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7月 19, 2007

美西豪華流浪之旅之啟程 (6/30, Sat)

6/30~7/13號, 我跟Fiona去美西兩個星期. 經過的機場從TPE->LAX->SFO->LAS->SFO->TPE...
因為上次Fiona坐國泰去LA, 中間得在香港轉機, 轉來轉去後來行李就掉了, 有很不好的印象. 所以我們這次指定要坐長榮. 我們坐BR02, 下午五點的飛機.

每次出國前Fiona必照的照片

印象中我之前兩次去美國坐長榮, 都有獨立的影音設備, 有好幾台最新的電影可以選. 不過這次坐的只有每三排一台的電視. 長榮選的電影又出奇的怪. 看了兩部, 第一部是尋找夢奇地(Bridge to Terabithia). 這是一部靈魂人物在片子2/3的地方就掛掉的怪片. 一部是Edward NortonNaomi Watts演的The Painted Veil. 看在我喜歡Naomi的份上, 我忍著把這部怪片看完了. 也是一部主角掛掉的片. 看完兩部怪片我就沈沈睡去了...

出發那天是農曆16號, 月亮非常的圓.


到了LAX, 簡直是人山人海啊. 沒有想到那個時段要入關的人那麼多, 排隊都排到欄桿外了. 旁圖是Fiona無奈的表情.
在排隊的時候有一個小插曲, 有個棕色的傻妞在我們排隊的時候問我後面的印度仔她可不可以插隊(夠傻了吧). 那個印度仔問她認不認識我們, 我們聽到當然就說不認識啊. 印度仔就叫她到後面慢慢排去吧. 那個傻妞當時訕訕離去, 不過我看到她還是在更後面一點的地方插隊成功了. 其實她插隊的位置也沒讓她省個十分鐘, 不知道為啥要在那麼多國人面前丟臉呢?




擁擠的出關口

出關後其實已經離到班時間差不多兩個小時了, 在外面就看到熱情的Richard揮著手在等我們. 他是我們此行的東道主, 是Fiona大學時期好朋友Stephanie的老公. 他在NASA JPL上班, 就是在NASA搞什麼衛星啊, 火星機器人啊, 分析衛星傳回來的雷達資料來預測氣象什麼的, 他的工作話題很有趣, JPL絕對比什麼PVL的有趣多了:P

離開LAX時間還早, Richard帶我們直奔LA City Hall附近的Little Mexico. 那是個沒什麼好逛的小市集, 賣些墨西哥傳統的小飾品, 皮件之類的東西. 比較奇怪的是有賣很多摔角用的面具, 是有很多摔角選手是打墨西哥來的嗎? 應該不到15分鐘就逛完那條街了吧, 唯一開始有印象的是停車費很貴, 這一點之後在舊金山有很深刻的體會.

Stephanie這個時候跟教授的約會也結束了, 跟我們在附近會合. 我們經過日落大道(日落還是落日?), 要去據說是LA最好的電影院ArcLight Cinemas看電影. 經過星光大道, 我才慢慢回想起來, 這是我曾經到過的都市. 上一次雖然只待了兩個半天, 不過建築物看起來還是似曾相似, 看得到HOLLYWOOD牌子的地方也還是可以從同樣角度看得到.


看電影前先去某個連鎖日本料理店(名字忘了, 之後再補)吃飯, 讓Richard請了一客海鮮拉麵, 十分滿足.


看的電影叫once, Fiona有給我心理準備, Stephanie挑的片子可能不是那麼符合一般人的口味. 我基本上是什麼電影都可以看的人啦, 絕無排斥的道理. Richard說他跟Stephanie在香港看蔡明亮拍的電影, 睡了一陣子鏡頭, 畫面都沒什麼變. 而且劇情還可以接的上. 即使是這種電影我也是可以接受進電影院啦, 夏天去看很不錯, 唯一可惜的就是坐在椅子上比較難睡一點. (蔡導拍的電影嘛, 據說是沒有劇本的, 也沒有台詞, 讓演員自由發揮. 甚至連背景音樂也很吝嗇! 他的言論也很辛辣, 不過不知道是受過什麼委屈, 是在辛辣什麼屁!)

後來查一查, 這部片在IMDB上有8.6顆星, 不過片長只有85分鐘. 我估計原聲帶也差不多這麼長. 對聽不太懂歌詞的我來說, 總覺得片中的每一首歌的曲好像都差不多. 讓我對她們三個人在車上聽原聲帶的時候, 還可以一一討論這是片中哪一段劇情時男主角唱的十分佩服.

看完電影之後就回Richard家了, 是個溫馨的房子. 那個時候還沒看到陳爸爸陳媽媽. 只對屋裡有一張很大的六四那個時候, 有個人拿著西裝外套跟四台坦克在馬路上對著幹的海報有很深的印象. 房間裡還有一堆金庸的小說, 跟一堆劉關張的小陶偶. 陳爸爸陳媽媽恐怕骨子裡比現在台灣人還要有中華意識(中國人這個字眼現在太不政治正確了XD). 陳爸爸應該不知道金庸把那些小說都翻新了吧!? 如果下次還有機會拜訪, 會不會送個新的大字版會比送茶葉好呢?

這一晚就這麼過去了, 隔天還要去棕櫚泉呢.

1 則留言:

ami 提到...

Good~~good~~期待下集