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月 01, 2007

我還是得說...

現在想想, 我的個性跟小時候已經很不一樣了...

在小學的時候, 我最討厭的是說話課(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 在課表上就叫"說話課"). 這門課要小朋友輪流上台去說一小段笑話, 或是故事. 我很難把一個故事很詳細地背好, 然後一字不漏的說出來. 所以我很討厭它, 甚至害怕它... 這其實是一件很好笑的事, 因為上台報告, 何必要把每一個字先想好, 背起來, 然後在上台的時候照本宣科呢? 我當時不能接受這種作法, 甚至到研究所報paper我都還會這麼做...

上到國中, 高中... 即使曾經做過高中社團的社長, 還是不太習慣在台上講話, 友社社慶要我上台講幾句恭禧的話, 我也說的面紅耳赤.

到了大學, 一定沒有幾個人知道, 大學四年以來, 我最擔心的課居然是做專題. 倒也不是專題本身有什麼難度, 而是最後也是要輪著上台報告. 總而言之, 在我前二十幾年的歲月中, 我是害怕在大眾面前說話的.

直到最近, 我覺得我的這個症頭應該是有好轉的跡象. 至少在最近幾次咪挺中, 我把我的意見說出來了. 即使這個意見不見得好聽, 但是我還是得說... 在以前, 我應該會把話吞下來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