因為速度較快而對畫質造成負面的影響,其缺點則是無法預測輸出檔案的大小。

Medium速度畫質平衡點

筆者將測試影片以AVC High Profile Level 3範本進行轉檔,並套用x264編碼器內建的10種速度範本,並將轉檔速度與輸出檔案大小收錄於下方表格。我們可以看到輸出檔案大小在Very Fast開始明顯地變小,速度除了在Very Fast有明顯落差外,在Slow也有另1個落差。因此筆者推薦使用Very Fast、Fast、Medium這3種範本,能在速度與畫質間取得不錯的平衡,如果比較注重畫質則選Slower,超級注重畫質的話,選Very Slow就好,Placebo的速度太慢,且效果不明顯。

此外筆者也將部分因速度範本不同而異的細部設定收錄於下表,其中差異比較大的部分,是動態預測搜索方式,其意義為比對前後畫面,只將有變動的地方記錄下來時所用的預測方式。diamond僅搜索上下左右4個像素,效果非常有限,hexagon,為向周圍6個方向搜索,multi hex則使用更複雜的六邊型形狀,能提供更精確的結果。SATD Exhaustive則是使用演算法進行詳細搜索,雖然可以更精準地抓到動態向量,但是效率非常低,除了會讓速度變慢外,效果並不明顯,不推薦使用。

▲將所有數據除以Ultra Fast數據標準化之後,可以看到從Very Fast開始檔案容量明顯減少。

▲同樣將所有數據標準化後,發現Very Fast、Fast、Medium的速度比Slow快上不少。

▲編碼結果與編碼工具一覽

延伸閱讀:

軟體轉檔?硬體加速?影像品質大檢驗

影像順暢度深度解析:破解 FPS 盲點、找出影像頓呆的主因

新一代影像編碼格式 H.265 完全析解,流量省一半,檔案更小更美

硬轉影片上字幕,硬體加速也要嵌入字幕

顯示卡 4 大反鋸齒技術探討:鋸齒的產生與消除,前處理、後處理之爭


 

本文同步刊載於電腦王雜誌
  
歡迎加入電腦王雜誌粉絲團


加入T客邦Facebook粉絲團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星期日, 9月 29, 2013

梁漱溟:做学问的八个境界

梁漱溟:做学问的八个境界
http://feedly.com/k/1fT6lFl

本周,我读完了梁漱溟先生的自传文集《我生有涯愿无尽》

这本书的前半部分,讲述梁先生如何从一个中学生成长为国学大师,闪光点很多。比如,北大校长蔡元培只因读过梁漱溟的一篇论文,便邀请他担任北大讲师,完全不顾梁没有读过大学。

出乎意料的是先生随即表示希望我到北大任教。先生说:"我是喜爱哲学的。我此次来北大重点要办好文科。文科中又以哲学系为重点,你就来哲学系讲印度哲学好了。"

我忙回答说:"先生之喜爱哲学我知道,早在中学时即读过先生翻译的《哲学要领》一书,至于我,实在不懂印度哲学。印度宗派是如此之多,而我只不过为解决自己在人生问题上的烦闷,钻研了一些佛典,领会一点佛家思想而已。"

先生说:"你说你不懂,但又有谁懂呢?我寻不着人,就是你来吧!"我总不敢承当。先生于是说道:"我看你也是喜欢哲学的。我们把一些喜爱哲学的朋友聚拢在一起,共同研究,互相切磋,你怎么可以不来呢!来北大,你不要以为是来教别人的,你把到北大当做来共同学习好了。"

蔡先生这几句话打动了我。抱这种态度再好不过,而我又怎会不愿来学习呢。来北大的事就如此确定下来。


这本书的后半部分,讲述梁先生从事社会改造的经历,乏味得很,因为没有一件事是成功的。他一心想让中国走上宪政之路,结果处处碰壁。比如,他主张"军队国家化",先去游说蒋介石。

1942年3月20日中午,蒋公宴请国民参政会驻会委员廿五人,饭罢留下我们五人细谈。对于草案认为可行,问我们若未曾与中共谈过,可即往商谈。


蒋介石把皮球踢给了共产党。结果,梁漱溟真的跑到延安,见了毛泽东和朱德,宣传他的主张。

座间毛、朱二公颇用心听我发言,毛无表示,朱公当听到我末后的话时,忽曰:"此或三十年后的事吧!"此外无人置一词。


梁先生幼稚到相信,国民党和共产党会同意放弃军队,可见他对政治其实一无所知。难怪他的社会改造梦想皆不成功,还没等到文化大革命,就在1953年被毛泽东打倒了。

虽然政治的部分不好看,但是在治学方面,他的自传文集很值得一读。下面的内容关于如何做学问,整理自他1928年在广州中山大学的讲演,我觉得讲得非常好。

================================

1928年在广州中山大学的讲演(节选)

作者:梁漱溟

所谓学问,就是对问题说得出道理,有自己的想法。

想法似乎人人都是有的,但又等于没有。因为大多数人的头脑杂乱无章,人云亦云,对于不同的观点意见,他都点头称是,等于没有想法。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做学问,走上现在这条路,只是因为我喜欢提问题。大约从十四岁开始,总有问题占据在我的心里,从一个问题转入另一个问题,一直想如何解答,解答不完就欲罢不能,就一路走了下来。

提得出问题,然后想要解决它,这大概是做学问的起点吧。

以下分八层来说明我走的一条路:

第一层境界:形成主见

用心想一个问题,便会对这个问题有主见,形成自己的判断。

说是主见,称之为偏见亦可。我们的主见也许是很浅薄的,但即使浅薄,也终究是你自己的意见。

许多哲学家的哲学也很浅,就因为浅便行了,胡适之先生的哲学很浅,亦很行。因为这是他自己的,纵然不高深,却是心得,而亲切有味。所以说出来便能够动人,能动人就行了!他就能自成一派,其他人不行,就是因为其他人连浅薄的哲学都没有。

第二层境界:发现不能解释的事情

有主见,才有你自己;有自己,才有旁人,才会发觉前后左右都是与我意见不同的人。

这时候,你感觉到种种冲突,种种矛盾,种种没有道理,又种种都是道理。于是就不得不第二步地用心思。

面对各种问题,你自己说不出道理,不甘心随便跟着人家说,也不敢轻易自信,这时你就走上求学问的正确道路了。

第三层境界:融汇贯通

从此以后,前人的主张、今人的言论,你不会轻易放过,稍有与自己不同处,便知道加以注意。

你看到与自己想法相同的,感到亲切;看到与自己想法不同的,感到隔膜。有不同,就非求解决不可;有隔膜,就非求了解不可。于是,古人今人所曾用过的心思,慢慢融汇到你自己。

你最初的一点主见,成为以后大学问的萌芽。从这点萌芽,你才可以吸收养料,才可以向上生枝发叶,向下入土生根。待得上边枝叶扶疏,下边根深蒂固,学问便成了。

这是读书唯一正确的方法,不然读书也没用处。会读书的人说话时,说他自己的话,不堆砌名词,不旁征博引;反之,引书越多的人越不会读书。

第四层境界:知不足

用心之后,就知道要虚心了。自己当初一点见解之浮浅,不足以解决问题。

学问的进步,不单是见解有进步,还表现在你的心思头脑锻炼得精密了,心气态度锻炼得谦虚了。

心虚思密是求学的必要条件。

对于前人之学,总不要说自己都懂。因为自己觉得不懂,就可以除去一切浮见,完全虚心地先求了解它。

遇到不同的意见思想,我总疑心他比我高明,疑心他必有我所未及的见闻,不然,他何以不和我作同样判断呢?疑心他必有精思深悟过于我,不然,何以我所见如此而他所见如彼呢?

第五层境界:以简御繁

你见到的意见越多,专研得愈深,这时候零碎的知识,片段的见解都没有了;心里全是一贯的系统,整个的组织。如此,就可以算成功了。到了这时候,才能以简御繁,才可以学问多而不觉得多。

凡有系统的思想,在心里都很简单,仿佛只有一两句话。凡是大哲学家皆没有许多话说,总不过一两句。很复杂很沉重的宇宙,在他手心里是异常轻松的----所谓举重若轻。

学问家如说肩背上负着多沉重的学问,那是不对的;如说当初觉得有什么,现在才晓得原来没有什么,那就对了。道理越看得明透,越觉得无甚话可说,还是一点不说的好。心里明白,口里讲不出来。

反过来说,学问浅的人说话愈多,思想不清楚的人名词越多。让一个没有学问的人看见,真要把他吓坏了!其实道理明透了,名词便可用,可不用,或随意拾用。

第六层境界:运用自如

如果外面或里面还有解决不了的问题,那学问必是没到家。如果学问已经通了,就没有问题。

真学问的人,学问可以完全归自己运用。假学问的人,学问在他的手里完全不会用。

第七层境界:一览众山小

学问里面的甘苦都尝过了,再看旁人的见解主张,其中得失长短都能够看出来。这个浅薄,那个到家,这个是什么分数,那个是什么程度,都知道得很清楚;因为自己从前也是这样,一切深浅精粗的层次都曾经过。

第八层境界:通透

思精理熟之后,心里就没有一点不透的了。

(完)

文档信息

版权声明:自由转载-非商用-非衍生-保持署名 |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3.0 原文网址:http://www.ruanyifeng.com/blog/2013/09/liang_shuming.html 最后修改时间:2013年9月30日 10:38 付费支持: |

[广告] 优衫(Ushan)是国内顶尖的定制西服店,常年为众多政商名流、影视明星、跨国高管定制衬衫与西服。以工艺精良、用料考究、版型出色、性价比高等特点广受各界好评。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星期六, 9月 28, 2013

Samsung 高層承認 Galaxy Gear「缺少特別之處」

Samsung 高層承認 Galaxy Gear「缺少特別之處」
http://feedly.com/k/15ASPEn

Samsung 早前所推出的 Galaxy Gear 所帶來之功能,似乎很多市面上其他智慧型手錶都做到,Samsung 的高層其實也明白。在一編 Korea Times 的報導中,一位匿名的 Samsung 高層向他們坦承「我們知道我們的 Gear 缺少特別之處。在對 UI 和使用者經驗有更多投資之下,Samsung 的裝置將在消費者滿意度這一環中做得更好。」該高層指出 Gear 是他們開發「Wow 產品」(令人 wow 的產品)的策略其中一部分,他 / 她認為他們的手錶獲得了不錯的回應,但是在未來他們會聘請更多 UI 的專家和集中改善它的軟體,而非開發出全新的裝置。所以,新一代的 Gear 開發計劃尚未開始?

經由:Engadget
引用來源:Korea Times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星期五, 9月 27, 2013

【MR JAMIE專欄】如何挑一家 Good Startup 加入

【MR JAMIE專欄】如何挑一家 Good Startup 加入
http://feedproxy.google.com/~r/wired/tw/~3/CkHeEpDKuIU/index.html

與其低濃度的上班 40 年,不如認真拼個 4 年 –Paul Graham (How to Start A Startup)


年輕的時候加入新創公司有很多好處,你可以擁有自己的舞台、擔起重大責任、影響產品與公司走向、更全面理解一家企業運作、跟著公司一起成長,甚至有機會因為併購、上市而得到人生的第一桶金。

因此我常說在好的新創公司待 1 年,得到的價值抵上在大公司待 5 年、甚至 10 年。當然這句話的關鍵字是「好的」,畢竟好 Startup 與爛 Startup 是極大的對比。所以如果你想搭上新創高鐵來加速人生的成長,那首先必須了解如何挑選一家 Good Startup。

讓你著迷的產品

一家 Startup 精神的具體實現,就是它的產品,因此如果你很享受他們推出產品與服務,那八九不離十你也會同樣享受他們公司的企業文化。事實上如果這是一家 Good Startup,他們絕對會在意來應徵的人是不是真的了解他們的產品,真心喜歡他們的服務。所以對於產品著迷的程度,絕對是選擇一家 Good Startup 最先決,也最重要的條件。

對應徵者的尊重

好的 Startup 絕對是求才若渴的,而這個態度也絕對會反應在對應徵者的尊重上。當你試圖跟他們聯絡、投履歷、約面試、問問題時,可以觀察一下公司上上下下對於這些流程的態度。如果他們常表現出不耐煩、愛理不理,那可能不是一家值得以身相許的 Good Startup。

辦公室的氣氛

當你去參觀、面試時,記得觀察他們辦公室的佈置與氣氛,想像一下自己在裡面工作的感覺。畢竟那會是你未來幾年三分之一的人生,是不是一個真心喜歡的環境也非常重要。

欣賞的創辦人

尤其是越早期的 Startup,核心創辦人的理念與領導方式對全體的影響越大。所以請好好跟他聊聊,確認這是一個你很欣賞,想要向他學習的前輩。

與員工聊聊

你的同學、學長、朋友的朋友裡面,一定有現在在該公司上班的員工,找他們出來喝杯咖啡,跟他們聊聊在該公司工作的感想,那絕對會給你很多重要的資訊。

Follow Your Heart

最後,如果事情順利的話,你可能會有不只一家 Good Startup 邀請你加入。當然你可以客觀的比較他們提出的各種條件,也可以好好評估這些公司未來的潛力,但最終,我認為,就像 Steve Jobs 在給 Stanford 學生的演講中說的一樣,生命中的節點,只有在未來才能看出之間的連結,因此往前看時,更重要的是 Follow Your Heart。

2013 AppWorks Startups 聯合大徵才

如果你正在考慮加入新創公司,歡迎到 2013 AppWorks Startups 聯合大徵才活動頁逛逛,裡面有 21 家我們輔導的新創公司正在徵求 41 個職務,說不定其中一個,就是你夢想中的新創之旅。

Good luck!

(Photo via hackny, CC License)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Evernote 擴充產品線:掃描儀、便利貼、錢包、襪子(影片)

Evernote 擴充產品線:掃描儀、便利貼、錢包、襪子(影片)
http://feedly.com/k/1ftPift

之前 Evernote 已經透過與 Moleskine 合作推出 Smart Notebook 的方式在應用以外做出了嘗試,如今他們更進一步,又為大家帶來了許多意想不到的東西。這一次他們仍然採用了與其它廠商合作的方式,涉及到的產品包括有 Fujitsu 的掃描儀、Adonit 的觸控筆、背包、筆電保護套甚至是襪子... 所有這些都能在 Evernote 的網路商店中買到,一同上線的還會有他們旗下的各類應用。

值得一提的是,這一次 Evernote 還和 3M 一同合作推出了便利貼,其作用和之前的 Smart Notebook 有些類似,此番用戶將可以利用 Evernote 的 App 來根據便利貼的顏色對其進行管理。網路商店的連結已在來源中為大家附上,跳轉後還有一段來自官方的宣傳片。

繼續閱讀全文Evernote 擴充產品線:掃描儀、便利貼、錢包、襪子(影片)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星期二, 9月 03, 2013

【MR JAMIE專欄】創業 CEO:產品 CEO 的兩難

【MR JAMIE專欄】創業 CEO:產品 CEO 的兩難
http://feedly.com/k/1eayU0c

在每週一次的「創業 CEO」系列,我們討論一個創業者如何教會自己成為一位偉大的 CEO,因為歷史上最偉大的創業公司,往往都是由這樣的人在領導

之前聊過,我強烈支持創辦人應該要擔起 CEO 大任這件事情,因為一旦成功了,就有機會創造出像 Amazon、Google、Facebook、Apple、Microsoft 等這類長期偉大的企業。但創辦人成功轉型 CEO 的案例畢竟不算多,如果真要算算,失敗的比例或許還比較高。

背後的原因相當複雜,最常看到的是很多創辦人根本壓根不想當 CEO。從 0 到 1 創造一個新模式是相當刺激的過程,需要的是富有 Hacker 精神的游擊隊長。從 1 到 100 放大一個模式則是繁瑣、重複、建立 SOP (標準化作業流程) 的工作,需要的是有 Builder 的細心與耐心,正規部隊的將軍。只有極少數人同時具備 Hacker 與 Builder 的 DNA,也只有極少數游擊隊長會真心換當一個將軍。

即使是 Founder 真的有心想學當 CEO,這個過程也需要時間。但新創公司往往在抓一個競爭者眾、稍縱即逝的 Paradigm Shift (市場板塊位移),且創投股東也有一定的時間壓力*,因此在 Founder 學當 CEO 的過程中,如果連續幾季表現不佳,還是會出現董事會失去耐心,決定引入外來 CEO 的狀況。

最後,即使 Founder 真的有心想當 CEO,也得到董事會十足的信任,在公司規模化的過程中,一個做產品出身的執行長還是可能會碰到產品與管理兩難的狀況。Andreessen Horowitz 合夥人 Ben Horowitz 日前寫了一篇 Why Founders Fail: The Product CEO Paradox 描述了這個情形,我建議大家好好體會一下。

以下是我的一些心得筆記:

成功的新創公司創辦人往往是產品出身的,在公司 1-100 的規模化過程中,也往往還是會放很多心力在產品之上。這一切通常都平安無事,直到公司達到某個規模時 (大約是全體 120 人,產品 30-50 人左右的時候)。這時 CEO 得花越來越多的時間在管理之上,因此常常沒有時間掌握住產品的細節,大大小小的產品決策也開始被 CEO 忙碌的出差、會議行程卡住,兩難的他從一個非常有遠見的產品經理,漸漸淪落成了無法完全抓住重點的瓶頸官僚。

開發團隊最後冒死建言,請 CEO 退出產品管理,CEO 自己也意識到問題的嚴重,但接受之後才發現悲劇還在後面。少了強權領導的產品團隊開始陷入「共議制」,產品開始發散、失去靈魂。不管產品的 Founder 也發現他除了很懂產品之外,基本上還是一個二流的經理人。因此公司的狀況比之前 CEO 兼管產品時還要糟糕,但才剛放下產品如果馬上又把權力拿回來,又怕嚴重打擊開發團隊的士氣。(往往也就在這個時候,董事會開始質疑 CEO 的能力…)

因此這件事情必須要「中道」處理,產品出身的 Founder CEO 不能完全不管產品,但也必須要把產品下放到某個讓組織可以有效前進的程度 — 也就是 Bill Gates、Steve Jobs、Larry Page 與 Mark Zuckerberg 取得的平衡。Ben 提出了四個 Product CEO 應該持續負責的事情:

繼續推動關鍵產品遠景 ── CEO 不需要定義每個大大小小產品的遠景,但務必持續領導關鍵產品

維護品質標準 ── CEO 必須持續當最終的品質把關者,因為除了他沒有人能這麼做

當一個整合者 ── 久而久之,不同產品線間一定會有些矛盾,為了組織的長遠未來,CEO 必須適時出面整合他們

讓團隊考慮他們沒有的數據 ── 現今的產品決策非常的數據導向,這短期而言是非常好的事情,但長期而言會碰到產品卡死在一個曲線,無法跳到另一個曲線的狀況,這時迫使大家跳躍就是 CEO 的責任

而為了讓組織運作順暢,Product CEO 也必須要遵守以下的規矩:

書面溝通 ── 當產品的開發流程開始正式化,CEO 也必須遵守。有什麼想要加的功能,那就好好把 PRD/MRD (Product/Marketing Requirement Document) 寫好。寫的過程也能幫助你想清楚自己要的東西,是不是合乎產品的邏輯,而不只是一時興起

定期檢討 ── 當團隊已經期望 Product Review Meetings 會定期召開 (最初可能是每週,漸漸變成每月、每季),他們會把它當成回顧、檢討的機會,而不是手伸進來的管理

去除正式管道外的指導 ── 除了以上兩個正式管道外,不要用任何其他方式下指導棋 (還是可以跟團隊聊天取得資訊,但不要直接覆蓋他們主管的決策)

就我過去幾次創業,最高參與過 120 人團隊的經驗,以及這三年來對較具規模 appWorks Startups 的觀察,我認為 Ben 的以上 7 點建議相當值得參考。就像創業過程的很多事情一樣,產品高手 Founder 在跨足管理時,終究也必須取中道而行之。

___

一天一錠,效果一定,歡迎

*雖然創投已是較有耐心的投資人,但我們管理的基金往往還是有 7-10 年的生命週期要面對

(Photo via OnInnovation, CC License)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星期五, 8月 23, 2013

人类的心理行为模式----《影响力》笔记

人类的心理行为模式----《影响力》笔记
http://feedly.com/k/17QdCzT

网上流传一份查理・芒格(Charlie Thomas Munger)的推荐书单

其中有一本心理学著作《影响力》,芒格是这么说的:

 "这本了不起的书,解释了我们如何被他人操控,可别犹豫把它推荐给你的朋友。"


据说,芒格特别喜欢这本书,还向它的作者罗伯特・西奥迪尼(Robert B.Cialdini)赠送了一股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股票(价值10万美元)。

因为芒格的推荐,我就去读了这本书。它主要介绍了6种人类的心理行为模式,解释了为什么有些人特别具有说服力,在不知不觉之中就能影响他人。

我的总体印象是,这是一本有意思的书,也是一本有用的书。读完以后,一方面可以学会一些说服他人的技巧,另一方面可以减少一些被他人影响的风险。

但是,它也有很大的缺点,最大的问题就是太�嗦。书里的6种心理行为模式,其实都很简单,几句话就能说清楚,但是作者写了300多页,冗长拖拉,条理不清,读起来很累。更糟糕的是,为了拉长篇幅,它对一些很简单的心理现象,做了过度解释,令人感觉非常牵强。

举例来说,书里有一条结论是:

 "与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得到的那些东西相比,人们更加珍惜那些来之不易的东西。"


这本来是很自然的事情,甚至都不用解释:"来之不易"就意味着"获取成本"较高,属于贵重的东西,当然会被珍惜。可是,作者用了整整八页解释这句话,还举了一些我认为很不恰当、甚至是错误的例子。

 "当学生们要经历肉体痛苦才能加入一个团体时,他们对这个团体的评价往往会更高。一个女学生在加入时遭到电击的次数越多。她就越会让自己相信,这个团体的成员都非常聪明有趣,举办的活动也非常有吸引力。"


为了让新成员珍惜成员资格,而必须对她在加入时进行多次电击。这种行为不仅变态,而且在逻辑上有漏洞,因为最后招进来的只能是那些喜欢被电击的人,这样的人聚在一起,当然会有认同感!

这样的段落在书中还有很多。所以,我对这本书的评价就是:闪光点与缺陷都很明显,写作风格糟糕。

下面,我摘录书中提到的一些心理学实验,这是全书最有意思的部分。

第一章 心理影响

实验1:插队

一个心理学家跑到图书馆,请排队等候复印的人帮她一个小忙。

"对不起,我有5页纸要复印,能不能让我先复印呢?"当她这样说时,60%的人答应了。

然后,她换了一种说法:"对不起,能不能让我先复印呢?因为我要复印几页纸。"她只多加了两个字"因为",但同意的人居然增加到了93%。

虽然心理学家早就知道,当我们请别人帮忙时,如果能够讲出一个理由,得到帮助的可能性就更大。但是这个实验证明,只是听到"因为"两个字,人们就会认为她是有理由的,从而给予帮助。这证明了人类存在心理定势,会不自觉地受到影响。

第二章 互惠(Reciprocity)

实验2:捐款信

美国伤残军人协会每年发出很多募捐信,经过统计,18%的收信人会捐款。

有一年,该协会主动在信中放了一个小礼物(比如背面涂了不干胶的标签),结果捐款率几乎翻了一倍,35%的收信人捐款了。

这说明人们存在"互惠心理",接受别人的礼物后会有一种负债感,觉得自己应该回报。所以,先给予别人一点小恩小惠,然后再提出请求,将会大大提高对方答应请求的可能性。

实验3:陪同参观

心理学家来到大学校园,询问大学生们是否愿意陪一群少年犯去参观动物园,只有17%学生表示愿意。

心理学家换了一种说法,先问你是否愿意每周为少年犯提供2小时的咨询服务,至少坚持两年?所有人都表示不愿意。心理学家又问,那么你是否愿意陪他们去参观一次动物园呢?这一次,50%的学生表示愿意。

可以看到,让对方先拒绝一个更大的请求,会使得另一个较小的请求被接受的可能性上升三倍。心理学的解释是,人们不喜欢有负债感,当你拒绝对方的时候就会形成潜在的负债感,即使你实际上没有欠对方任何东西。为了做到不亏欠,人们往往会同意第二个较小的请求。另一方面,这里还涉及心理学的对比原理,因为两个请求形成对比,使得第二个请求看上去不那么过份,所以更有可能得到同意。

这种情况在实际生活中的应用是,如果你要向别人推销,就要先展示质次价高的商品;如果你要向别人借钱,就要先开口借一个很高的金额。这样会增加第二个请求被接受的可能性。

第三章 承诺和一致(Commitment and Consistency)

实验4:看管物品

心理学家在海滩上随便找一个人作为实验对象,在离他1米的地方,放下浴巾,很放松地躺在上面,听着便携式收音机传出来的音乐。几分钟之后,心理学家从浴巾上爬起来,向大海走去。

过了一会,一个假扮的小偷来了,拿起收音机就走。通常情况下,实验对象都不愿冒险去阻拦那个小偷。在20次的实验中,只有4个人挺身而出。

心理学家改变做法,在下海游泳时,口头请求实验对象帮忙照看一下东西,所有实验对象都答应了。当小偷再来拿收音机时,20个实验对象中有19个人挺身而出。他们追赶着小偷,叫他停下来,要求他对自己的行为做出解释,而且大多数人都会冲上去拉住他,或者干脆把收音机从他手里夺过来。

这是因为人们希望能够遵守承诺。人们在心理上有一种要与过去的所作所为保持一致的愿望。一旦做出了某个决定,或选择了某种立场,就有一种压力要与它保持一致,证明之前所做的决策。

实验5:公益广告牌

心理学家假扮成义工,在加州的一个居民区内,挨家挨户地向居民们提出请求,希望允许在社区草地上树立一块超大的公益广告牌。

为了让居民了解广告牌竖起来之后的样子,他们展示了一张照片:一栋漂亮的房子几乎被广告牌遮得严严实实,广告牌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几个字"小心驾驶"。83%的居民理所当然地拒绝了这个要求。

心理学家又换了一个社区,先向居民询问,是否同意树立一块宣传安全驾驶的小牌子。这个请求不算什么,几乎所有人都答应了。两个星期后,心理学家拿着同一张大广告牌的照片,再来征求居民同意,这次只有24%的居民拒绝这个要求。

人们之所以对同一张广告牌,产生不同的态度。原因就是一旦人们之前同意了某个请求,后面的态度就会发生改变,他会答应陌生人的请求,努力与自己过去的承诺保持一致。

一般来说,当一个人公开选择了某种立场之后,马上就产生一种维持这个立场的压力,因为他想在别人眼里显得前后一致。而且,知道你的立场的人越多,你就越不愿意去改变它。所以,让对方信守承诺的最好方法,就是让他把承诺写下来,再尽量多地向他人展示。

第四章 社会认同(Social Proof)

实验6:怕狗的小朋友

心理学家挑选了一些怕狗的幼儿园小朋友,让他们每天花20分钟观看一个小男孩高兴地与狗玩耍。结果,这一做法使得怕狗的儿童发生了明显变化。

仅仅在4天之后,就有67%的儿童愿意钻进圈着小狗的围栏里,与小狗玩耍。而且当其他人离开后,他们仍旧待在那里,亲热地拍打或抚摸小狗。

这说明周围人的做法对我们决定自己的行动,具有很重要的指导作用。

实验7:旁观者

心理学家让一个纽约大学的学生,在马路上假装癫痫病发作。

当只有一个旁观者在场的时候, 85%的情况他会选择去帮助发病的大学生。当有5个旁观者在场的时候,大学生得到帮助的概率只有31%。

既然绝大部分单独经过的人,都会伸出援手,我们就很难说这是一个"冷漠的社会"。但是,与一般的看法相反,旁观者越多,实际上得到帮助的可能性反而变小了,这是为什么?

心理学家认为,原因至少有两个。第一个原因是,当有多个旁观者时,每个人的责任感都会下降,"也许其他人会帮忙的,也许有人已经这样做了。"结果,没有一个人帮忙。第二个原因是,每个人看到其他人都没有行动,就认为既然大家都不担心,说明一切正常。而且,我们都不喜欢在别人面前显得慌乱。

重要的是认识到,旁观者没有采取行动并不是因为冷漠无情或缺乏善意,而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是否有紧急事件发生,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责任去采取行动。如果他们明确地知道自己负有责任,他们的反应是非常迅速的。

当你遇到危险,正确的做法是从人群中挑出一个人来,盯着他,指着他,直接对他说:"你,穿蓝夹克的先生,我需要帮助,请叫一辆救护车来。"通过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你可以让周围的人了解你的处境、明确他们的责任、消除所有可能妨碍或延误救助的不确定性。

第五章 喜好(Liking)

实验8:足球队的称呼

在期末考试结束以后,心理学家对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学生做电话调查,询问他们该校足球队上一场比赛的输赢。

如果上一场比赛输了,只有17%的学生会说"我们的球队";如果上一场比赛赢了,用到"我们"这个词的学生就会增加到41%。

这种差异的原因是,人们对与自己相似的人会产生好感。因为没人喜欢当失败者,所以人们更愿意与失败者保持距离或差异。

第六章 权威(Authority)

实验9:估计身高

心理学家将一位来自英国剑桥大学的访问者,依次介绍给澳大利亚某所大学五个班级的学生。但在每一个班上介绍他时,他的身份都不相同。

在第一个班上,他被介绍为学生;在第二个班上,他被介绍为实验员;在第三个班上,他被介绍为讲师;在第四个班上,他被介绍为高级讲师;而在第五个班上,他被介绍为教授。

当他离开之后,心理学家要学生们估计那位访问者的身高。结果发现,随着地位每一次升高,学生们估计的身高平均会增加1.5厘米。所以,当访问者是"教授"时比他是"学生"时,身高要高出6厘米。

这说明头衔对人们有很大的影响力,一个人的头衔越显赫,人们对这个人的身高就估计得越高。这反映了人们仰视权威的心理。

实验10:闯红灯

心理学家让一名31岁的男子在好几个不同的地方,闯红灯横穿马路。

有一半时间,他穿着一套烫得很平整的高级西服,系着领带;而另一半时间,他穿着普通的工作服。后一种情况时,并没有多少人跟着他一起闯红灯;而前一种情况时,跟着他的人简直是成群结队。

这说明,人们很容易从服装去判断权威。如果对方穿着一套权威的衣服,大多数人会选择服从。

实验11:按喇叭

心理学家在旧金山的繁忙路口做了一项调查。

当绿灯亮起的时候,如果前面停着一辆普通的经济型轿车,久久不开,几乎后面所有的司机都按了喇叭,而且大多数人按了不止一次。但是,如果前面停的是一辆豪华的高级轿车,只有50%的司机会按喇叭,其他人老老实实在后面等着,直到它开动为止。

这说明,人们会从车辆判断车主的地位,尊敬拥有名车的人。

第七章 稀缺(Scarcity)

实验12:品尝拼干

心理学家让一些消费者品尝同样的饼干。

有一半人的罐子里有10块饼干,而另一半人的罐子里只有2块饼干。结果可想而知,后一半人对饼干的评价更高。

这说明人们对稀缺的东西,会做出更高的评价。因此,与其告诉人们将会得到什么,不如告诉他们将会失去什么,这样更容易对他人产生影响。

(完)

文档信息

版权声明:自由转载-非商用-非衍生-保持署名 |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3.0 原文网址:http://www.ruanyifeng.com/blog/2013/08/influence_the_psychology_of_persuasion.html 最后修改时间:2013年8月24日 05:15 付费支持: |

[广告] 优衫(Ushan)是国内顶尖的定制西服店,常年为众多政商名流、影视明星、跨国高管定制衬衫与西服。以工艺精良、用料考究、版型出色、性价比高等特点广受各界好评。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Apple Implementing Changes to App Store Rankings to Promote Better App Discovery

See! It's happening.

Apple Implementing Changes to App Store Rankings to Promote Better App Discovery
http://feedly.com/k/16DVGJL

Apple may be implementing some changes to the way that it ranks apps for its Top Charts in the App Store, reports TechCrunch, citing studies from a number of app analysis services. It appears that new factors, such as app ratings and user engagement, could be influencing app position and preventing developers from artificially inflating the rankings.

According to app marketing service Fiksu, app rankings began fluctuating in late July, favoring apps with ratings of four or more stars in the App Store. While those apps jumped to higher positions without a corresponding increase in downloads, apps with poor ratings saw their rankings fall.

Historically, apps have been ranked based on both download volume and velocity, allowing apps that garnered a high number of downloads in a short amount of time to shoot up the App Store charts. Fiksu also notes that App Store rank positions, which were previously updated in 15-minute intervals, now update once every three hours to prevent underhanded rank-gaming practices.

We suspect they are adding a 'buffer' period to prevent rank manipulation through short download bursts often associated with robotic downloads and other actions not in the best interests of the app ecosystem. Three hours allows enough time to identify anomalies and remove apps before they suddenly appear at the top of the rankings.


Niren Hiro of SearchMan told TechCrunch that user engagement may be a factor as well. Time spent within apps, the number of app opens, and ongoing usage are affecting category rankings, as noted in the chart below.

App Store search algorithms may also be changing, favoring improved app discovery. MobileDevHQ CEO Ian Sefferman cites an example involving a search for iPhone apps from the iPad. While such a search used to return an identical list of apps on both the iPad and the iPhone, the results are now different.

It remains unclear whether Apple is merely experimenting with its App Store rankings with these new inclusions or if it is in the process of making sweeping changes to the ranking process. App discovery has long been a work in progress for the company and efforts to improve its ranking algorithms could help users locate higher quality content.

Recent Mac and iOS Blog Stories
Samsung Denied New Trial Over Apple's 'Bounce-Back' Patent
Expansive Photo Gallery Highlights Numerous Alleged iPhone 5S and iPhone 5C Parts
Shrinking iPhone Market Share in China Driving Case Makers Toward Apple Rivals
Pebble Smartwatch for iOS Adds Proper Email Push Notifications, Fixes iCloud Support
Microsoft CEO Steve Ballmer to Retire 'Within 12 Months'
iPhone 5S and iPhone 5C to Launch in China on November 28?
'Sky Gamblers: Storm Raiders' Named App of the Week, Available for Free
BlackBerry Messenger User Guides Posted, iOS Launch Coming Soon?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矽谷頂尖公司積極推動20%創意工時,但Google卻想廢除?

矽谷頂尖公司積極推動20%創意工時,但Google卻想廢除?
http://feedproxy.google.com/~r/wired/tw/~3/BoCiX82JONU/index.html

Photo:brionv/flickr

 

近來盛傳,Google打算取消20%的員工創意發想時間,此事一出,可真是驚天動地。

根據商業網站Quartz的報導,原本為了鼓勵員工腦力激盪,刻意騰出的20%工時,已經被Google砍了,矽谷地區科技公司紛紛抱不平。Google這種悠哉、新穎的辦公環境,一直是眾人心目中的指標,也是他人羨慕的對象。

如今,神話似乎要破滅了,也有網友表示:「我很難過,太多公司都走上這條路了。」

但,實情是否如此?

20%好處多

其實,Google仍然保有20%創意時間的傳統,至少公司方面是這麼說的:員工依舊進行各種20%計畫,從未間斷。不過,就算官方發言不可盡信,20%政策也很難消失,理由是,Google想砍東西,可沒那麼簡單。

為何如此?首先,20%政策並非Google原創,包括臉書、LinkedIn、Apple等許多尖端公司,都有各自的版本。其次,這項政策的精神,在於讓員工或獲得充裕發想時間,在當今的矽谷中,這種做法只有更普遍,沒有遭扼殺之情事。

雖然業界篩汰員工速度相當快,但20%政策卻能使公司屹立不搖、商品更有競爭力。就一般情形看來,這項政策應是利大於弊,若是取消,反倒像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Google的玩法

當然,要更精準分析Google會不會刪除這項政策,還是得回到公司內部的20%規定與特性,才能下定論。

就歷來實施情形來說,Google的20%政策希望員工利用一週一天,即每月四天的時間,完成自選或自創的方案,且要與Google相關,詳細內容在新聞稿、高層部落格中都已載明。最後,這些方案一個個成了Google News、Gmail、AdSense等服務,成果可謂豐碩。

但千萬別誤會,Google的20%政策絕不是一體適用,不會讓新員工初來乍到,就得下海作創意發想;其適用的對象,是才華出眾、孜孜矻矻的那群超級員工,才能將此政策發揮到極致。

然而,20%政策只能算是經營點子,而非正式固定的制度,且執行者必須放下手邊工作,用額外時間發想新方案,不免引來反彈。對此,Google也不斷評估成效,決定是否裁減執行比例,以此回應外界盛傳的「刪除說」,發展究竟會如何,大家便拭目以待吧。

發想計畫比一比

切記,20%並非Google原創,在許多公司依舊蓬勃發展,甚至還會給予員工獎勵,以鼓勵他們焚膏繼晷、奮戰不懈,即所謂的黑客松(hackathon),包括推特、臉書、Google、Yahoo等公司都是愛用者。

黑客松計畫一執行,當然能產出精緻產品,大公司靠著這條生產線,確實獲益不少。以LinkedIn為例,旗下的InCubator計畫還讓員工每年花三個月的時間開發新產品,比例為25%;至於臉書,則是透過「原型論壇」(Prototype Forum)計畫,讓員工進行創意發想。

不過,眾家公司給的發想空間,著實沒Google來得多而頻繁,但話又說回來,Google也沒外界想像得那麼大器,願意不顧一切,放手讓員工發揮。無論如何,這樣的政策仍須測試、評估、調整,才能定其優劣,這不正呼應了背後的實驗精神嗎?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星期六, 8月 17, 2013

用 Go 發展的 groupcache…

用 Go 發展的 groupcache…
http://feedly.com/k/12eoBmP

groupcacheBrad Fitzpatrick 最新的作品 (之前最有名的兩個作品是 memcachedOpenID 1),目標在於取代一部分 memcached 的功能。

以官方的說明是:

groupcache is a caching and cache-filling library, intended as a replacement for memcached in many cases.


另外一篇介紹文是「Playing With Groupcache」。

跟 memcached 差異最大的地方在於「沒有更改與刪除的功能」,一旦寫進去後就不會變動。在放棄 update/delete 的特性後,換來的是:

Cluster 的能力。 處理熱點的能力。

以往在 memcached server 之間是沒有交集的,在 groupcache 則是 cluster 起來。另外以前在 memcached 會因為同時存取同一個 key 而造成 single CPU overloading 的問題,在 groupcache 則透過 auto-mirror 機制解決。

不過還是得想一下要怎麼用,畢竟沒有 update/delete 功能…

Related Posts:

PostgreSQL 對 security update 的極端作法… 把 MySQL MyISAM 換到 Galera Cluster 的 InnoDB 上… Java SE 6 下個月將停止提供安全更新… mctop:memcache top 推薦《An Introduction to Programming in Go》這本書…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Google 工程师引以为豪的“20% 时间”已经名存实亡

Google 工程师引以为豪的“20% 时间”已经名存实亡
http://feedly.com/k/18BUTsX

Google创新的一大源泉就在于所谓的“20%时间”,Google的“20%时间”允许工程师在一周里花一天的时间做自己的项目而不必跟任何人打招呼,当初Gmail、Google Maps和AdSense号称都是工程师利用自己非正式的“20%”时间做出的创新。而说,现在Google公司的“20%时间”已经名存实亡了。

尽管这个政策并未被Google废掉,实际上你想获得20%时间的可能性已经降低到0了,因为Google现在要求经理预先对20%时间进行批准,而经理们手下的团队生产力已经被一大堆统计数据所紧密监控,经理们都不愿意批准手下的人去用20%时间做别的事情。

实际上2010年,前Google工程师Ben Maurer就在Quora说由于后勤上的挑战和缺少考核上的认可,工程师们当时就很难铺在自己的项目上了。最近Google更是雪上加霜的关闭了各种小项目和Google Labs实验性项目,也在潜意识里告诉员工们不要再自己鼓捣什么玩意了。

Via

© musiXboy 发表于 谷奥——探寻谷歌的奥秘 ( http://www.guao.hk ), 2013. | | | 关于谷奥 | 投稿/爆料
Post tags: Google Company, Google Fail, Googler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星期一, 8月 12, 2013

如何打造一個 Remote 工作的環境

如何打造一個 Remote 工作的環境
http://feedly.com/k/16cR67v

原文 原本放在我另外一個 blog。後來覺得屬性應該適合貼在這裡,就轉貼過來了。

這集的 Teahour 的連結在這裡: http://teahour.fm/2013/08/05/interview-with-tinyfool-on-xinzazhi.html [与 Tinyfool 聊新媒体、创业经历和团队建设]

禮拜三跟 Teahour 的主持人玎玎和這期的嘉賓 Tinyfool 聊創業(會前會)。中間岔題講到 Tinyfool 開始想把自己的創業公司轉換成 Remote 工作環境。有過 Remote 經驗的我和玎玎就七嘴八舌的給 Tinyfool 了非常多意見。十幾分鐘講下來,原來大家的經驗看法幾乎都是一樣的。趁還有熱情寫這個題目,順便在 blog 把重點整理一下...

參與成員必須都要是 Senior 等級的開發者

根據所有人的經驗,Junior 是絕對不能參加 Remote 的。原因有幾個,

(1) Junior 不管在專業上或者是做事方法與態度上,都有很大的磨練空間。如果 Remote 反而會因為無法近距離與同事交流,學習的速度變得緩慢。
(2) 在 Remote 的環境中,時刻與同伴保持若即若離的非同步方式合作的技巧難度非常高,如果沒有成熟的技巧,反而會造成效率低落和合作上的挫折。
(3) Remote 其實是比較辛苦的,因為工作者反而要依靠一些遠端輔助工具,補足同步節奏的問題。但是 Junior 的做事模式和認知是「有完成交辦任務」就好。所以在 Remote 時,反而會覺得比較爽,因為沒有人管,只要「做好手頭上的事」。能完成的事品質反而比較差,打亂大家的節奏...同時也會因為「有做完就好」,變得高興什麼時候作就什麼時候作(不顧團隊節奏),晨昏顛倒(因為精神較差所以只能 deliver 出次等的程式碼)。

團隊內有很好的協作與自動化工具

Issue Tracking ( 如 Redmine, Pragmatic.ly ) Chatroom ( 如 Hipchat, Skype) Code Version Control ( 如: Git or Github ) Log Channel ( 如 Redmine issue, Github commit log 結合 Hipchat ) Screenshot Tool ( 如 droplr.com

團隊合作處理的都是比較大等級的專案,「比較大」通常意味著這個專案會有非常多 Task。在很多 Task 的狀態時,必須要有一個工具可以很好的將 Task 依序列出,有優先等級管理,有歷史紀錄,有應答功能。讓大家不至於互踩到手腳,使用版本控制管理系統也是相同的道理。

Chatroom 則補足無法面對面交流的狀況,若文字與圖片示意還是不夠,則直接使用語音交聊。

Log Channel 則是一種交流型輔助,因為 Issue Tracking 和 Code Version Control 往往都還是使用 Email 寄信輔助(有等於沒用),團隊需要一個可以一目了然今天專案即時動態的地方。Log Channel 是很好的 Dashboard。

團隊內要有 Coding Policy

除了外在的輔助工具外,內部的規矩也是很重要的。Code 要怎麼設計才能讓同事快速接手?什麼樣的設計與命名絕對不能出現,以免同事一進來就踩中地雷陣亡。或者是花上太多不必要時間的時間除雷...

團隊必須要有一致的工具默契與設計默契。如果沒有,那就必須設計一套,強迫大家遵守。

對事不對人的默契

因為大家都不是面對面,用文字和聲音交流,很容易因為一個差錯,就擦槍走火變成糾紛。團隊成員要有高度對事不對人的默契,相信大家出發點都是為了把產品做好,而不是在爭功諉過。否則團隊反而很容易 Remote 造成的誤會分崩離析。

定期的 Standup 與 On-site meeting

Remote 時很容易因為都在埋頭做事,很容易不小心做著做著就偏離原先的航道或者是原先的 schedule。每天至少還是需要一次的 Standup,確保在正確的航道上。每週一次的 on-site,把需要高度合作的項目解決掉。

了解為什麼要 Remote

有很多人誤以為 Remote 是一種輕鬆的工作型態,或者誤以為 Remote 還可以順便省房租。事實上這都是錯誤的觀念,Remote 的成本其實相當高昂,若無法有效的團隊的協作的話,掉的生產效率折算成工錢可能還會是房租的好幾倍。

Remote 能夠提供的是

讓工作夥伴省下舟車通勤勞頓之苦,把節省下來的精力與時間,效益轉到在工作的成果上 在更適合自己的設備與環境下,高速專注的做事。 在更適合自己生理作息(非朝九晚五)的時間下,產出更好品質的成果。

這三件事的共通點,以一句話來總結,Remote 是為了把事情做得更好,產出能做出好成果的心裡的爽。而不是為了不做事,能夠當時間小偷竊喜的爽。

若是 Remote 缺乏這樣的環境、成員、心態,帶來的不會是高生產力,而是災難。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Google IO 2012年 HTML5 的投影片套件

Google IO 2012年 HTML5 的投影片套件
http://feedly.com/k/1eEUxmB

GoogleIO 2012年演講時, 使用的投影片是 HTML5 寫的, 有 Open Source 出來可以讓大家修改使用. (線上 Demo 可見: Title Goes Here Up To Two Lines)

註: 如果想要製作 + 即時預覽, 建議安裝 gem、compass 來操作修改, 會比較方便. 不然直接 cp 套件的 js / css 也是可以使用.

Google IO 2012年 HTML5 的投影片套件

Google 2012年 HTML5 的投影片套件官方網址: HTML5 slide template for Google I/O 2012

Google IO HTML5 投影片套件 直接使用的方式

git clone https://code.google.com/p/io-2012-slides/ mkdir slides cd io-2012-slides cp -r images js slide_config.js template.html theme ../slides 瀏覽器打開 ../slides/template.html , 就可以開始執行.

Google IO HTML5 投影片套件 使用 gem、compass 製作修改

sudo gem update --system # 此行在 Debian、Ubuntu 無法執行.(使用 APT 升級) sudo gem install compass git clone https://code.google.com/p/io-2012-slides/ cd io-2012-slides # 修改 scss 即時更新 css 檔, 可執行下述 daemon compass watch compass watch -s expanded 此時開啟 io-2012-slides/template.html 就可以邊改邊看了.

若是在外面 Demo, 可以開啟本機 Web server 來執行, 讓外部電腦連來使用此投影片. (本機直接開啟 local template.html 就可以執行了)

$ ./serve.sh # 預設 8000 $ ./serve.sh 8080 # 使用 8080 port 註1: 此套預設 template 於 IE 執行時, 位置會有些跑掉. (Chrome、Firefox 都一切正常) 註2: 如果有換頁特效, 要整個重新報告前, 要記得 reload page, 否則跑過一次後, 換頁特效會消失, 會變成全部直接顯示.

 

 

The post Google IO 2012年 HTML5 的投影片套件 appeared first on Tsung's Blog.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星期五, 8月 09, 2013

Size Comparison of a 12.9-Inch iPad with Smaller iPad Models and 13-Inch MacBook Air

Interesting, apple may also work on a larger tablet.

Size Comparison of a 12.9-Inch iPad with Smaller iPad Models and 13-Inch MacBook Air
http://feedly.com/k/19SWPRq

Back in May, Korean site ETNews.com reported that Apple was looking at the possibility of launching a 12.9-inch iPad in early 2014 as a larger sibling to the original 9.7-inch iPad and the 7.9-inch iPad mini. The rumor, which included a claim that the device would be called the "iPad Maxi", was quickly brushed aside as a likely inaccurate claim, but late last month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brought fresh attention to the rumor with its own claims about Apple testing an iPad with a display "slightly less than 13 inches diagonally".

With the rumors sparking interest in what Apple might be able to do with a significantly larger iPad display, we commissioned CiccareseDesign to create renderings of what such a device might look like compared to the current iPad mini and iPad models, as well as the rumored fifth-generation iPad, which has been claimed to be adopting some of the iPad mini's styling with narrower side bezels.

12.9-inch iPad (left) with fourth-generation iPad (right) and iPad mini (bottom)
[Click for larger]
Increasing the diagonal measurement of the iPad's display from 9.7 inches to 12.9 inches while maintaining the same 4:3 aspect ratio yields a substantial increase in display area of about 40%, leading us to believe that Apple will not simply scale up the existing iPad resolution to the larger screen size. Doing so would reduce pixel density from the 132 pixels per inch (ppi) or 264 ppi Retina on the current iPad to approximately 99 ppi (198 ppi Retina), making icons and other interface elements extremely large.

If Apple were, however, to maintain the same 132/264 ppi of the current 9.7-inch iPad, this 12.9-inch iPad could conveniently carry an increased resolution of approximately 1366 x 1024 (2712 x 2048 Retina), matching the "HD" display standard in width and exceeding it in height.

12.9-inch iPad (left) with rumored fifth-generation iPad (right) and iPad mini (bottom)
[Click for larger]
Speculating that Apple could take this approach with a larger iPad, even though it would necessitate additional work by developers to support the new resolution, we have rendered our 12.9-inch iPad at this higher resolution that maintains the pixel density of the current iPad. Doing so would allow the home screen to display at least one additional row of app icons with some increased spacing, and perhaps even more if spacing were reduced slightly.

Taking things even further, if Apple were to approach the pixel density of the iPad mini's display on this larger iPad, it could offer an even higher resolution of 1600 x 1200 (3200 x 2400 Retina) or 1680 x 1260 (3360 x 2520 Retina) on a display offering twice the area of the iPad mini's display.

12.9-inch iPad (left) with 13-inch MacBook Air (right)
[Click for larger]
For comparison purposes, we've also rendered this 12.9-inch iPad next to a 13-inch MacBook Air, illustrating how the two devices with nearly identical screen sizes would compare physically. With a higher resolution than the current full-size iPad, the 12.9-inch iPad could be positioned as an even more feasible option to Apple's Mac notebooks for some users.

Apple is expected to launch the fifth-generation iPad within in the September-October timeframe, with an updated iPad mini reportedly carrying a Retina display and following relatively shortly thereafter. The original Korean report suggested that Apple's 12.9-inch iPad could launch early next year, but The Wall Street Journal's more recent report did not include a timeframe and in fact simply noted that Apple has been testing prototypes of the device and that it may ultimately never make it to market.

Recent Mac and iOS Blog Stories
Hands-On with the 'Automatic' Connected Driving Assistant System
Twitter #music App Now Offers New Music Discovery Tools and Personalized Recommendations
'Blizzard WCS' Launches for iOS, Allows for Mobile Streaming of StarCraft II WCS
Cincinnati Bell to Begin Offering iPhone 5 on August 16
'Rise Alarm Clock' for iOS Named Apple's Free App of the Week
Malicious Apple Store Gift Card Scam Emails Target Users with Malware
Google Play Books Updated with Textbook Support, Book Rental Capabilities
Roku for iOS Updated with iPhone to TV Video Streaming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星期四, 8月 08, 2013

Acer 將擴大 Android 和 Chromebook 產品線,減少供應 Windows 設備

Really interesting.

Acer 將擴大 Android 和 Chromebook 產品線,減少供應 Windows 設備
http://feedly.com/k/197fx58

從以往的時間裡來看,Acer 的產品線是以 Windows 設備為主的,畢竟它是世界上排行第四的 PC 製造商。但在本財年第二季度業績出現虧損後,Acer 打算做出調整了。根據 Wall Street Journal 的報導,Acer 將努力增加 Chromebook 和 Android 移動產品,同時降低 Windows 產品(平板電腦類和筆記型電腦類)的供應。董事長王振堂表示,Android 設備(包括智慧手機、平板電腦)和 Chromebook 產品將有可能在今年占到宏� 10% 到 12% 的總營收份額,而到了2014年,這一比例還可能攀升到 30%。這個轉變能否讓 Acer 擺脫困境,恐怕要多看幾個季度的財報才能知道。

經由:Engadget

引用來源:Wall Street Journal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星期六, 7月 27, 2013

Every Public School Student In LA Will Get an iPad In 2014

哇!大手筆!

Every Public School Student In LA Will Get an iPad In 2014
http://feedly.com/k/14l7D2k

Jeremiah Cornelius writes "After signing a $30 million iPad deal with Apple in June, the Los Angeles School Board of Education has revealed the full extent of the program that will provide tablets to all students in the district. CiteWorld reports that the first phase of the program will see pupils receive 31,000 iPads this school year, rising to 640,000 Apple tablets by the end of 2014. Apple previously announced that the initiative would include 47 campuses and commence in the fall." Certain companies (not just Apple) stand to benefit from this kind of outlay.

Read more of this story at Slashdot.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星期二, 7月 16, 2013

為何消費者可能不像開發商那麼想要智慧型手錶?

Not 100% agree, but it's true that I don't wear a watch for years...

為何消費者可能不像開發商那麼想要智慧型手錶?
http://feedly.com/k/12Jb6XX

Photo: Janitors/Flickr

 

最近,電子產品業界似乎掀起一股「智慧型手錶」(smartwatch)熱潮,據稱,蘋果Google都打算研發這項新科技,而電腦大廠戴爾(Dell)官方更直接向媒體透露,該公司確實也有意為之。

在這個「智慧型」產品掛帥的年代,一機在手,似乎讓生活便利許多,無怪乎各大公司相繼響應開發新的「智慧型」市場

不過,智慧型手錶真的能嘉惠消費者嗎?認真想想,恐怕不像開發商們想得這麼美好。

手錶已經逐漸式微

現代人看時間的方式五花八門,只要瞥一眼手機、電腦或路邊的時鐘,都能知道當時幾點幾分。近十年來,年輕人更是不傾向看錶,視其為大而無當之物,更不必說有些人不喜歡手腕上出現束縛與累贅了。

當手錶成為可有可無的報時工具,自然無法引起人們的購買慾。誠然,勞力士等高級名錶行情依舊看俏,但是,配戴這類名錶的炫耀成分恐怕大過實用功能,且就其高昂價格而言,並非人人所能負擔。

充電(器)真是噩夢

不過,智慧型手錶最擾人的問題莫過於充電了。身為智慧型電子產品,這類手錶不可避免地得要時時充電,才能順利執行上網、拍照、看影片等多樣化功能。但是,智慧型年代最不缺的就是充電器,光想到居家整理、出外旅行時會有多麻煩,就足以使人退避三舍、拒絕再多買一組電線

再者,功能無涯,電力卻有限,這是自然的定律,手錶功能越豐富耗電速度只會越快,若明明應該掛在手腕上帶著走的錶,卻因為得經常充電而老是困在插座前,這顯然有失設計初衷。而且,智慧型裝置何其多,每項都得佔用USB插槽,插槽不夠多的人真的只能乾等了。

真便利還是噱頭?

有意開發智慧型手錶的廠商必定會灌輸大眾:智慧手錶能夠讓用戶更便利地記錄資訊,但是,這恐怕只是噱頭。

的確,很多人漸漸把生活點滴量化,以期透過數字觀察、調控生活品質。智慧型手錶雖能符合這項需求,只可惜,機器能做的紀錄畢竟有限,以運動為例,裝置或許能記錄運動的時間、心跳速度,卻無法詳實判斷運動模式,讓人知道究竟何時上了健身房、何時去健走或做瑜珈。要改善這點,不是靠手動輸入,就是靠各式應用程式。

然而,時下的裝置早推出諸多應用程式,譬如針對路跑的MapMyRun、Nike Running、RunKeeper等程式,雖說只能在智慧型手機上執行,但這樣還不夠嗎?

至此,廠商們早該領略一點:與其開發新產品取代手機,不如改善現有手機款,擴充應用程式功能。

讓生活便利的訣竅,不在於換湯不換藥地把資訊從手機移到手錶上,讓資訊毫不間斷地灌入我們的生活,而是該讓裝置變得更有「智慧」。把縮小版電腦箍在頭、手腕、手臂上,多半有礙日常生活,讓這些裝置遁入無形,才是真正的智慧

 

推薦閱讀:

想當詹姆士龐德?先入手高科技特務風手錶

新科技融入舊家具,「發電搖椅」將節能化於無形

小螢幕專用新發明,用智慧手錶也能隨手傳簡訊!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為你好」 app 經常使人半途而廢的原因

「為你好」 app 經常使人半途而廢的原因
http://feedly.com/k/15HunhG

照片來源:Flickr

編者按:本文作者 Nir Eyal 在 NirAndFar.com 上撰寫結合心理學、科技和商業內容的文章。
覺得本篇文章太長沒時間細讀的讀者,他很貼心的濃縮本文精華,在文末寫下幾點簡單的備忘錄。


想像這樣一個場景。當你走進一個繁忙的百貨公司,有人走進你伸手向你要錢:「請問可以給我一些零錢搭公共汽車嗎?」如果這個人不是乞丐,而是一個博士呢?

作為法國研究的一部分,研究者想要知道,只是通過一些特別推敲的話,他們是否可以改變人們給予一個陌生人多少錢。他們發現了一個簡單而有效的方法可以讓人們給出雙倍的錢。

這個詞句的改變不僅增加了人們給陌生人搭公共汽車的錢,也有效地提升了慈善捐款和志願調查的參與度。事實上,最近一個包含 42 項研究、涉及超過 22000 名參與者的總結分析指出,在請求最後附上的隻字片語可以獲得人們的認同,使接受請求的可能性提高一倍。

那麼,研究者發現的神奇詞句究竟是什麼呢?那就是:

但是你可以自由選擇接受或是拒絕。


這個發出請求的技巧表明了,如果我們確信選擇是自由的,則更有可能被說服。這種效果不僅在面對面的互動中被觀察到,也存在於電子郵件交流中。儘管研究沒有直接關注產品和服務如何運用這種方法,但是研究提供了幾個具有操作性的觀點來指導公司影響使用者行為。

「想要」,還是「不得不」

卡內基美隆(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大學娛樂技術中心的 Jesse Schell 博士,研究了人們娛樂背後的心理。在擔任自己遊戲工作室的 CEO 之外,Jesse Schell 花了數十年時間來潛心研究為何人們花費大量的時間玩「憤怒鳥」或「魔獸世界」玩得入神,而不是用這些時間做些別的事情,諸如他們的日常工作或是填報稅表。

在今年的設計創新溝通娛樂(DICE)峰會,Jesse Schell 敘述了行為是一種「想要」vs. 一種「不得不」的差別。Jesse Schell 認為,我們想要做的事情與你必須做的事情之間的差別就是「工作與娛樂……約束與自由……效率與歡愉之間的差別。」

此外,Jesse Schell 堅信自主意識是享受某種體驗的關鍵所在。Jesse Schell 指出了 Edward Deci 和 Richard Ryan 的研究,他們的「自我決定理論」確認了一種觀點,那就是個體自主選擇是保持主動的關鍵要求。

不幸的是,太多「處心積慮」的產品失敗了,因為它們讓人感覺是「不得不」,人們有義務做的事情,而不是他們「想要」做的事情。Jesse Schell 指出,神經科學研究顯示「大腦裡有不同的管道尋求著積極的結果並避免消極的結果。」

當面對「不得不」,我們的大腦將它們認定為懲罰,所以我們採用捷徑、作弊、逃避的方法,或是在很多 App 或是網頁的情況下,我們移除它們或是點擊別的以便遠離被掌握的那種不舒適的感覺。

為何有選擇就行得通

那麼,在法國公共汽車費研究中,為什麼提醒人們他們有自由選擇權這樣的方法被證實很有效呢?

研究者認為「你可以自由選擇」這句話解除我們本能的對於被要求做什麼的抗拒。如果你曾經抱怨過你媽媽叮囑你穿外套,或是在你的上司對你「微管理」時感到血壓上升時,那麼你就體驗了心理學家所謂的「抗拒」心理,對於你自主權的威脅的汗毛豎起的反應。

但是,當一個請求伴隨著選擇權的確認,抗拒心理就不會出現。它將人們從認為一種行為是「不得不」中解脫出來,讓他們覺得這是一種「我要做」。

但是自主原則和抗拒可以運用到產品中使其改變行為並塑造新的習慣嗎?以下是兩個例子,但是當然,你可以自由地做出你自己的決定。

計算卡路里

以建立良好營養習慣為例。在蘋果的 App Store 裡搜尋「節食」會出現 3235 個 App,所有這些都承諾幫助使用者減掉多餘的體重。列在第一位的是 MyFitnessPal,它的 iOS App 被超過 350000 人評價過。一年前,當我決定要減掉一些體重的時候,我安裝了這個 App 進行了嘗試。MyFitnessPal 用起來很簡單。它要求節食者記錄下他們吃了什麼並且基於他們減肥的目標顯示出一個卡路里數值。

在一些天裡,我堅持著這個計劃並且用心地輸入我吃的每一樣食物的信息。我曾經以紙筆記錄食物信息,MyFitnessPal 可以說是一個不錯的改進。

但是,在使用 MyFitnessPal 之前,我不會追蹤卡路里數,儘管一開始出於新奇使用這個 App,但是很快它變成了一種累贅。堅持做飲食日記不是我日常生活安排的一部分,也不是我裝 App 想要做的事情。我想要減肥,App 透過嚴格追蹤卡路里的攝入和消耗告訴我怎麼做。不幸的是,我很快發現忘記輸入了一餐飯,這讓它不能再回到原有計劃——剩下的時間就成為我健身計劃的空白。

很快,我開始感到有義務向我的手機承認我進餐的「罪過」。MyFitnessPal 變成了 MyFitnessPain。沒錯,我起初選擇安裝這個App,但是事與願違,我的積極性消退了,用這個 App 成了一件討厭的事。接受一種奇怪的新行為,比如我的事例裡的追蹤卡路里,給人感覺是一種「不得不」。我唯一的選擇就是要嘛遵循 App 要求我做的事,要嘛放棄。所以,我放棄了。

交友

另一方面,另一款叫做 Fitocracy 的健康類 App 以不同的方式改變著使用者行為。這款 App 的目的與它的競爭者類似:幫助人們樹立更好的飲食和運動習慣。但是,這款 App 影響熟悉的「我要做」行為而不是要求人們「不得不」做記錄追蹤。

起初,Fitocracy 的體驗與其他健康類 App 相似,無非就是鼓勵新成員記錄食物攝入和所做的運動。但是 Fitocracy 不同的地方在於它認識到大多數使用者很快就會故態復萌,就像我用 MyFitnessPal 那樣,除非 App 可以深入已有的行為中。

在我抗拒警報消失之前,我在輸入第一次跑步之後開始接受來自其他成員的稱讚。因為好奇想知道誰發送了虛擬的鼓勵,我登入進去了。在那裡,我隨即看到一個來自名為「mrosplock5」使用者的問題,一位婦女在尋求關於跑步造成的膝蓋痛該怎麼辦的建議。因為幾年前我經歷過類似的問題,我留下了一個快速回覆。「赤腳跑(或者穿最低跟的鞋)減輕了我的膝蓋痛。很奇怪但確是真的!」

我很久沒有用 Fitocracy 了,但是很容易看到其他人也會喜歡上它。Fitocracy 首先是一個線上社群。這款App最初通過盡力模仿真實世界健身房裡朋友間的閒聊而吸引了我。在 Fitocracy 之前,聯繫有類似想法的人的習慣存在已久,這家公司利用這一潛在行為,使得互相打氣、交換意見、接受表揚等行為更容易和更具有激勵性。事實上,荷蘭一項最近的研究發現社會因素是人們使用服務並且推薦給其他人的最重要的原因。

社會認同感是我們都渴望的,Fitocracy 利用這個普遍需求來帶領使用者健身入門,提供新工具、特性來滿足使用者建立新習慣的需要。Fitocracy 使用者的選擇因此就變成了在已有的做事老方式和公司特製的解決方案之間的選擇。

結論

公平地說,MyFitnessPal 確實有意圖留住使用者的社群特性。但是,與 Fitocracy 不一樣,它的社區互動的特性出現地太遲,或者甚至根本沒出現過。

很明顯,在眾多的健康類公司中,現在說哪家會勝出還為時太早,但是事實仍舊是,我們這個時代裡大多數成功改變了上百萬人的日常行為的使用者技術公司,是那些沒有人要求我們使用的公司。可能,在 Facebook 上偷看幾分鐘或是在 ESPN 網站上查看得分的部分吸引力就在於實現了一個完全自主的時刻——一種遠離被上司和同事要求做事的解脫。

不幸的是,太多的公司製造它們的產品時賭定使用者會做他們應該做或是必須做的,而不是他們想要做的。它們沒能改變行為因為它們忽視了讓它們的服務本身令人愉悅,它們常常要求使用者學習新的、陌生的行為而不是讓過去的習慣變得簡單化。

相反地,那些成功改變行為的產品展現給使用者的是,在他們做事的老方式和新的、更便捷的對於現存需求的解決方案之間的一種含蓄的選擇。讓使用者保有選擇的自由權,產品就能夠促進新習慣的接納以及行為的永久改變。

備忘錄

當我們的自主權遭到威脅,我們因為缺乏選擇而感到束縛,並且常常反抗新的行為。心理學家稱之為「抗拒」。 要改變行為,產品必須確保使用者感覺到自身的掌控權。人們是想要用服務,而不是感到他們必須這樣做。 試圖創造全新的行為很困難,因為這些舉動往往讓人覺得是「不得不」。比如,除非某人已經形成了計算卡路里的習慣,否則一款告訴使用者做什麼,並且如果使用者出了錯就無法回到正常記錄的 App 讓人覺得很不好用。 但是,讓既有行為變得更操作更簡單,產品更有可能被接受的可能。透過讓既有行為更簡單並且更有激勵性,產品賦予了使用者在做事的老方式或是讓習慣獲得更好的新解決方案之間的選擇權。 透過迎合既有的習慣,產品更有機會改變使用者的行為,因為經過時間推移,它們讓使用者有了更加複雜的行為和新習慣。

VIA: techcrunch.com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星期一, 7月 15, 2013

亞馬遜第一紅牌監視器創辦人獨家告白:軟體才是未來趨勢,硬體只是陪襯!

亞馬遜第一紅牌監視器創辦人獨家告白:軟體才是未來趨勢,硬體只是陪襯!
http://feedly.com/k/1bBAhne

Dropcam的創辦人Greg Duffy以及Aamir Virani。 Photo: Dropcam.

 

靈感有時就存在於生活中的大小事,誰想得到新創網路攝影機公司DropCam(編按:一款可以用手機、平板電腦遠端操控的高畫質無線監視器,是亞馬遜監視類暢銷產品)概念竟是源自一隻隨地大便的狗?

DropCam共同創辦人達菲(Greg Duffy)的父親想抓出哪家的狗在自家的院子裡撒野,所以架設多架與電腦連線的攝影機企圖要「緝凶」,卻發現現有的硬體老舊根本沒有相容的軟體可以支援,實行起來很困難,達菲的父親是一名軟體工程師,對此卻也一籌莫展。

因此達菲和夥伴維拉尼(Aamir Virani)想著用雲端服務解決這個問題,搞不好還可以賺一筆錢。《WIRED》訪問了達菲,請他談談這家硬體新創公司如何以簡易的攝影機和服務創業。

《WIRED》問(以下簡稱問):你認為矽谷對「硬體」的態度是不是改變了?

達菲答(以下簡稱答):大多數投資人喜歡做模式比對,尤其是大規模的投資公司有自己認為會成功的模型。所以一開始,大部分的創投公司對我們根本不屑一顧,他們會這樣通常是因為不相信硬體有投資價值。

但DropCam、Fitbit和Roku等公司都是牽涉到硬體的軟體平台,投資人現在開始看到這些模式成功,那些只做模式比對的投資人也開始一點一點改變態度。

問:那你認為硬體正在復甦?

答:其實這不是硬體新創正要流行,而是未來軟體的趨勢。軟體革新了硬體產業,而硬體只是在這個趨勢下湊湊熱鬧。現在的軟體公司需要實體或機器等設備來解決問題,這些硬體公司過去之所以沒有出現,是因為即使是開發出硬體原型都要付出高昂價格、困難度也高。

多數新創公司不太可能把硬體當做核心服務,因為所需的資金太大,花了好幾億美元開發硬體或晶片結果最後卻沒辦法測試產品,但現在你看到越來越多這種結合硬體的軟體平台成立,是因為現在的客戶不需要打造任何產品就可以測試服務。

問:怎麼辦到的?

答:我們當時只是去買了現成的網路監視攝影機,改裝後把我們自己的Linux架構軟體植入,再把攝影機與我們的雲端網路完美連接。

問:你們辦得到是因為這些攝影機已經標準化,讓你們有辦法侵入?

答:也不是所有的零件都標準化,裡面已經標準化的是內建的ARM處理器,也因為如此,我們才可以加以改造,但因為它沒辦法隨便讓人測試別的韌體所以還是有難度。不過,最後還是成功了。

ARM處理器價格越來越便宜,但要做某些用途時還是要做特殊修改,像DropCam就需要視訊編碼,但裡面的元件已經慢慢標準化,所以不必再自己設計晶片。我們可以專注建造原型,甚至用3D列印技術快速完成。最後證實,我們讓那些本來沒有打算購置網路監視攝影機的人為安裝容易且快速的DropCam掏出荷包。

問:你們產品吸引人之處是什麼?

答:我們希望提供一般家庭與小型企業影像監控服務。不只是保全而已,我們還要讓顧客能隨時隨地看到別處的情況,以及關心親友。這種影像服務需要攝影機,你可能可以透過智慧型手機辦到,但那不是完整的解決方案。顧客不想要完成度70%的解決方案,他們要100%,服務可以搭配硬體才是理想的解答,才能被大眾接受。

問:你們如何成軍?

答:首輪融資後我們說服曾經為手持高解析攝影機品牌Flip Video Camera製作硬體的道格(Doug Chan)加入,要不是因為他跟中國製造廠的關係和經驗,我們可能無法像今天這樣量產DropCam。我們把原型交給道格並經過幾個月趕工後開始出貨,結果那年大部分時間商品都供不應求,這使我們大感吃驚而當年的營收也有五倍成長。

而且雖然DropCam需要搭配硬體,但我們精於雲端軟體、行動程式、硬體和量產,因此比其他只有一個網站的公司相較多了一些優勢;今日的新創公司同時也要有很棒的硬體搭配,光有前述的其中一種都不夠,必須面面俱到。

問:你們有使用任何人工智慧技術嗎?

答:DropCam有一支電腦視覺(Computer vision)團隊,負責改善攝影機的動態偵測功能。它不只能顯示鏡頭前的東西,還能透過大量的影像資料組提升演算法,知道用戶認為重要的東西是什麼。攝影機可以在不侵犯用戶隱私的前提下在資料組上執行電腦視覺運算。

我們目前正努力建構這樣的架構,日後我們可以推出多項很酷的功能,我們的員工也不必再讀取用戶的影片。大家都不必再看這些影片,全部都是電腦視覺,我們打算讓他成為DropCam的核心網路協議,這將會是革命性的進展。

問:電腦視覺如何運作?

答:電腦視覺機器學習和人工智慧的一環。解決機器學習問題的最主要方法就是獲得更多數據。Google的人工智慧專家諾維克(Peter Norvig)說過運算法不重要,數據才是一切。而DropCam隨時隨地都在記錄資料,它們可以自動告訴你什麼是重要的影像,讓用戶更輕易監視家中或公司。

 

推薦閱讀:

把Google搬上真實世界,搜尋引擎Shodan專門搜尋你家的聯網冰箱、監視器!

台灣業者請加快腳步!中國企業正積極從Big Data浪潮中淘金!

不想在未來五年被淘汰?你必須做好準備迎接「物聯網時代」!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星期四, 7月 11, 2013

Gartner 和 IDC 最新統計報告指出,第二季度 PC 出貨量同比下降了 11%

Gartner 和 IDC 最新統計報告指出,第二季度 PC 出貨量同比下降了 11%
http://feedly.com/k/18aAw9W

在第一季度的時候,PC 出貨量就已經呈現出下滑的趨勢,現在看來第二季度依然無法扭轉這個趨勢。Gartner 和 IDC 的最新統計資料表明,和去年同期相比,第二季度 PC 出貨量下降了 11%(查了一下過往的資料,這已經是連續第五個季度下滑了)。兩家統計公司均指出在一些國家和地區的出貨量處於停滯狀態,尤其是中國和歐洲地區。另外一個重要影響是,在一些發展中國家,價格相對低廉的平板電腦超越 PC 成為用戶的首選。

臺灣的 PC 製造商比如 AcerASUS 把重點投向了平板電腦和 Ultrabook,所以出貨量看過去下滑比較大,和 2012 年第二季度相比,分別下降了 32.6% 和 21.1%。而聯想的下降幅度會少一點,為 1.4%。就出貨量來說,HP 和 Dell 還是佔據著第二名和第三名的位置。如果你有興趣的話,跳轉可以看到各個 PC 廠商在美國市場的份額表現,Apple 佔據第三的位置。隨著 Haswell 的上市,以及 Windows 8.1OS X Mavericks 即將在市場上展開新的廝殺,美國市場的 PC 出貨份額也會發生一點改變,那麼天平會朝哪方多傾斜一點,還需要時間來給我們答案。

經由:Engadget
引用來源:GartnerIDC

繼續閱讀全文Gartner 和 IDC 最新統計報告指出,第二季度 PC 出貨量同比下降了 11%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為何柏克萊博士生開發的巨量資料處理系統能獲得Hadoop擁護者雅虎的青睞?

為何柏克萊博士生開發的巨量資料處理系統能獲得Hadoop擁護者雅虎的青睞?
http://feedly.com/k/18aAoqV

孕育Spark的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AMP實驗室. Photo: Ariel Zambelich/Wired

 

雖然現在的雅虎被許多人視為是「過氣」的網路巨擘,但靠著一批頂尖軟體工程師的幫助,雅虎在數據處理方面仍領先許多同業。

過去雅虎利用Hadoop的架構建立網頁索引資料庫運算,這個軟體平台在過去十年是最成功的開源架構,但現在雅虎也選擇琵琶別抱,開始使用有Hadoop風格但處理效能快百倍的分散式數據處理系統Spark。

雅虎工程師斯里哈沙(Ram Sriharsha)與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資工人員合作,在龐大的數據中心內安裝新的數據運算平台Spark。根據他們的說法,Spark將非常有機會取代Hadoop在現代網路公司中的地位。

左為Matei Zaharia 。 Photo: Ariel Zambelich/Wired

 

Spark有何過人之處?

雅虎的新秘密武器幕後的靈魂人物是一位羅馬尼亞籍的柏克萊大學博士生扎利亞(Matei Zaharia),這位夥伴口中的「超級巨星」和「開源導師」一開始只是希望開發可以在開源軟體平台Mesos上執行的工具,但在團隊在扎利亞的主導下製作了一個更快、使用更方便的Hadoop系統──Spark。

Spark的訣竅之一是能把從數以千計伺服器中提取的數據存在記憶體子系統( memory subsystems)中,相較於Hadoop將資料存放在硬碟裡,從記憶體取得數據更為省時。

他們從頭開始改造Hadoop,不同一般過濾硬碟資料再存到記憶體裡的做法,扎利亞團隊直接在平台上進一步建造出數據分析工具增加資料過濾的效率。

過去,Hadoop必需與Storm(編按:用來分析即時性資料如Twitter上推文的系統)和分散式儲存系統Hive同時使用,但Spark可以直接模仿這些工具,賦予同套軟體無數可能性,其中一位研究人員辛湜(Reynold Xin)就用萬用瑞士刀來形容Spark,給了最佳註解。

同時,扎利亞團隊也希望改善Hadoop的Java語言編程模型,Spark可以支援Python和較新且適用開發跨平台程式的Scala語言,同時提供部分預先定義過的應用程式介面(API),讓寫程式更容易。

Spark將是巨量資料處理的未來?

不過Spark目前還不太可能取代Hadoop,原因是許多公司企業已經相當肯定目前的技術,再加上競爭者眾,例如Twitter就更屬意另一套系統Mesos,像Spark這類的平台不易打入,更不用說要取代Hadoop得要先打敗它相當龐大的普及率。

然而,雅虎雖然是入口網站,但他們與Google一樣都重視廣告業務,因此Spark這樣的平台再適合不過。

雅虎工程師斯里哈沙表示,Spark能夠很快判定哪個廣告適合哪位訪客;據辛湜表示,雅虎之所以特別對Spark感興趣是因為他很適合機器學習的演算法,機器學習牽涉到不斷分析同樣數據找出模式,也就是邏輯迴歸分析(logistic regression),而Hadoop每次運算就要訪問一次硬碟,執行起來非常耗時,「Hadoop機器學習的效果很差。」他如是說。

有人會說Google的數據處理仍領先雅虎和Spark,但他們的處理工具Dremel只獨厚Google本身,相較之下,Spark是開源工具人人可用。也許我們無法說Spark是巨量資料的未來,但開源絕對是!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星期三, 7月 10, 2013

【WIRED特刊】Google Dremel資料再多也不怕

【WIRED特刊】Google Dremel資料再多也不怕
http://feedly.com/k/12reJ4K

Photo: Chapendra/ Flickr

 

如果全球巨量資料(Big Data)相關處理技術的研發是一場競賽,Google精益求精,持續保持領先。一如業內人士所熟知,臉書(facebook)與雅虎(Yahoo)能夠攜手成功開發分析大量網路資料的「Hadoop」軟體平台,必需歸功Google先後在2003年末、2004年發表的「Google File System」、「MapReduce」兩份技術研究報告。

Dremel首度現身

8年後,當眾人仍熱衷使用Hadoop於各式資料分析工作,Google又以新技術自我超越,取代不夠完美的「Google File System」與「MapReduce」,並於2009年針對大型網路營運基礎架構發表三份研究報告,分別有關Google網路搜尋引擎的索引製作軟體平台「Caffeine」、可繪製大量網路資訊彼此對應關係的圖表資料庫「Pregel」,以及備受矚目的「Dremel」。

矽谷新創公司Cloudera執行長歐森(Mike Olson),便在不久前的一場座談會中指出,Google再度揭示巨量資料處理的未來走向,「想知道大型、高效能資料處理基礎架構的新面貌,不妨閱讀Google發表的研究報告。」

專精資料中心規模軟體平台的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資訊工程教授福克斯(Armando Fox),也十分驚豔於Dremel的優越,「以前若有人向我描述Dremel的功能,我絕對會認為那只能存在於想像。」

兼顧資料處理「量」與「速度」,功能空前 

Dremel是一種資訊分析的方式,可以橫跨數千部伺服器,查詢大量資料,例如查詢網路文件、一批電子書的個別作者、某個特定主題的作者列表,甚至是記錄無數垃圾訊息的資料,類似數十年來運用於分析傳統資料庫的「結構式查詢語言」(SQL)技術。

Hadoop也有類似SQL的工具「Pig and Hive」,但耗時較長;向平台提出查詢需求後,需要幾分鐘至幾小時,才會得到結果。

同類的工具已經不少,Google必然同中求異,否則就不必大費周章研發Dremel了;以極短時間處理極龐大的資料量,即是Dremel最空前的突破。

Google在報告中明確指出,「過去MapReduce需要分多次查詢的資料,Dremel可同時處理,並大幅縮短運算時間」,Google基礎架構資深副總裁霍澤說,查詢一拍位元組(Petabyte,PB)、也就是相當十億位元組(Gigabyte,GB)百萬倍的資料量,大概只需要3秒鐘,Dremel完全是為立即查詢設計,「Dremel操作容易,適合處理臨時或定期查詢,直接在指令列輸入查詢項目就行了,不需要任何程式設計技巧。」

福克斯說,這是前所未有見的功能,他說,包括Hadoop在內的現行巨量資料處理工具,都有速度與準確度不及傳統資料分析或「商業智慧」工具的缺點,但Dremel卻成功克服障礙。

「許多人都曾使用巨量資料系統,但規模、速度都無法與Dremel相提並論;一直以來,『資料量』與『速度』總是顧此失彼,Dremel終於找到兼顧兩者的方法。」

承接Google成果,軟體人員還要加把勁

自2006年起,Google的數千名員工已經開始使用Dremel來分析橫跨數十部至數千部不等的伺服器巨量資料,包括服務軟體的故障報告、資料中心的表現等。

面對巨量資料的大趨勢,Cloudera執行長歐森認為,程式人員還需要加快後續開發的速度。

儘管Hadoop已經是相當成功的軟體,它讓打造平台科技基礎的Google稱霸網路世界,也帶來龐大商機,預估至2016年將可創造8.13億美元的軟體收益,以Hadoop運用為主要業務的公司如Cloudea,直接蒙受其利。

不過,歐森還是認為,自家公司與業界程式設計人員的開發速度實在太慢,現在面對新的Dremel,又出現類似現象。

2010年,Google發表Dremel研究報告,但軟體業界幾乎毫無反應。一群以色列工程師目前正著手建置叫做「OpenDremel」的複製品,其中一位開發人員古茲曼(David Gruzman)就說,程式編寫的時程先前停滯了一陣子,最近才又重新開始。

華盛頓大學粒子物理學特聘教授、Cloudant公司首席科學家米勒(Mike Miller),對於創投竟然尚未投資新創公司著手研究Dremel逆向工程,也大感意外。Cloudant已自發投入處理Google多年來面臨的資料問題。

無論業界反應如何,Google的開放態度倒是很一致,提供的Dremel相關雲端服務不勝枚舉。即使非Google工程師,也能透過「Google應用程式引擎」使用Google的基礎架構,來製作、經營、儲存整套應用程式;或透過Dremel,使用應用程式「BigQuery」,將資料上傳至Google,即時存取虛擬伺服器,進行查詢。

世界或許落後Google,但Google正迎向世界。

 

延伸閱讀: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星期二, 7月 09, 2013

Web Startup 適合使用的服務與工具 (2013)

Web Startup 適合使用的服務與工具 (2013)
http://feedly.com/k/150PGZp

兩年前在舊部落格寫過一篇Web Startup 適合使用的服務與工具。最近整理舊部落格翻到這一篇,內容已經蠻過期了。這次我做Logdown 時又用了不少新工具,覺得可以來 Update 一下....

語言框架與工具

Ruby on Rails :

這還是我個人的首選

Bootstrappers

這是我過去一年來用來快速架站的工具,Best Practices 超級懶人包。跑完一次 generator,一個網站起手式該有的必備元件都有了。

chef-solo

我們公司有養 chef-solo 的 recipe,針對 Linode 和 Amazon EC2 都可以一鍵 deploy 直接開一台 Rails production-ready 的機器。

主機

Linode

Linode 現在還是首選,而且這幾年增開了東京點,蠻適合台灣的網站起步的。當然也是可以使用 Amazon EC2,但 Linode 的方便之處就是可以有 panel 快速開,快速升級。

I want my name

這是我近年來買網域的好去處,只要下好關鍵字,它可以幫你搜尋各種可能,價格也蠻優惠的。後台整合好不少 service,域名買下來照後台的 service 跑 SOP,很快可以把基本的東西都 setup 好。

團隊工具

Redmine

我們團隊的開發習慣還是開滿手的 issue,然後開始排優先權,利用 ticket branch 做 pull reqest 開發。

紙筆

信不信由你,這是我們開工前一天的草稿。在開工後就全憑默契在最初的 10 hr 內把編輯器和後台做完了...

這一兩年也是發現紙筆和 git branch 最有效率。

http://d.pr/i/hFM0 http://d.pr/i/zj6D http://d.pr/i/gMTi http://d.pr/i/VWCi

Github

Giuhub 應該就不用講了....這幾年應該都是標配。我們的開發習慣都是切 branch,如果需要 cowork 就幾個人在一個 branch 上合作接力。

Hipchat

今年捨棄了以往的 IRC 與 skype 搭配組合,改用 Hipchat,原因已經寫在 http://blog.xdite.net/posts/2013/04/01/move-to-hipchat/。我們開發中會把各式各樣的動作掛上 Hipchat trigger,確保同事們知道當前進度...

Droplr

我們在頻道裡面的截圖交流大部份是使用 Droplr 這個工具,截圖後馬上可上傳,支援手機傳圖。很多原型我們都是利用手機拍了之後上傳然後貼到頻道裡。這套 Mac Store 裡有得抓。

Skitch

Skitch 也是很棒的工具,目前 Logdown 的教學文裡面的示意圖標示,幾乎都是這套作的....

Server Side

Route53

DNS 直接走 AWS solution,這是目前算穩的方案。

Mailgun

其實也可以用 Amazon SES 的方式寄信,不過每次都要 verified sender 和 site 太麻煩,而且想看寄信 Log 幾乎沒辦法。所以就改用了這套服務,非常非常的方便。

FilePicker

目前 Logdown 的傳圖服務是直接走 FilePicker,FilePicker 時作了很多服務的傳圖 API 與界面,所以就不用自己重刻輪子了。不過 昨天 Logdown 剛上線的編輯超酷拖拉傳圖 就不是 Filepicker 提供的。但不可諱言的,的確 FilePicker 加速了很多開發進度...

文件撰寫

Logdown

不是自誇,但實在不得不說我現在體驗過最好的 Markdown 編輯器就是 Logdown 的後台了....。現在的 Markdown 文件我幾乎都是透過 Logdown 後台在寫得,寫完再下載...

也許你應該也來試試。

客服

Tender

我們現在的客服系統是 Tender,Tender 的好處就是整合原先站台做 Single sign on,我們在開站後幾天覺得應該之後就會蠻多人來回報問題。於是就花了一點時間串接了 SSO。果然幫上蠻多忙的。

如果有小問題但很急,使用者通常會 reply 我們寄出的問候信。大問題但不急的,使用者就會上客服系統開 ticket 等我們慢慢處理。這能夠在開站初期解決不少火燒的問題...

Summary

當然我們平常做 project 用到的流程和工具還有很多。不過我覺得這次作專案比較有倚重到的服務,也比較值得拿來講的,大概就是這些...歡迎各位交流。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星期一, 7月 08, 2013

為何在亞洲孵不出Google這樣的公司?

為何在亞洲孵不出Google這樣的公司?
http://feedly.com/k/13xSC4d

Photo: JasperMorse/ Flickr

 

從多項數據看來,亞洲是一個網路產業重鎮。使用者占了全球50%,擁有全球近1/3的電子商務市場,網路速度最快的前三名地區都在亞洲(編按:香港、南韓、日本),同時,行動網路市場成長速度也居世界之冠。

那麼,足以與Google或亞馬遜相提並論、共同競爭歐美市場的亞洲網路公司有幾間呢?

雖然亞洲有些企業行號在電子商務或社交網路等市場有長足的進步,但仍無法打入國際市場。為此亞洲網路聯盟(Asia Internet Coalition)委託「經濟學人資訊社」(EIU)撰寫報告,找出亞洲網路產業發展不如預期的病灶何在。

國際化起步晚

許多亞洲企業直到近幾年才開始注意到全球化的重要性,例如日本電子商務巨擘樂天最近才開始設法打入國際, 2005年起進行海外收購,買下美國聯盟行銷廣告公司LinkShare,2010年才推動企業英語化。

而中國的百度騰訊QQ和淘寶等其他的亞洲企業更是只專注國內市場,只有中文服務;驚人的是,僅管這三家網站缺乏國際化視野,但今年市場研究機構ComScore列出的全球前20名網站中,騰訊排名第7、百度第9、淘寶名列13。

要想進軍歐美市場,亞洲網路企業得先克服幾項挑戰,其中最大的障礙就是語言,而這除了包含口語溝通外還有程式語言;此外,還有文化、技術偏好、企業環境和電子商務基礎設施等等問題待解。

盜版與詐騙限縮市場潛力

再者,北亞與南亞對於有形與無形的數位消費產品價值觀不同。日本和南韓等網路企業可以靠著無形的網路產品獲利,如行動聊天軟體LINE靠著可愛的「貼圖」創造大筆營收。

但這類的無形服務在南亞市場並不吃香,報告指出,印尼和越南的青少年市場成熟,看似適合推廣這種網路產品,但當地的青少年「習慣免費下載服務」,加上盜版猖獗損害了網路服務的獲利前景。

而且,許多亞洲國家都是現金經濟(cash economies),線上支付的風氣也未成熟,信用卡在中國、泰國、印度、越南和印尼等國的市場滲透率不到10%,消費者通常因為害怕詐騙所以根本不考慮使用信用卡線上購物。

缺乏鼓勵創業之風

諷刺的是,阻礙亞洲國家發展的其一原因正是「國界」。有些國家人才外流且在海外找到發展,有些則是無法吸引西方人才進駐。

報告還指出,「亞洲國家畢業生有根深蒂固的保守觀念,」像西方國家文化鼓勵創業,但亞洲社會似乎不好這種個人主義色彩太濃厚的做法。

報告還點出,亞洲國家的合作風氣不盛,不管是在自己國內或對外都是如此。亞洲市場直到最近才開始接受與業界夥伴分享資訊,或透過結盟擴大市場觸角。

不過,整體而言,報告對亞洲仍抱持樂觀展望,但也強調政府需為網路公司企業提供更清楚的立法,「為網路公司建立基礎,提升消費者對線上消費的信心」,以及強化線上支付系統的合法性。

近來美國時事新聞網站Salon.com報導,Google作風愈來愈專橫且只關心公司獲利。也許,未來能夠制衡Google強權的網路公司就在亞洲也不一定。

 

推薦閱讀:

一窺日本樂天如何攻城掠地 勇闖國際市場(上):三木谷浩史的全球夢

掌握人脈+創新模式,美女創業家購物網獲630萬美元融資

台灣業者請加快腳步!中國企業正積極從Big Data浪潮中淘金!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24,000 Nintendo Site Accounts Compromised

24,000 Nintendo Site Accounts Compromised
http://feedly.com/k/16ZXEDv

hypnosec writes "Nintendo has revealed that it has detected illicit logins in nearly 24,000 accounts on one of the main fan sites in Japan 'Club Nintendo' and account details such as real names, addresses, emails and phone numbers may have been accessed. According to Nintendo the mass login attempts have been made using a list of login credentials containing usernames and password obtained from some service other than Nintendo. The company revealed that it detected over 15 million login attempts out of which 23,926 were successful."

Read more of this story at Slashdot.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Is Samsung looking to trash Tizen, fork Android?

Hmmm, I felt none has good end by playing this kind of game with Intel. (Viiv, WiMAX, ultraviolet...)

Is Samsung looking to trash Tizen, fork Android?
http://feedly.com/k/12dETJq

If some tweets from industry insider Eldar Murtazin are correct, Samsung could be headed down an interesting path with Android. In order to fight falling stocks and continue growth, Samsung could be looking to diversify their portfolio, but not with Tizen like originally planned. Samsung may be working on their own version of Android.

According to Eldar Murtazin, Samsung and Intel aren't just looking away from Tizen, which is apparently on life-support as it is, but are working on another Android-based project. Work on Tizen is being pushed back and delayed, and there's good reason for it. Developers aren't too keen on Tizen, and Samsung already has an established ecosystem they may be looking to take outside of the normal Google arena.

There's no specific news or rumors saying so, but the writing's on the wall. There's good reason to believe Samsung is working on their own forked version of Android. We've seen this approach before with Amazon and the Kindle Fire and know that it can work.

Here's what we're working with: As mentioned above according to Murtazin, Samsung and Intel are working on an Android-based project. We know that Samsung needs to diversify their portfolio and reduce dependency on others if it wants to really thrive and sustain growth. Samsung is one of the only companies outside of Amazon who has the ecosystem to support a portfolio of devices without relying on Google and Google Play; it already have an app store, a media hub and everything else needed to build their own OS. And it makes some degree of sense.

Most consumers don't care so much what operating system their phone is using. So long as they have access to the same apps their friends do, that's all that matters. With such a huge portion of the Android market, developers would be forced to push their apps into Samsung's app store if they want maximum coverage. By basing their new OS onAndroid, everything would still work like it does now. It probably wouldn't look a whole lot different. Samsung would just gain complete control over every aspect, giving them more freedom to differentiate.

Of course it's possible that Intel and Samsung are working on something else with Android, but what else could they possibly want to spend the time on? Nothing else makes sense at this point. What do you think? Should Samsung fork Android and distance itself from Google or is it a mistake? If Samsung isn't forking Android to be used with their own apps and services, what else could they be working on? Let us know in the comments.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传 Google 给 Adblock Plus 交保护费以求得默认不再阻拦 Google 广告 [feedly]

Google真是能屈能伸...

传 Google 给 Adblock Plus 交保护费以求得默认不再阻拦 Google 广告
http://www.guao.hk/posts/google-reportedly-pays-adblock-plus-to-not-block-google-ads.html

via feedly.com

星期日, 7月 07, 2013

用家中附近的三棟房屋來評估自己房屋的市價

用家中附近的三棟房屋來評估自己房屋的市價
http://feedly.com/k/1aQwF1T

三年前我一直想要轉貸 (Refinance),結果沒成功。雖然花了一些冤旺錢,但也買個經驗。從當中我學會了一件事: 要轉貸前必須先知道下列四件事:
 

先了解自己信用分數為何?
 

先了解自己房屋現在的市價為何?
 

銀行可批的金額為何?
 

自己需再拿出來的本金為何?
 

如果知道這四件事,即可知轉貸是否會成功?
 

假設 A 君 2008 年前買了房子 40 萬 (2,000 Square Feet), 這幾年房價一直跌,他的貸款金額 (Loan) 還有 35 萬。 若房屋市價 (Value) 現為 35萬, 那他的 LTV (Loan to Value)= 35/35=100% ,此時銀行不會借給 A 君,因為銀行要求 A 君 LTV 要在 80% 以下才穩當(看銀行本身的規定) 。
 

即使銀行會貸給 A 君,但銀行可批的金額大約為房屋市價的 75 折: 35*0.75=26.25萬。此時 A 君仍有 8.75 萬 (35-26.25) 的本金需先交給銀行。雖然銀行也可用 Second Mortgage 來減少 A 君拿出來的本金,但這個 Second Mortgage 利率會很高(超過 10%)。此時算一算轉貸的成本,轉貸真的是一個好主意嗎?
 

降低 LTV 的方法只有二個: 房價漲,不然就是貸款人有多餘的本金先償還貸款。現在的情況是: 貸款人的房價繼續跌,也沒有多餘的本金,也沒錢繳清每月房貸。即使有本金(假設要拿出 5 萬元來繳交),並不是很多上班族願意如此做? 因為這些本金他們又可以當作首期款來買另一棟房子。難怪法拍屋接連發生不是沒有理由的。
 

那如何評估自己房屋的市價呢? 自己不能找認識的地產鑑定師幫自己估價。銀行本身有合作的地產鑑定師,會到家中進行估價。若他來家中,你拿紅酒招待他,請他把估價寫高一點也沒有用,因為他是獨立且具有公信力的。鑑定師用的估價方法因人而異。
 

我看了鑑定師最後的估價報告及上網找尋資料後, 讓我學會一件事: 在轉貸之前,

先上 Redfin 或 Zillow 了解家中附近 0.5 Mile 以內,3 個月內是否有成交紀錄?
 

用附近三間房子(找和自己房屋大小類似)來評估自己房屋的市價?
 

如果隔壁鄰居的房子是法拍屋, 那房屋的市價就是那法拍屋的價格嗎? 當然不是。
 

如果隔壁鄰居的房子進行Short Sale, 那房屋的市價就是那 Short Sale 的價格嗎? 當然不是。
 

如果附近的鄰居房屋大比自己家中大 (2,200 Square Feet),也是同一類型,年分相同,買賣成交價即可作為自己房屋市價的參考價。

上述第三棟 (2,200 S.F) 原先買的 44 萬,現在成交價是 35 萬。自己當初原先的房子是 40 萬 ( 2,000 S.F), 現在市價約為多少錢呢? 心目中可以先用 Per Square Foot 算一算價錢,如下:
 

第三棟市價: 350K/2,200=159.09 (1 S.F)
 

自己房屋的市價約為= 159.09*2,000=318,180
 

此時自己心�即可知: 自己房屋的市價大約在 31-33 萬附近。如果家中的設備對房地產有增值的部分,好一點可以 35 萬 ,當然評估房價最後需等鑑定師估價後才知 。

此時 LTV >= 100%, 自己能轉貸嗎? 如果知道房屋的市價後發覺不能轉貸,就不要再花冤旺錢(大約 500 元) 讓銀行請鑑定師來估價。如果銀行說可以幫你轉貸,應先問好銀行上述提及之事,當做參考之用。
 

現在很多中產階級 LTV 都是高過 80 %, 根本無法轉貸。你聽過 歐巴馬總統推出的 Home Affordable Refinance Program (HARP) 嗎? 它是針對現在 LTV 在 80% 以上 (120% 也沒關係) 的家庭所設計的。至少可以讓中產階級轉貸,繼續保有房屋,免於被法拍的命運。符合 HARP 資格的人應該多多把握才對。

有了上述的知識後, 要再次轉貸就會變得很容易。 

延伸閱讀:

美國工作及旅遊生活經驗分享Facebook 專頁

在美國生活,那些書值得研讀?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星期六, 7月 06, 2013

Club Nintendo was hacked

哈,日前才耳聞任天堂沒被破過!

Club Nintendo was hacked
http://akibatech31.wordpress.com/2013/07/05/club-nintendo-was-hacked

Reblogged from consolesplus:

Hackers have managed to break into the Club Nintendo website more than 23,000 times in the past month, Nintendo has confirmed.

Nintendo's Kyoto-based HQ just announced that Club Nintendo, its member rewards site, has been hacked. This was discovered when a large number of access errors began appearing on July 2. That's when Nintendo began investigating the issue.

According to Nintendo's investigation, there were 23,000 unauthorized log-ins (with 15 million attempts) between June 9 and July 4 on Japan's Club Nintendo site.

Read more… 87 more words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Google 真的变了吗?

Google 真的变了吗?
http://feedly.com/k/17WUa5S

感谢作者 猪头任 的投稿。

最近,随着Google Reader的关闭,棱镜门的曝光,谷歌所谓‘不作恶’的信条受到了强烈的质疑,大家都在感叹,“谷歌,已经变掉了”,但事实果真如此吗?我们来分析一下。

1. 谷歌关闭阅读器/谷歌打击adblock类的软件

自谷歌在2013年3月13日宣布将关闭Google Reader以来就一直怨声载道,谷歌阅读器对于包括我在内的无数人来说都是一个不可替代的优秀工具,可以明显看出来的是,reader是Google故意要干掉的,关于Google为什么要关闭阅读器,有很多不同的猜测,如乔布斯建议佩奇专注于搜索,如Google想更好的强调G 等等。

真实原因我无法猜测,但我注意到了下面几点:

Google提前了三个月宣告将关掉阅读器,这给了用户和其他厂商以相对来说比较充裕的时间来选择和开发一款新的同类产品。 Google从未在reader界面上放置任何广告(是否可以认为,reader从来没有直接给Google带来任何利润?) 因为有了reader,用户再也无需点进单独的网站来查看内容(是否可以认为,reader给Google和网站主的广告收入带来了相当大的损失?)

我对这个事件的感觉是,有一个商人依靠卖米发家(对,注意是商人),发家以后出于慈善目的开始施粥,但出乎商人意料的是,喝免费粥的人太多,导致米的销售量大幅下降,该商人于是开始缩小免费粥的发放数量(改版reader,显然改的难用了),但效果并不明显,这时,作为一名商人,你能做的只有...

类似的事件有,Google开始在chrome store上打击adblock之类的软件,随后又通过给adb等插件赞助的形式,换取其对Google广告的网开一面。

我们都清楚广告对于Google的意义是什么(2010年广告收入占比96%),我想我们也都明白,除了极少数丧心病况的网站主和广告商,我们所看到的大部分Google的广告都只是安静的在页面上占据一个小角落。

作为一家公司,如果Google广告点击收入大幅减少,那我想他能做的,大概就是推出类似百度一样的竞价排名制度,如果不干,在没有别的出路的情况下,我想谷歌只能成为下一个sun了。

《三体》里,当罗辑通过黑暗森林威慑体系给人类带来数百年的和平以后,人类突然控诉罗辑威胁了人类的生存,我一度怀疑作者这段不写实,人类怎么可能这么无耻,这么短视。但现实生活显然给我上了生动的一堂课。即使有了国内软件业惨痛现状的先例,大部分网民还是永不满足的只知道汲取眼前的利益。

2. 追踪cookie、邮件扫描、棱镜门

我相信,绝大多数人都希望能够这样使用互联网:我可以搜索到所有我想要的信息,别人不能获取到任何我不想公开的信息

对于懂行的人来说,可以通过各种麻烦的方法来尽量接近这个目标,但对于大部分普通人来说,就像这世界上其他的无可奈何一样,这两点根本不可能同时满足,最好的结果就是做一个合适的平衡和妥协。微软之前大肆攻击谷歌的隐私问题,但我觉得同样需要注意下面几点:

微软目前根本没想通过bing赚钱(事实情况是亏大钱),bing目前的意义就是拉慢谷歌,所以它可以无视广告的特性,义正辞严的摆出种种pos(关系我觉得可以对比着看360搜索和百度搜索,当然档次差距太多) 目前来看,如果要长时间高品质免费使用搜索引擎,收到广告是必须的。对于消费者来说,你是更希望看到针对自身特色的广告(比如搜索衣服,即出现相关衣物广告),还是漫无目的、基本上毫无帮助的广告呢 关于追踪cookie和扫描邮件,Google都在用户协议里清楚的列了出来(特别是Google更改了重要隐私挑款时,我记得在gmail等谷歌产品里,进行了醒目的提醒)。

其中利弊,我想大家可以权衡,如果你觉得Google的机器自动扫描了你的邮件、追踪了你的cookie,完全可以转用bing、百度、360等。补充一点,各种科幻小说里描述的未来世界里,不乏出现比如当你站在街边一个广告橱窗前,显示的是针对你个人特征的广告这样的场景,我觉得,这才是未来。

关于棱镜门,很多人不免跟数年前谷歌退出大陆相比,然后再次发出Google变了的感叹。关于这一点,由于众所周知的很多原因不能大幅讨论,只能说三点:

1.谷歌收到的政府提出的披露用户数据的要求遵从比例是66%。

2.同样是内容审查,我想不同地区目的、方式、结果都不一样。

3.某些政府显然对这个比例是不满意的,再加上内容过滤等要求,足以让Google决定退出当地市场。

3.不同于斯诺登这样的个人式英雄,个人可以为了道德观而不惜违法,公司作为一个整体,遵守法律是放在第一位的,所以我们看到微软、twitter等公司同样如此。公司要做的首先是遵守法律法规,至于法律法规本身是否作恶,这应当质问行政或者立法部门。

看到这里,你还觉得谷歌违背了‘不作恶’的信条吗?

3.谷歌,变了吗

回到最初的主题,谷歌真的变了吗?

我的观点是,表面上来看,谷歌的确是变了,它变的庞大,它开始追逐利益(对于公司来说,利益就意味着生存)

它关闭了几项免费服务,它用符合未来趋势的方法来收集信息,这些在某些人眼里看来,就说明谷歌变坏了。

但,还记得我们为什么爱谷歌?

因为谷歌作为一家商业公司,它成功的改变了世界,给这个世界带来了无数的积极变化,给生活带来了无与伦比的便利,最关键的是,它改变的不仅是过去,也不止是现在,而是正在显而易见的,积极的改变着未来。

从这点上来说,谷歌变了吗?

Via 猪头任和他的朋友们

© musiXboy 发表于 谷奥——探寻谷歌的奥秘 ( http://www.guao.hk ), 2013. | 没有评论 | 永久链接 | 关于谷奥 | 投稿/爆料
Post tags: , AdWords, Bing, Google Fail, Google Reader, Google Search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星期四, 7月 04, 2013

Sony My Xperia 服務已支援全球用戶

Sony My Xperia 服務已支援全球用戶
http://feedly.com/k/12KrnMf

能為用戶提供手機追蹤服務的 Sony My Xperia,在推出之時只供北歐的用戶使用和測試,不過這個工具現在已經開始為全球的用戶服務了。如果你手機正在使用 2012 或 2013 年所推出的 Xperia 手機的話,那理應在幾個星期內就用到 My Xperia,屆時大家就可以隨時定位、鎖定手機和在遠端刪除手機上的資料。手上有被支援的 Xperia 手機的話,那就可以去引用來源試試用不用得到啊。

經由:Engadget
引用來源:My Xperia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摩托罗拉 X Phone 所谓的“为你定制”就是换壳 + 刻字 + 出厂壁纸?

If that's true, I will be disappointed.

摩托罗拉 X Phone 所谓的“为你定制”就是换壳 + 刻字 + 出厂壁纸?
http://feedly.com/k/12Kg7nm

昨天我们刚看到了摩托罗拉刊登在美国各大报纸上的广告,今天就有人爆了更多料。ABC News说用户可在出厂前就选择不同颜色作为背壳和侧边,然后跟iPad、iPhone和iPod touch类似的也可以自定义背后的雕刻文字,最后一个可以自定义的是:壁纸,用户可自己上传照片,然后拿到手机后不必自己设置,开机即可看到那张照片(我不得不怀疑这是段子了)。

然后这只手机具备了很精密的传感器,且可根据各自传感器来判断出用户的意图,比如你反过来拿起手机,相机就会自动开启,因为它感觉你应该是要拍照了,而不必你自己开启相机应用。然后还有很多语音控制功能,手机也可根据传感器判断出你是否在开车来自动开启免提通话。

据说摩托罗拉的X Phone将内置Android 4.2.2系统,可在线销售也可在运营商店里购买,2GB内存,32GB存储空间,4.7英寸屏幕。

Via 9to5google

© musiXboy 发表于 谷奥——探寻谷歌的奥秘 ( http://www.guao.hk ), 2013. | 没有评论 | 永久链接 | 关于谷奥 | 投稿/爆料
Post tags: Android, Moto X, Motorola, X Phone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星期一, 7月 01, 2013

ASUS rep releases alleged specs for Nexus 7 successor

ASUS rep releases alleged specs for Nexus 7 successor
http://feedly.com/k/12gZagN

The ASUS-built Nexus 7 has been on the market for a long time, and the hardware is definitely showing its age. It was announced last year at Google I/O, and at this year's Google I/O, a successor was absent from the show. Since then, we've been waiting to hear more official information.

We've seen a mysterious device called the ASUS k009 before, often being labeled as a Nexus device. It went through both the FCC and Bluetooth certification, showing off specs like a Snapdragon 600 processor (a departure from NVIDIA Tegra chips). But it's been awfully quiet from ASUS.

Contacting support, one user happened on an ASUS rep that seemed to be very knowledgeable about the k009. Claiming to have obtained some internal specs that were not meant for the public, he described them to a user. Here is what he said:

7-inch LED display with a 1920 x 1200 resolution Qualcomm Snapdragon 600 quad core processor 2GB of RAM 32GB of storage 5MP rear camera and 1.2MP front facing camera Android 4.3 4,000mAh battery WiFi a/b/g/n, Bluetooth 4.0 and NFC LTE/WCDMA/GSM support

Gallery

If these specs are legit, they're pretty darn nice for a cheap tablet! We just hope that Google can retain a sub-$250 price point, because the Nexus line is one of the only series of devices that provides high-end hardware at a low-end price.

Maybe Google is saving 4.3 until the announcement/release of the Nexus 7 successor. Maybe Google is just waiting for the hell of it. Tell us, what do you think of these specs? Would you buy a device like this? And do you think this is real?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史丹佛高材生捨FBI公職,到矽谷創業賣全世界最好吃的冰淇淋!

Must check it out.

史丹佛高材生捨FBI公職,到矽谷創業賣全世界最好吃的冰淇淋!
http://feedly.com/k/12xDaSa

Photo: Ariel Zambelich/Wired

 

「我聽說這裡有全世界最好吃的冰淇淋?」

「戀上冰淇淋(Smitten Ice-cream)」的創店人費雪(Robyn Sue Fisher)聽到我這麼問露出了大大的微笑。當費雪從史丹佛商學院畢業時就決定要做出全世界最好吃的冰淇淋,現在店裡的每月有1萬7000人次光顧,看來她離目標不遠了。

對一個從頂尖商學院畢業的MBA來說,開一家冰淇淋店似乎不是個合理的志業,但這家冰淇淋店恨多方面來看都與一般的矽谷新創公司無異,他們也善用軟硬體改善市場服務。除此之外,34歲的費雪透過一些工程上的協助,開發出一套利用液態氮和一些智慧軟體來做現做冰淇淋的技術;在一分到一分半鐘的時間內就可送上客人要的冰淇淋,而且超好吃。

《WIRED》特別專訪費雪,談談她怎麼把冰淇淋當早餐;還有那些她在研究所沒學到的事。最重要的是她們美味冰淇淋的秘訣:

《WIRED》問(以下簡稱問):舊金山這麼冷,一般不會想到這裡開冰淇淋店,為什麼會挑這裡?

費雪答(以下簡稱答):舊金山的人對食物非常挑剔,我想如果他們覺得我們的產品有品質的話就成功了,這裡是很測試概念很理想的地點。

問:怎麼會想到賣冰淇淋,家裡不是在做乳製品生意吧?

答:不是,如果是的話多酷。我在波士頓長大,我家裡不是做乳品生意,但我一直都很愛冰淇淋。小時候大家都笑我有兩個胃,一個是用來裝冰淇淋,我幾乎天天晚餐後都要吃。現在回家,冰箱都還有一桶11品脫的冰淇淋,它已經是我們家的一部分。

問:那你至少有上過一些食品相關科系的課吧?

答:沒有,我在威廉斯學院(Williams College)讀心理學,也打過籃球,是個得分後衛。

問:個人最高得過幾分?

答:19分吧,我想,不算很好。

問:你畢業後做過管理顧問發現不合適,又到史丹佛商學院念碩士,接著又以你最愛的冰淇淋創業?

答:沒錯!在史丹佛的時候我沉迷在冰淇淋研究裡,有了兩個體悟:我很難過我愛的冰淇淋今天變成非天然食品,問題就出在今日的全球的風氣和它的流通銷售鏈,裡面加了很多跟口味無關的原料,這是其中之一;另外,就是我當時醉心於冰淇淋的科學和冰晶(ice crystals)的構成,這就是完美產品的關鍵。

問:我知道冰淇淋溫度很低,但冰晶的性質跟冰淇淋好不好吃有什麼關係?

答:大致上說來就是冷凍的速度對冰晶的大小有很大的影響,冰晶越小口感和稠度就越好,而冷凍速度和急凍的溫度有關,如果你可以讓冰淇淋的冷凍溫度越低,質地就會越細。而且好處是這樣可以很快做出產品,也就不必添加非天然原料。

問:所以你才會想到用液態氮快速、低溫冷凍冰淇淋原料?

答:我去了一間設備訂製商家租了一台35公升的桶子和液態氮,然後在史丹佛的後院開始做起冰淇淋。那時,我想不如去買一台攪拌機再倒入液態氮就好了吧,但沒有成功,所以我又上網訂了一堆攪拌零件,想著總有一個會成功吧。

問:有找到嗎?

答:沒。我很快就發現當時手上的攪拌機根本不濟事,它們都做得出冰淇淋但不好吃,因為那些都是做麵包或是純攪拌用的,沒辦法正確地製作冰淇淋。做出來的成品顆粒大,或是冷凍過頭變得很硬。那時我才了解,我要親手製作自己的機器。

問:所以那時你快畢業了,大概了解冰淇淋和機器,但一台設備都沒有,你有備用計畫嗎?

答:算有吧。那時候我申請兩份工作,一份是我有興趣的知名設計公司IDEO,另一個是到聯邦調查局(FBI)當特別探員,IDEO因為我沒有設計背景拒絕我了,但我錄取了FBI。

問:所以你經歷一番天人交戰?

答:恩,一開始我以為我對FBI工作有興趣,但想過之後我不喜歡華盛頓特區(D.C.)也不愛官僚文化。我的父母都很支持我,但我從史丹佛大學畢業後告訴他們:「我要做一台冰淇淋機」,大概都覺得我瘋了吧。

問:但你成功了,怎麼辦到的?

答:我找到一位工程師,他是朋友爸爸的朋友的朋友,他希望我以公司的股權交換,這太完美了,因為我當時沒錢還要償還學貸,接下來兩年我們就躲在他的地下室研發設備。

戀上冰淇淋員工正在製作巧克力冰淇淋。 Photo: Ariel Zambelich/Wired

問:最後你成功做出機器,那機器裡的那些智慧功能呢?

答:我們開發出一些演算法來讓製程自動化。現在,操作人員只要按下控制按鈕,機器就會知道口味和份量,而且它會自己演算根據不斷接收的反應將液體與液態氮混合,一分鐘到一分半時間就可以做出冰淇淋。

問:那口味的部分呢?

答:我請來專業大廚蘭西(Robyn Lenzi)研發口味,她還是我們這裡的大廚。

問:你剛開業的時候並不是完全合法的對吧?

答:我2009年開業,很多餐廳大廚都失業,他們到街上賣食物而我也加入它們的行列。我們大概12個人用Twitter和臉書聯繫後在公園擺攤,然後叫大家趁警察來前快點來買,完全是非法經營。

但那是很棒的經驗,有好幾百人來光顧,我從那些街邊大廚身上學到定價、行銷等等很多東西。

問:接下來有什麼打算?會不會開始賣其他食物?

答:我們目前正在籌畫兩家分店,但不打算開放加盟,不想一下擴張太快接著就走下坡。我們目前最重視品質,先慢慢在舊金山區擴張,未來我也想到紐約,但目前我還無法保證。我們還是會以我們擅長的食物為主,但還是會添加一些新菜單。

問:像什麼?

答:布里歐麵包冰淇淋夾心,如果把我們的冰淇淋夾在餅乾一定會擠出來,既然如此我們的大廚就想出這個絕妙點子,夾在布里歐麵包裡,一口咬下時冰淇淋會充滿麵包四周,非常美味。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Google積極拓展Android應用版圖!

Google積極拓展Android應用版圖!
http://feedly.com/k/11YvchK

Photo: othree/flickr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Google正在研發搭載Android作業系統的遊戲機,進一步拓展Android的硬體版圖,搶攻消費性電子產品市場,以抗衡據傳將搭載遊戲機的新一代Apple TV。對此Google與蘋果發言人均表示無可奉告。

Google跨足遊戲市場防堵蘋果

Android系統的遊戲軟體廣受好評,成長速度甚至超越微軟(Microsoft)、索尼(Sony)、任天堂(Nintendo)等公司所推出的遊戲,也因為如此,眾多硬體公司才會搶著開發Android的遊戲平台。

然而,Google準備推出Android遊戲機,據傳是要為了防堵勁敵蘋果預計搭載遊戲機的新Apple TV;同時,Google也緊盯新創公司Ouya剛上市的Android遊戲主機。

Google於2008年推出Android作業系統至今已成全球市占第一的行動作業系統。根據IDC今年第一季全球出貨量的統計數字,有75%的智慧型手機及57%的平板電腦均搭載Android作業系統,Google表示,他們去年行動平台的年度總營收達到了80億美元。

然而,有分析師指出,Google行動平台大部分的營收,都是來自安裝於其他行動平台上的搜尋服務與iPhone上的YouTube。因此,Google對於預計今秋推出的Android 5.0「酸橙派(Key Lime Pie)」將有更遠大的計畫:不只要讓該運用在智慧型手機與平板電腦上,更加強在其他裝置的運用,從筆電到冰箱等電器無所不包。

目前,據傳個人電腦製造商惠普(HP)已經開始研發搭載新版Android作業系統的筆電,科技部落格Business Insider也於一月時曾報導:Google在研發自家的智慧型手錶;同時,三星也宣布他們正在研發一款具有智慧型手機功能的Android手錶。

部分產業觀察人士指出,Google與三星的硬體研發計畫是為了避免蘋果專美於前又再次造成如iPhone與iPad般的大轟動。

不過,Google這般擴大Android系統硬體應用的布局,也是希望修補目前最新版本的Android只能運用於高階機種的問題。

未來Android酸橙派將為成本較低的智慧型手機量身打造適合的作業系統,鞏固Android的全球市佔。此外,Google也正在研發成本較低的Android智慧型手機,目標是開發中國家,包括其計畫資助建設下一代無線網路的國家。

Google將衝擊消費性電子產品市場

晶片製造商輝達(Nvidia Corp)執行長黃仁勳表示,未來Android裝置用戶將成長至30億人,現在全球有上百萬名工程師正在寫Android的應用程式或研發相關裝置。未來Android勢必讓電動、消費性電子產品、車用運算系統甚至個人電腦市場煥然一新。

 

延伸閱讀:

Facebook Home手機表現不如預期,為何Google和蘋果仍該感到緊張?

Google董事長施密特:「我們必須為隱私奮鬥,不然有一天會失去它!」

三星的機海戰術究竟有何過人之處?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星期四, 6月 27, 2013

決戰資料中心!ARM與英特爾的晶片競賽開打到臉書

決戰資料中心!ARM與英特爾的晶片競賽開打到臉書
http://feedly.com/k/11wsS4k

資料中心的未來。Photo: Jim Merithew/Wired

 

惠普、ARM、Facebook網站將共同開發新型伺服器的處理器,專門打造來提升全球熱門服務資訊提取的速度及效能。

預計將於本月發表的一篇報告中,研究人員提出一項晶片構想,為熱門開源碼軟體平台Memcached量身打造,以供Facebook、Twitter、維基百科等服務增加資料傳輸速度。

製作這種晶片時,首先得選用與一般手機內建差不多的低耗能處理器,再加裝其他硬體,以協助Memcached加速傳遞資料中心網絡內的資訊。

這項令人好奇的設計,讓人一窺未來伺服器晶片發展趨勢,並影響各家製造商的競爭關係。

英特爾與ARM決戰資料中心晶片

今日英特爾(Intel)之所以主宰市場,是因為生產平價、通用、迅速的處理器;相較之下,ARM的產品性能雖不如英特爾,但優勢在於其將設計授權給眾多製造商,經調整後製造各式專業設備,新論文內提出的構想即為一例。

參與這項研究的密西根大學資訊工程教授威尼西(Thomas Wenisch)指出:「這項設計已出現在手機裡,iPhone用的晶片有一半區域都是特定用途的加速器,……未來手機與資料中心將愈來愈相似」。

英特爾也深諳這個道理,雖然未如ARM培養眾多外部晶片設計師,卻也在為Facebook、Google等企業開發客制化晶片,同時也像ARM一樣研發適合伺服器的超低耗能晶片。不過ARM未來將更加專業,亦提供更多選項,正好符合Facebook等網路公司需求。

Facebook等網路企業經營龐大資料中心網絡時,拜專業晶片所賜,將大幅減少能源及成本,威尼西表示,「客製化加速器用電效能高於一般處理器,未來必然朝向專業化發展」。

這份新研究報告中,未必會揭露三家公司的下一步,惠普拒絕回應相關問題,ARM亦未回覆,Facebook則強調該報告並非正式專案。

ARM低耗能晶片架構與授權模式略勝一籌

大約一年前,威尼西等人開始在兩種伺服器上測試Memcached,其中一部安裝英特爾經典的伺服器晶片Xeon,另一部則搭配原為手機製造的Atom處理器,結果前者太過、後者不及,均不適合Memcached。

威尼西提到,「Xeon級晶片性能極佳,但價格昂貴、耗能驚人;而目前為止用Atom要將封包資料傳送至網絡的速度還不夠快。」研究人員最初認為英特爾Atom晶片是首選,結果卻差臨門一腳。

解決方案就得製作新晶片,納入傳送資料至網絡專用的硬體。

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研究員科文斯基(Andy Konwinski),也在開發大型資料中心內部使用的軟體,他表示,多數軟體仍用標準伺服器運作,而這項新研究報告顯示,標準晶片並非唯一選項,負責Facebook硬體設計的法蘭科斯基(Frank Frankovsky)亦有同感。

因此法蘭科斯基等人樂見,在ARM低耗能晶片架構與及其他設計的基礎上,製作新的伺服器處理器。

革命由手機市場延燒至資料中心

ARM因為將核心設計授權給其他廠商,例如Applied Micro或位於德州的新創公司Calxeda,針對不同功能調整構造,最終讓Facebook等網路企業有更多選項。它現在已站穩全球手機市場,許多人亦看好未來在網路資料中心市場的前景。

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教授馬爾斯(Jason Mars),不斷尋找降低資料中心耗能及成本的方式,他表示:「一場革命即將因此發生,這項商業模式先前席捲手機市場,之後將湧向資料中心」。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NVIDIA’s Shield is going to flop and they know it

NVIDIA's Shield is going to flop and they know it
http://feedly.com/k/17kzkwM

The life of concept devices is often rough. We've seen it time and time again with companies trying to take a fresh spin on an idea but finding themselves with a product that simply doesn't sell. We recognize that manufacturers are always taking a risk when they create a unique device but sometimes we just shake our heads and think, "Why didn't they see that coming?" And with the NVIDIA Shield, we're beginning to find ourselves in one of those situations.

Let's rewind a few months. NVIDIA arrives at CES and announces their Project Shield gaming device. Project Shield made waves when it was first announced by including a beastly Tegra 4 processor and the ability to play both Android and PC games. It also brought in a full set of console controls so that customers wouldn't have to deal with finicky touchscreen controls. The price was soon announced and at $349, it was a bit steep. But still fair for the power that you were getting. Pre-orders were opened and we presumed that some hardcore gamers and NVIDIA fans were pre-ordering.

But as time carried on, the popularity of the Shield began to tumble. People just weren't really that interested in buying the device and we realized that there weren't nearly as many people ordering the Shield as we had previously thought. As the wait for a launch date grew longer and longer, the pieces began to fall into place for us to realize that this wasn't going to bode well for the Shield. And sure enough, NVIDIA announced last week that they were dropping the price of the Shield down to $299. They'd finally seen the inevitable and had made an effort to turn fate around. But at that point, it was too late. The writing was already on the wall for the Shield and more and more people began to see the trouble with it.

The Shield is a niche device, we've always known that. But the niche that it was aiming for has been constantly shrinking for a while now. Even if every gamer who wanted an ultra-portable gaming machine had bought a Shield, NVIDIA still wouldn't have sold many. And with a price tag of $349, it was simply an expense that most couldn't justify. The price slash down to $299 made it easier to swallow but it still wasn't worth it for many people. They realized that if they bought the Shield, it would likely collect dust after the first few weeks of using it.

But the Shield has now encountered another problem; a mechanical defect was found in the hardware. After finally announcing the launch date of the device last week, NVIDIA revealed yesterday that the release of the Shield will be delayed until July due to an unspecified mechanical defect. This is bad enough in its own right. The release date was just announced just six days ago, and then 24 hours before the release, it gets pulled and put off until the next month.

So what was this mysterious mechanical defect? It could have been anything. Most likely it was just a malfunctioning hinge or something that was sourced from a third-party manufacturer that hadn't been properly tested. But it might have been something much more sinister such as a problem with the new Tegra 4 processor. We noted that none of the sites who have posted reviews of the Shield have included benchmarks of the new Tegra 4 chip. There's even the possibility that it was delayed not because of a mechanical defect, but rather because something in the software wasn't up to par yet. Perhaps a launch title wasn't ready in time? NVIDIA said that it was a third-party component that was the problem but there are a whole lot of things that could fit into that category. Unfortunately, NVIDIA has left us mostly in the dark as to what exactly was wrong which leads to all sorts of speculation. Exactly what we're doing at the moment.

But the very worst facet of the delay was to see how little attention the news received. Going around all of the tech blogs that reported on the delay, only a handful had comments and the ones that did barely had any. This highlighted that very few people had pre-ordered the Shield. How does it show this? If a lot of people had ordered the Shield, they would have been at least slightly disgruntled by this news. Instead, we found comments sections regarding the issue that resembled ghost towns. Either people who ordered the Shield don't care at all that the device is delayed or people simply didn't order it. That's the logical conclusion.

Now that we're nearing the launch date, it's become to obvious that the Shield will be a flop. And with the hype that it had going, a pretty big flop at that. So why didn't NVIDIA see this coming? Perhaps it was because they've had such a dedicated PC following that they thought the same would work with a crossover Android device. Unfortunately, it appears that is not the case and that even their large fan base is going to pass on this one. The NVIDIA Shield is a valiant attempt at creating a new category of mobile gaming devices, but unfortunately it doesn't appear it will achieve that goal.

But now it's time for you, the reader, to input your own thoughts. Do you agree that the Shield will flop? Or do you think that it stands a chance of doing well? We await your answers with great anticipation.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